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

东京奥运揭幕前 检测本地艺人运动神经

字体大小:

东京奥运会将在明天揭幕,本地娱乐圈不乏运动健儿,如歌手沈志豪曾是国家田径队队员,演员陈凤玲曾是国家垒球队代表。但也有运动神经差的艺人,“辉哥”程旭辉是被动型,偶尔被朋友约打羽毛球,电台DJ张承尧不爱上体育课,只对撞球沉迷。

沈志豪学员曾参加北京奥运 垒球手陈凤玲爱追看各种竞赛

本地歌手沈志豪曾是国家田径队队员,主攻短跑和接力项目。他说:“我中学参加学校运动会,当时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却破了100米纪录,老师觉得我有潜能,鼓励我在田径继续发展。上淡马锡理工学院时,我加入田径队,遇到一位非常好的教练陈金文,受训一年后就被选入国家队。”

沈志豪在国家队六年,并在2005至2007年参加东南亚运动会。他坦言身为国家队代表,压力很大,每天训练三四个小时,还要兼顾课业,他后来当婚礼歌手,更多次白天比赛,晚上唱歌。”

虽然压力大,但也有难忘的回忆。他分享说:“最难忘出国比赛,到过一些自己不会去的地方,如波兰、捷克、约旦,大开眼界,也看到自己的渺小。在一些国家,运动员靠体育养家,他们把一生献给体育,但在新加坡,多数运动员是业余的,所以国外选手的竞争性和迫切性比我们强很多。”

退役后考取教练证书

2007年从国家队退役后,沈志豪考取教练证书,当起田径教练,第一批学生是励仁高中(Millenia Institute)田径队。他说:“田径队成绩很好,破了校际比赛纪录,也为我打了强心针,确定可以把教练当事业。”

他也曾担任国家队青年队及男子4X100米接力国家队教练,他回忆:“当教练很辛苦,但这是我的热忱,所以我很享受,跟学生关系也非常好。我认为当教练不只要技术好,人际关系也很重要。”沈志豪有自己的体育学院Reactive,目前也是圣若瑟国际书院和南洋理工学院田径队教练。

每一届奥运,他自然最关注田径比赛,并希望有朝一日亚洲选手能在100米和200米短跑项目取得前三名。其实他也曾“参与”奥运,2008年北京奥运,我国选手江利龙参加男子100米,沈志豪是他的教练,那一次的经验让沈志豪非常开心。

本届奥运在疫情笼罩下登场,沈志豪感慨:“因为疫情,很多运动员无法好好训练,如果有破纪录的成绩,可说是奇迹,我很期待。”

陈凤玲15岁就代表我国出赛

陈凤玲从小到大都喜欢看运动比赛,“我看报纸也是先翻到体育版,所以奥运我一定会看,而且几乎什么赛事都看,最喜欢看田径、游泳、乒乓和羽毛球,如果有垒球和网球赛也会追看。”遇到很想看的赛事,即使得熬夜,她也在所不惜,而且总是充满期待,“但今年奥运期间要拍戏,可能没办法看了。”

众所周知,陈凤玲很有运动细胞,念书的时候还是国家垒球队代表,“我从小比较好动,也很幸运地碰到好教练和对的训练方式。我那时候也很努力,虽然教练说过我在投球方面有天分,但我觉得后天的努力也很重要。”

陈凤玲15岁就代表新加坡到上海参加“亚洲女子垒球赛”,16岁时则有机会到印度跟当地的国家队比赛,“当时很紧张,但那是我很宝贵的记忆。”不过要说她最自豪的时刻,却是她18岁时和维多利亚初院垒球队友,一起夺得初院组的冠军,“那是整个团队努力的成果,拿着校旗绕场一圈的画面,现在回想起仍会发出会心一笑。”

她初院毕业后就投入演艺圈,运动的时间不多,打垒球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但她自我提醒要安排时间运动,“我很喜欢游泳及到大自然中健行或散步。虽然不是很擅长,但我也喜欢球类运动,除了打羽球,最近也开始学网球。”

辉哥自嘲懒惰 有人约才运动 DJ张承尧不爱上体育课

“辉哥”程旭辉告诉本报,他会泡好咖啡观看东京奥运会赛事,尤其关注羽毛球、400米和800米田径项目,跳水和足球比赛,“我喜欢看紧张的比赛,像马术这种静静的就不看。”

让69岁的辉哥点评自己的运动细胞,他立即自嘲是一条懒惰虫,鲜少主动运动,年轻时在工厂打工,下班后有人约跑才跟着跑,无人约就不动。疫情暴发前,他时不时打羽毛球,也因为有朋友约。他喜欢羽球运动,“我不是去比赛,我只要流汗!叫我跑步跑两圈,我流很少汗的,打羽球一下子就流很多。”

问起球技,辉哥先得意后谦虚,说道:“哎哟,你没看过我打球!也不是厉害,有时候是heng suay(看运气),突然一个杀球他们就说很厉害,可是有时球来到面前却打不到……”谈到乒乓运动,辉哥则冷感说:“我最讨厌打乒乓,打不到,接不到,所以就算了。”

问辉哥还擅长什么运动,他抛出“high jump”(跳高)令记者傻眼。他说:“我因为跳高所以这么矮,冲过去跳不过,脚碰到地就变矮了!”辉哥不会跳高,这只是他对身高的搞笑“辩解”。

张承尧沉迷撞球

电台UFM100.3 DJ张承尧笑指自己是一个没有运动神经的人,也不爱上体育课,这辈子最沉迷的运动项目是撞球(billiard)。

他受访时说,在念小学五六年级时,一次看到电视转播的撞球比赛,从而激起他对撞球的热爱,“那时候台湾非常流行撞球,有时会请国外选手到台湾比赛,而且当时世界级排名前几位选手有很多来自台湾。”他最初是跟表哥一起打撞球,有时甚至周末也会“泡”在撞球馆,曾试过一天打了五六个小时的撞球呢。张承尧也忆起当年还在台湾念书时,就读的学校为全国中学撞球锦标赛办选拔,他报名参加,成功闯关到最后一轮,输给的那一位对手后来拿到高雄市的冠军。

尽管没能代表学校出赛,但张承尧对撞球的热爱始终不减,他说,直至来到新加坡之后就没有再玩了,“因为在新加坡打撞球好贵哦!”

至于自己最逊的运动项目,他毫不犹豫地说是足球,笑认当年在本地上体育课时总是离球远远的,就怕同学把球传给他,“后来体育老师受不了,他叫我跟着球跑就对了,别躲在一旁,哈哈。”至今对足球依然“非常冷感”呢。

今年的奥运有关注的赛事吗?“坦白说,我会对新加坡和台湾比较有机会得奖的项目感兴趣!新加坡会关注游泳和乒乓,台湾可能会关注跆拳道。我会关注积分榜,几金几银几铜,没有特别爱哪个项目,不过会支持新加坡泳将约瑟林(Joseph Schoolin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