《山河令》上半年最夯 新武侠剧打造侠骨柔情

订户

字体大小:

由双小生张哲瀚和龚俊挂帅的武侠耽改剧《山河令》,是2021上半年最夯的中国大陆剧。该剧总导演成志超说,《山河令》打破传统武侠剧的概念,不以武打为卖点,着重刻画角色的内心与复杂人性。他甚至在武打动作设计上加入舞蹈元素,让打戏画面更唯美。

打着“新武侠剧”旗号,《山河令》借传统武侠旧瓶装耽美(指沉溺于唯美、浪漫的事物)新酒成功逆袭,稳坐2021上半年最夯中国大陆剧。

慈文影视、优酷出品的《山河令》改编自中国大陆作者Priest的耽美小说《天涯客》,由大陆小生张哲瀚和龚俊挑大梁主演。该剧讲述天窗组织前首领周子舒(张哲瀚饰)和鬼谷谷主温客行(龚俊饰)相知相伴走江湖,互相救赎的故事,今年2月在中国大陆首播至今,人气居高不下。

《山河令》去年6月开机,同年9月杀青,据悉前后期总投资仅5000万人民币(约1035万新元),和当地其他大剧相比,算是小成本制作,剧组唯有精打细算过日子——武打场面几乎是演员亲自上阵;剧中多位老戏骨沈保平、徐少强等是团队到其他剧组“蹭”来的;群演场面靠后制“复制黏贴”;雨中戏还须靠天气等等,甚至有一说是该剧因制作成本限制,由45集缩减成36集。

70岁的香港老戏骨徐少强在《山河令》中,客串演出天窗组织侍卫毕长风。(互联网)

尽管面对冠病疫情期间无法开机,男主角换人等重重挑战,《山河令》从最初不被看好,到播出后逆袭成为2021上半年评分最高的中国网络剧,超过45万名网民在豆瓣打出8.6高分,收获剧情及选角贴合原著,全剧演员演技在线等好评,双男主角张哲瀚和龚俊也凭剧迅速蹿红。

在播出一个月后,《山河令》相关衍生品的销售额约500万人民币(约103万新元),上个月初以剧集为主题的演唱会门票在14秒售罄,而温客行的经典红色戏服也以22万人民币(约4万6000新元)在公益活动上成功拍卖。在中国大陆掀起的“山河效应”延伸到海外,剧集被本地新电信电视、韩国电视台和Netflix等引进,在优酷海外YouTube平台则附上英语、西班牙语和泰语等字幕播出。

新武侠剧侧重主角蜕变

来自香港的导演成志超,肩负《山河令》总导演重任。(新电信电视提供)

来自香港的导演成志超肩负《山河令》总导演重任,从影超过30年的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直言,《山河令》如此受欢迎确实有点出乎预料,他的成功“秘诀”,除了是将市场需求和观众喜好等列入考量,他指出团队各司其职,努力寻求自身的突破,便已是成功的一半。

突破对于成导而言,意味着打破传统武侠剧的概念,将《山河令》打造成为一部“新武侠剧”,他的想法正好与平台制片方契合。

七八十年代,出自武侠宗师的著作被影视化,像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古龙的《楚留香》《绝代双骄》,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等早期被拍成武侠剧或电影后,均大获成功。过去几年,四位大师的作品虽然不时被翻拍,但万人空巷的景象难以再现;与此同时,2005年《仙剑奇侠传》带起一股“仙侠风”,陆续推出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等成绩亮眼,仙侠似乎悄悄取代了武侠,成为近年古装最夯剧种之一。

所谓新武侠剧,故事不只围绕着江湖恩怨,刀光剑影,更侧重在主角的成长蜕变过程,武功是手段而非目的,叙事更突出对角色内心与复杂人性的刻画;另外,新武侠剧更加垂直细分,可融入悬疑、爱情或探险等元素,以吸引更多年轻观众追看。

根据优酷数据,观看《山河令》的海外会员中,75%是女性,90后占比一半。

武打动作融入美感

成志超90年代曾于香港无线任职导演,早期拍过《七剑下天山》《傲剑江湖》等传统武侠剧。他指出,当年的武侠剧更着重于武打动作,武打是卖点,而《山河令》在保留传统武侠内核的同时,还需要有新的表现方式来传输新武侠剧的概念。

他说,在服装设计方面要求美术做出圆融感和水墨感,打破武林“方方正正”的传统审美,并指这也是双男主角之间情义感的视觉化体现。

有别于传统武侠片中的拳拳到肉,成导在武打动作设计上加入舞蹈元素,呈现飘逸而不失硬朗的整体感觉,让打戏画面显得唯美之外,也多一分新鲜感。道具方面,他希望为武器增添柔韧性,团队为了打造周子舒的软剑,前后查找了许多参考资料,并多次做出调整。

他强调“武”不仅是“打”,动作戏需要有起承转合,没有情感的打斗不可能吸引观众;而“侠”指的是一种情怀,锄强扶弱。

作为总导演,成导自认有责任把控好整部剧的风格定位和制作质量,并且与受众同频,“当一种类型的剧在市场上趋于饱和或已经饱和时,怎样才能寻求突破,是我一直在学习和思考的。”

男男情义留想象空间

过去传统武侠的世界里,也有如陆小凤与花满楼,小鱼儿与花无缺等经典双男主角。被誉为香港影坛最有影响力导演之一的张彻,于六七十年代武侠电影的鼎盛时期,更捧红了狄龙与姜大卫的“少侠CP”。

