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们纷纷有动静 都美竹要跟吴亦凡讨回什么?

字体大小:

吴亦凡的桃色风波越演越烈,继首个提正式指控的都美竹之后,又有前绯闻女友们一一现身。

林西娅:七年,正义?拿来吧你

29岁的林西娅18日晚发文:“七年,正义?拿来吧你。”被中媒解读为她要向吴亦凡讨回公道。

林西娅是吴亦凡的首个绯闻女友。(互联网)

据说她是吴亦凡在韩团EXO时期的首个绯闻女友,两人都在韩国当练习生,过后交往,她曾发一张吴亦凡的侧脸床照,以及双方的聊天记录。可那时吴亦凡太火了,公关也强,一时之间,所有的舆论都指责林西娅蹭热度。在网民的疯狂谩骂及网络暴力下,自身患有慢性疾病的林西娅,最后没能从韩国出道。

林西娅曾发吴亦凡的侧脸床照。(互联网)

林西娅因病回中国治疗,被吴宗宪看中签到旗下,成为女团“石锅拌饭Bibimbob”一员,后来在2010至2014年间演过多部大陆影视作品,还成为黄子韬的师妹,可惜事业始终没有起色。这么多年,她遭遇的网络暴力从未停止,直到去年,她还公开回应关于吴亦凡的事,陈述自己这几年因此让事业遭遇毁灭性打击。

秦牛正威重新置顶交往澄清微博

同样是18日晚,女艺人秦牛正威重新置顶了两年前她否认与吴亦凡交往的澄清微博,发文:“一直很尊重吴老师,没交往,没视频,没故事。”

秦牛正威凭古装宫廷剧《延禧攻略》出道。(微博)

2019年,秦牛正威被拍到与吴亦凡牵手,疑似恋情曝光。据说当时是吴亦凡主动牵的手,被拍到后她却被骂“心机女”,吴亦凡反而被当无辜。不过,有分析指她当年放软身段,因此没有被毁掉人生。有中媒解读,她现在的微博动作似是在为自己叫屈,无形之间又像是踩了吴亦凡一脚。目前评论区有不少网民为当初误会她向她道歉了。

秦牛正威曾被拍到与吴亦凡牵手,疑似恋情曝光。(互联网)

23岁的秦牛正威2017年参演古装宫廷剧《延禧攻略》出道,去年参加爱奇艺女团青春成长节目《青春有你2》。

都美竹: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19岁的大学一年级女学生都美竹不是第一个爆料吴亦凡私生活的女人,但却是效应最大的,目前事件持续发酵。

都美竹是爆料吴亦凡私生活的女人中效应最大的。(互联网)

她公布了几则转账记录等视频资料,内容疑似吴亦凡方寻求私下和解,试图用金钱收买证据。她接受中国网易娱乐专访说,她收到50万人民币(约10万新元),但当天就退钱了。她也说她不害怕被起诉,“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又说:“他不会起诉的,要起诉早起诉了。”

都美竹之前称有七个女生和她有类似遭遇,但“现在远超这个数字”,当中还有未成年人,又称对方手上有证据。她说她就是想戳破吴亦凡的面具,不让任何人再受到伤害,“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被灌醉的晚上”

她也公开了许多和吴亦凡相处的细节,指控吴亦凡方的人以工作面试为饵,诱她上了车,她才知道是去吴的家。他家当时除了他之外,还有他的经纪人、他的表哥和一个音乐制作人,以及两个和她一样年纪的女孩。她说她的手机被没收,后来找机会上厕所,才偷偷拿回手机。

她向姐妹求助,被吴的经纪人发现,对方说,要是不玩得尽兴,吴会生气,吴在娱乐圈地位很强,她以后做演员,他和几大平台交代几句,全网就能封杀她。又说如果她做MV女主做得好,可以和吴一起拍剧,甚至签约吴的公司。

当时只有17岁的都美竹,于是被拉回到客厅,然后几个人包括吴给她灌酒,她不敢反抗,没多久就不省人事了,再起来的时候已在吴的床上。

都美竹说:“我当时大脑一片发蒙,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呆了好一会,才敢相信。”

“吴在我旁边,还没醒,我当时都不会生气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吴从来不戴套,不光是我,和别人也一样。我当时立刻想穿衣服跑,但没想到一出门,他表哥在客厅睡觉,他表哥一直没走,那是我和他在一起唯一一次他表哥一宿没走的情况,我后来想过,那是他害怕我醒来去报警。

“我走回卧室,站在床旁,站了好一会他才醒,他醒来就问我干吗站着,又拉着我躺在床上,我当时都没有思考能力了,他说他会对我负责,照顾我一辈子,过年带我去见他妈,而且他表情很真挚,和他电影里的不同,在生活中,最起码那一天他是影帝。”

“发生关系后的交往”

都美竹称自己不是吴的粉丝,和他发生关系之前,他的歌曲她都没听过,也没怎么看过他的综艺节目或电影。

她说,后来吴亦凡有空回北京才会找她,两人在一起会看电视、看电影、聊天,一般不出去。两人如果喝酒或进卧室,他都不让她带手机。

今年3月,她发消息吴亦凡开始不回,也不经常打电话了,“不再每天早安晚安了”。之前他说要给她资源,也都没有实现。

说到印象中的吴亦凡,她说:“他有的时候傻得可爱,是一个妈宝男,貌似高冷,但情商很低。”又说他活在自己的世界。

被问及吴亦凡谈恋爱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她说:“最大的感受就是以后再也不想谈恋爱了。”至于恨不恨吴亦凡,她坦承:“我恨他,我恨得牙齿痒痒,我更恨自己,恨到想自杀。”

“事情能不能有公道”

都美竹想要一个什么结果?“我想要的结果很简单,他要给我道歉,并且对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做一些解释,因为有很多他的行为,至今我还没爆出来。同时,我也很好奇,一个人,为什么成为顶流后,就变成了这样?是变成顶流的人都这样,还是这样的人才能变成顶流?我希望全社会有反思。

“我第一在意这件事情到底能不能有个公道;第二我在意到底有多少受害者,我一直认为自己很可怜,但认识他们之后,才发现原来有比我更加可怜甚至可以说是悲惨的;第三,我现在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家人安全有担心,有顾虑;第四,我也会考虑事情发展到今天,我作为一个虚岁19岁的女孩,未来要怎么走,还会不会有男性接受我,我未来会不会被羞辱。”

都美竹说,她的家人了解她的情况,也表示心疼,母亲总觉得因为单亲家庭而对她有亏欠,对她尽可能的支持,最开始她说算了,就当遇人不淑,但后来看她的状态,她又觉得让她放手一搏,但同时也要她注意安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