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艺人DJ谈电子付费 谁仍是“传统现金派”?

本地艺人DJ谈电子付费,谁还是‘传统现金派’呢?(档案照)
本地艺人DJ谈电子付费,谁还是‘传统现金派’呢?(档案照)

字体大小:

电子付费的选项越来越普及,你是“电子付费派”还是“传统现金派”呢?如今外出还会带现金吗?看看本地艺人怎么说。

“老灵魂”洪凌疫情暴发才转用电子付费

26岁的洪凌被男友张钧淯(Nick)视为“老灵魂”,若有银行事宜必须处理,上网就能搞定的事,她宁可到银行办事。

洪凌也是在疫情暴发后,才转向电子付费方式的,“Nick每次都用手机扫描付钱,我比较喜欢实体的东西,要不用现金,要不用信用卡。”

林安娜:买报纸餐食仍用现金

96.3好FM DJ林安娜告诉《联合晚报》,依然会带现金,小金额消费如买报纸、买饮料、餐食会用现金,觉得这样年纪较长的小贩而言比较方便,“他们很多年纪较大,不谙无现金支付,就那么不超过10几20元的款项,我们随身带着。”她搭预召车则用电子付费,但若在路上、德士站叫车就会用现金。

她分享扫描QR码付费的好处,说:“以前以信用卡付账,试过超出当月的消费顶线,而刷不了卡,真的是囧,那又不是随身带的现金足够支付的,只好明天再来买。不过现在有了银行app、可以扫码支付,以前的窘境就不是问题,当然,户口要有足够的金额。”

向云被儿赞:学新科技上手快

陈一熙与母亲向云在小贩中心拍摄的推广电子付费广告时不时在电视上播出,广告中,陈一熙教导母亲扫描QR码付费,购买小贩美食。

30岁的陈一熙是年轻一派,不知是否早已弃用现金买东西?他告诉《联合晚报》仍会带现金出门,“我还会带皮包的,从小有省钱的观念,知道自己每天带多少钱出门,钱用完了也在预算内,如果用电子付费,觉得钱比较容易流出去。”

疫情去年暴发后,他才渐渐转向电子付费方式。他坦言,扫描QR码付费未必顺手,“我偶尔有点慢,后面排长龙的时候会有点压力。”

至于父母,陈一熙说:“他们肯定是用现金!但妈妈自从拍了广告后比较会用电子付费。”

孩子们要如何帮助父母上手呢?他笑说:“第一点,帮他们付钱吧!有时,父母不是不会用,而是眼睛看不清楚……哈哈。付费过程中需要输入一些东西,过程有点不方便,父母需要一段时间好好适应。”

陈一熙爆料说,母亲在科技方面较容易上手,因为肯细读了解步骤,父亲则不愿读,“他会说,陈一熙来帮我!”

李国煌一度不会用付款App

李国煌自嘲是电脑白痴,一度不会用付款App,“有些时候你拿现金出来,人家还会说‘你还在用现金啊’,听了挺气的。”

他笑说,一年前仍会去提款机转账、进钱,现在才终于跟经纪人和老婆学会用手机上网处理钱财事宜,觉得相当方便。

不过,李国煌认为真金白银的感觉无可取代,“讲真的还是要摸到钱才爽。新年、喜事包电子红包,感觉怪怪的,好像缺钱,人家过生活费给你这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