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害“刘德华 ” 寻人24年 三个家庭因他骨肉分离

刘德华电影《失孤》一幕。(档案照)
刘德华电影《失孤》一幕。(档案照)

字体大小:

香港男星刘德华在2015年电影《失孤》中饰演为了寻找失踪的儿子,四处奔波14年的中国大陆农民,近日消息传来,故事的原型郭刚堂在7月11日终于找到了失踪24年的儿子郭新振,父子俩在警方安排下相认,恍如隔世。

今年是郭刚堂寻找被拐儿子的第24年。他骑行了50万公里,几乎找遍全国各地,自己也从黑发人找成了白发人。

郭刚堂和失踪24年的儿子郭新振被警方安排相认,媒体大事报道。(互联网)

56岁的人贩元凶呼某年初刚在河南省村里老家开了间电焊铺,试图养家餬口;他和女儿才第二年团聚。3月份,警察上门,把他带走盘问。他试图用沉默逃避曾经犯下的罪行,最终心理防线崩溃,一一招认了。他在审讯中申辩称:“我对于拐卖孩子非常后悔,自从有了孩子之后,我才体会到骨肉分离的痛苦。”

但据查,他早年曾有过一个女儿,这并未影响他一再冷血犯案,害别人骨肉分离。所谓“后悔”,不过是想脱罪的借口。

zaobao.sg根据中媒资料,把他的一生恶行,从头报道。

自小不学好 盗窃勒索坐牢早

1965年,呼某出生在河南省林州市的一个小山村,家里有五个孩子,他排行老二,上有姐姐,下有弟妹。

父亲去世得早,幼年的他于是跟着姑丈出去外面读了几年书,但没多久就独自回村,不知何故,没有再提唸书。他在村里也不工作,每天在大街上闲逛、打架,或者集结小喽啰找人收“保护费”,反正家里也没人管他。

呼某在河南村子的老家。(互联网)

稍长,呼某不再满足于蜗居在小山村里,他和村民一起外出打工。只是他好吃懒做,只能到工地上搬砖,有一次和老板大吵一架,他不听工友们相劝“赚钱比较重要”,就辞工不干了,临走前还搬走了老板的电视机。由于没人追究,偷窃一事不了了之,让呼某尝到了做坏事赚钱快的甜头,从此恶向胆边生。

1988年,23岁的呼某在北京第一次被捕,犯的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年后刑满出狱,他开始居无定所的生活,混迹于各省市之间。

1996年,31岁的他再次被捕入狱,这一次是因为敲诈勒索罪,判刑八个月。

连同这一次,呼某的人生有四年给了牢狱,如果他懂得悔改,踏实努力生活,后来的悲剧或可避免,三个家庭也不必因他承受骨肉分离的人伦惨剧。

谈婚论嫁两女孩 受不了全跑

呼某在老家的邻居回忆,他前后带过三个女人回家。第一个女朋友是同镇的一个女孩,两人当时准备结婚。但呼某把人带回家后就不闻不问,每天只顾花天酒地,连建房子这样的大事,也全让女孩一人操办,结果房子一建好几年,三间房只有一间是有房顶的。他还每天酗酒,有时喝得大醉深夜回家,一进屋里就随地撒尿。准新娘大概受不了了,没多久就跑回娘家,从此音信全无。

呼某老家的院子,看来年久失修。(互联网)

村人记得,呼某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婚后有一个女儿,但他酗酒胡闹生活不改,还经常行使家庭暴力,搞得妻女离家出走,跟他割席。

女朋友 也是女同伙

1997年,呼某出狱。他前往北京打工,认识了在饭店工作的唐某,两人从几次的饭友,变成了男女朋友。

呼某和唐某最后双双落网。(互联网)