中国大陆制片人孙雯姬接受陆媒访问时说,“耽改”和“耽美”是新词,但不是行业新物种,“2003年我们做《四大名捕会京师》(车仁表和钟汉良版本),里面就有‘男男CP’的成分。有的是兄弟情,有的是仰慕,那时候不会界定为CP。”

在谈及《山河令》双男主角之间的情义时,成导指情感可分亲情、友情和爱情等,“周子舒和温客行则是这三种之外的另一种,或者是超越这三种的第四种,他们既要有互相救赎的义气,也有要珍惜眼前人的柔情,甚至在特殊时刻一起抱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想法。”他说,这分情义有多个层次,但就像“士为知己者死”,这样的人物关系在经典武侠片中可找到部分参考。

成志超在捕捉角色感情的传递上也很隐晦,留给观众想象的空间,他在拍摄期间也给予演员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他说,导演像是一部剧的引路人,把控整体方向的同时,也须要给演员一定的自由度,不能用条条框框清楚设定,因为这么做会限制演员的想象和发挥。

龚俊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谦称自己非天赋型演员,他很多时候回看自己演的角色,都会想“如果我那时候这样或者那样演就好了”,不过他透露成导很尊重演员的想法,对此也很感激,“我能够在没有杂念的状态下,做到真听真看真感受,戏里有一些临场发挥,确实让角色更生动。”

选角波折重重

据悉,温客行一角原定由剧中饰演反派“蝎王”的李岱昆(中)演出。(新电信电视提供)

《山河令》的选角过程波折重重,据悉温客行原定由剧中扮演邪魅病娇的反派“蝎王”李岱昆饰演,不过李岱昆自觉不适合角色,最终由龚俊演出温客行。至于周子舒的角色,一开始属意曾参演《皓镧传》《美人心计》等剧的茅子俊,但《山河令》受疫情影响迟迟未能开机,开拍时茅子俊已经没有档期,最后辗转由张哲瀚接演。

《山河令》制作人马韬告诉《联合早报》,选角的标准非常严苛,以演员的演技为主,其次是外貌年龄符合人物设定。她说,张哲瀚和龚俊都很符合条件,“最关键的是他们非常喜欢剧本,认真揣摩角色,在剧本的基础上加上他们对角色的理解,活灵活现演出了剧中人物。”

制作人马韬:选角的标准非常严苛,以演员的演技为主。(新电信电视提供)

成导初见张哲瀚和龚俊时,觉得双帅性格和角色是相悖的,“张哲瀚活泼健谈,龚俊言辞较少,交换过来正好。但我与他们相处了之后,反而认为他们的内在性格与角色非常契合。”他忆述,在谈论问题时,张哲瀚显得很沉稳,从而看到他更贴近周子舒的一面;龚俊虽话不多但懂得调侃,他身上也具有很干净单纯的特质,这一点恰恰是温客行所需要的。

成志超为双帅剧中的表现打满分,倒是龚俊谦虚地为自己的表现,打了刚过及格线的六分,“提醒自己还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以后要更加努力,不辜负大家的厚爱。”张哲瀚被要求为自己打分时则笑说:“打分这种事还是交给观众吧,哈哈。”

双帅从《山河令》各有收获

28岁的龚俊以古装网剧《刀剑缭乱》入行,出道六年的他陆续接演《醉玲珑》《盛势》等十多部剧,虽说几部作品热度不低,但他一直人气平平,直至《山河令》播出后,才迅速收获知名度与人气,不只代言接到手软,他的微博粉丝量更突破千万大关。

龚俊受访时说,看过《山河令》的剧本后觉得角色很丰满,认为看过剧本的人“很难不去争取这样一个角色”。

此次非他首次拍古装戏,但他指温客行的性格更复杂一些,最大挑战是台词,“剧本里诗词很多,台词很丰富,经常有那种三四页的台词。”

谈到最难忘的一场戏,龚俊说:“那场大雨的戏,是温客行得知周子舒时日不多,他纵使是操控一切的鬼谷谷主,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所以很生气,气周子舒,更气自己的无能为力。”他也指温客行虽然充满了人性的复杂,但无论做什么事都勇敢坚决,令他挺佩服的。

《山河令》让中国大陆和海外各地的观众认识龚俊,对此他说:“我很感谢《山河令》,说没有压力是假的,但这些压力也是被观众认可的见证,所以我会更努力。”

签约赵薇公司,张哲瀚事业见起色

30岁的张哲瀚入行10年,曾参演《琅琊榜》《芸汐传》《半妖倾城》等20多部作品,不过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直至2019年签约赵薇旗下公司后,事业开始有了起色,今年更凭《山河令》走红。

他告诉《联合早报》,赵薇给予他很多宝贵的建议和帮助,很感谢她对自己的认可,同时感激《山河令》让更多人认识他。

张哲瀚从周子舒身上学到很多,包括网友所说的温柔且强大,凡事保持包容心,“但周子舒也有自己的底线和坚持,是个很通透的人。”

对于许多网民都说他把周子舒“带到了人间”,张哲瀚认为演员充当的是一种介质,一座桥梁,一个窗口,将角色带到大家面前是演员的使命,“但最后呈现的效果能受到大家喜爱,这和整个剧组的努力分不开。”

至于接下来的工作计划,他透露继续好好拍戏之余,也会考虑做一些音乐。

◎《山河令》每周一至五晚上11时,于佳乐台(新电信电视Ch 502)播出。观众也可透过佳乐随选(遥控器黄色按钮)重温。Cast Chinese Plus订户可透过手机应用观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