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姿彦“搞叛逆” 不唱爵士改唱电音

字体大小:

董姿彦“搞叛逆”,不唱爵士改唱电音。董姿彦2017年参加《中国新歌声2》时的爵士演绎深受欢迎,她最终在比赛中获得季军,之后常在表演时带来爵士歌曲,被封“爵士女伶”。去年她重新演绎90年代金曲《潇洒走一回》,以空灵唱腔为歌曲披新装,刚推出的新歌《等睡醒以后》再次颠覆自我,迷幻电音色彩让人惊喜。

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笑说:“从《潇洒走一回》,我已经慢慢脱离爵士,我内心叛逆,哈哈!其实做多样性尝试一直是我的个性,只是《中国新歌声》希望歌手有一个标签,我当时也签约唱片公司,有一个定位比较容易宣传,我的定位就是爵士。但反正疫情已经打乱了我们的常态,就也打乱我的‘爵士歌手’标签吧!”

为了老公抱负没“出走”

这首歌由董姿彦作词,董姿彦和本地音乐才子林宇(Charlie Lim)联手作曲,唱出是否该出走的挣扎。歌词反复提到“想出走”,也看似呼应疫情大环境下许多人的渴望,但歌曲其实早在2019年疫情暴发前已写好。

董姿彦认为每一个人都有徘徊于出走或逗留的时候,而当下最需要的也许不是一个答案,而是一把温暖的声音告诉人们,不必急着做选择,一切可以“等睡醒以后”。歌曲现在推出,她觉得也挺适合的。“现在的环境让大家挺烦躁的,我自己也因为一直无法现场演唱,心里有很多的不安。希望这首歌能让大家缓下情绪。”

她分享自己“出走与否”的经验,就是当年《中国新歌声》比赛结束后,考虑是否到中国发展,后来没有“出走”,她解释:“我先生是剧场导师,他想留在这里,他对本地年轻人的艺术教育有热忱,而我不觉得我的理想和抱负比他伟大。我珍惜两人在一起,就留下了。”

患抑郁症
多次有轻生念头

董姿彦还有过另一种差点“出走”的经历——在生命中出走。原来她患有抑郁症,多次有轻生念头。

她透露:“其实我青少年时期情绪就经常时好时坏,当时以为是自己比较敏感。后来感情不顺,事业没有成就,也以为因此影响情绪。可是2018年(《中国新歌声》比赛之后),我的事业在高峰,婚姻生活美满,但还是情绪低落,有时根本无法起床,完全没有动力做任何事情,更不时浮现轻生的念头。那时候的想法很负面,觉得既然已达到人生高峰,接下来就只有往下走,那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抑郁症。”

去年初开始看心理医生

2019年年底,她一直无法走出低落的情绪,去年年初开始看心理医生,发现自己不仅有抑郁症,还有轻微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她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认为自己很懒惰,不上进,因为一直无法集中精神做好一件事情,例如钢琴没学好,现在知道是因为ADHD,我学习对自己宽容许多。”

董姿彦之前觉得患抑郁症是很私人的事情,所以没有透露,不过最近发生的校园命案唤起大家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她因此不介意公开自己患病,希望借此鼓励大家正视心理健康问题,也不要害怕寻求帮助,“有心理问题,看心理医生,并不可耻”。

她不要依赖药物,改以运动解压,若察觉思绪变得负面,也会跟丈夫和朋友聊。她分享道:“一开始每周看心理医生一次,后来减少到两周一次,现在是一个月一次,情况绝对有进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