两人一次一起去山东旅游,臭味相投地同时想到利用拐卖儿童赚钱,第一个目标就是电影《失孤》的原型郭新振。

唐某说姐妹有个私生子不想抚养,想送人;呼某则有个叫老七的老乡,膝下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很想抱养男孩。于是两人来到山东省要抱她口中的“姐妹的孩子”,就是独自玩耍时被拐走的郭新振。

孩子交给老七后,对方一直没有付钱,于是郭新振又被转卖给林州另一户人家,对方付了2000新元。唐某和呼某拿到钱后,便去游山玩水,很快把钱花光。

2000年,呼某和唐某去到山西省,又想再干一票。这回,他们比之前计划详细,两人专挑有孩子的人家,跟对方租房子,然后再伺机把孩子抱走。

他们在山西临汾偷走了一个1岁半的男孩,同样以2000新元的价格卖掉。男孩的家人也耗尽岁月苦苦寻找他,直到20多年后才得以团聚。

2000年在山西被呼某拐走的1岁半男童。(互联网)

换女友 不换拐卖行业

呼某和唐某的团伙没有维持很久,2001年两人分手,呼某另交女友程某,和对方生了两个女儿,但两人“职业”不变——拐卖儿童。

2001年,两人在河北省永年县城北面的一个村子租房居住,在学校门口卖盒饭为生。两人帮忙照看邻居家的小孙女,一次起了歹念,就将小女孩卖到了老家,收了1600新元。

2009年,呼某在河北拐卖女孩的事情败露,第三次被捕入狱七年。这时程某已不在他的身边,他们的两个女儿被寄养在亲戚家,生活在父亲累累罪行的阴影之下。呼某没有交代他拐卖另外两个男孩的事情,而那时,刘德华扮演的《失孤》郭爸爸已经骑着摩多车,找了儿子12年。

郭刚堂坚持24年骑摩多到处寻找失踪的儿子。(互联网)

依旧爱喝酒 仍然屋漏雨

2016年,呼某在狱中受表扬七次,记功一次,获得减刑,提前三个月出狱。他回到了老家,村民知道他坐了好几年牢,但宽容地接受了他,有的人知道原因,但没有声张。

呼某长住了下来,去年把两个到了上中学年纪的亲生女儿接回身边,今年春节前后,他在路边开了一个电焊铺,主要接附近养猪户们的活,焊一些铁质的猪产床。

呼某被捕前,在这里开了两个月的电焊铺。(互联网)

开铺的4000新元,是他厚着脸皮跟很久不来往的弟弟借的。年轻的呼某常跟亲戚借钱,总是有借没还,弟弟这回念在亲情份上,还是借了给他。

大家看到呼某自食其力,想到他之前得过肺结核,动了一场大手术才活下命来,觉得他应该是痛改前非了。实情是,他依然嗜酒如命,十天九醉,电焊铺在他“懒到骨子里”的经营中,几乎没有赚钱,很难回本。他一家三口住在30年前的老房子里,屋瓦始终没有盖好。一旦下雨,父女三人就挤在唯一一个不漏雨的房间里。

呼某老家屋内情况,道出这家人的生活水平。(互联网)

让别人骨肉分离 自己也骨肉离分

如今,呼某家本来就破旧的院子大门又关了起来,两个女儿也被亲戚再度接走。呼某弟弟说,哥哥对家里老母没尽过一天孝,比邻居还不如,他也毫无探监的意愿。

认罪后,呼某还求情说,拐卖孩子都是两个女友教唆他的,他只是配合执行,都怪自己“遇人不淑”。

他的一生,从小偷到拐卖孩子,缓慢向下坠落,如今得用余生偿还,只是被他伤害过的人,已经白白虚度几十年的宝贵青春。

不止三个孩子的人生、三个家庭的命运,被他的歹念永远地改写了,让别人骨肉分离的呼某,自己也骨肉离分——他自己的三个女儿,在她们成长期间,这个爸爸永远缺席,如果她们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冷血父亲,必定又要遭受无情的伤害吧!

郭新振家人找到他的喜悦,全表露在蛋糕上了。(互联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