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奖曲被指抄袭?过程犹如过山车

卢广仲唱红《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互联网)
卢广仲唱红《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互联网)

字体大小:

过去一周,最热的音乐话题就是:本地音乐人参与创作的《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有没有抄袭?

由本地音乐人陈文华,连同马来西亚的谢佳旺、许媛婷作曲填词的《刻》,去年起接连斩获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創歌曲奖、金曲奖年度歌曲奖,光华四射,可是近日也因这首歌曲卷入抄袭风波,到最后钓出被指遭抄袭歌曲的创作人出来回应,整个过程犹如坐了一趟过山车!

让我们来回顾整个事件的峰回路转和来龙去脉。

始作俑者怎么说

8月28日,吴宗宪出席活动受访时,突然质疑《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是抄袭西洋老牌歌手Richard Sanderson(理查德桑德森)的歌曲“Reality”(现实)。

吴宗宪的质疑最先点燃抄袭风波的论战。(互联网)

报道出街后,在网上掀起讨论,有网民秀出一段视频,一名网红几个月前就将这两首歌合在一起唱,让网民纷纷搜寻视频朝圣,大呼“先知”。演唱人是一名香港大叔吴启明,他以钢琴自弹自唱演绎的混合版视频,早在今年1月19日上传网络,至今点击量已超过70万。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歌手方怎么说

演唱歌手卢广仲所属添翼创越工作室,和金曲奖评审团主席锺成虎回应:“经过比对,歌曲有一定的差异,我们尊重马来西亚的创作者,也尊重宪哥的看法。”

随后又有网民扒出《刻在我心底的名字》还疑似抄袭了中国独立音乐人Jinbao的钢琴曲《自由が丘》,后者比前者早了1年5个月出版。

《自由が丘》创作人怎么说

Jinbao很快上线回应说《刻》确实和自己的歌挺像的,但在流行歌曲中有几句像也是正常的,“当然也不排除作者听过我的这首作品。我个人不是特别在意。专心做自己的事就好。”被台湾网民赞说高情商。

然后,又有网民翻出案外案,指《自由が丘》疑似抄袭2015年就发表的日本歌曲《主は我らの太陽》。一下子,《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召唤出另外三首疑似“有暧昧关系”的异国外语歌曲,热闹极了。

资深音乐人和电台DJ怎么说

曾任五届金曲奖评审、现任中广音乐网电台DJ的资深音乐人郑开来,轰台湾文化部“资格审都没有人提出来吗?”又说:“这样对其他入围者不公平,毕竟奖项是一种竞赛!”

郑开来是台湾DJ,曾任金曲奖评审。(互联网)

长年研究西洋歌曲的他说,当初《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出来,他和几个DJ好友就听出和“Reality”相似,还曾在节目上播放两首歌比对,以为电影有复古元素,电影歌曲是配合电影气氛,这样就合理成立,因此没有想到歌曲抄袭。他也坦言DJ没有像吴宗宪的份量,在广播节目中提出并未引起广大注意。

他指出,虽然《刻》在法律定义上,没有超过8小节旋律一样,抄袭不成立,但金曲奖鼓励原创,如《刻》符合资格,那么“以后创作人改写经典作品,只要避开法律8小节长度,东抄一点西抄一点,拼凑成一首歌报名,这难道是金曲奖所要见到的现象吗?”他认为这牵涉到金曲奖的高度和公信力,文化部应该要严肃看待,让音乐人尊敬的金曲奖,能够长长久久。卢广仲只是演唱却成为箭靶,被网民喊须退奖,让郑开来为他鸣不平。

卢广仲身为《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演唱者,在这次风波首当其冲。(互联网)

台湾文化部怎么说

文化部针对各界质疑声浪,发声明说,依金曲奖报名须知,年度歌曲奖应为全新之创作单曲,有关《刻》抄袭争议,依《著作权法》规定,应由著作权人提出,经智慧财产局及商业法院严谨的专业判断,文化部影视局再依据判断结果进行后续处置。依照文化部声明,在没有法院判决之前,《刻》获得金曲年度歌曲奖依旧不会更动。

浅白点来说,就是当事人如果没有出声,旁边没关系的人老喊抄袭也没用。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创作群怎么说?

同一天,《刻》的创作团队陈文华、谢佳旺、许媛婷三人透过律师发声明,强调歌曲是原创非抄袭。谢佳旺一句:“抄袭二字如利刃刺进心脏”,表达了强烈的委屈。

被指抄袭,《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创作群(左起)谢佳旺、陈文华、许媛婷共同喊冤。(互联网)

电影监制怎么说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是电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主题曲,监制瞿友宁说,歌曲从demo开始,词曲、编曲、制作、演唱者层层关卡的调整,每个人都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感情去加注在其中,才出现现在的版本。他说:“自己曾数次退回作品请对方修改每一个环节。我不知道歌曲创作者有没有受到西洋老歌启发,也感谢并尊重评论者。只是冠上‘抄袭’是欲加之罪,就智慧财产权的法律层面也已经触法,这何等严重?”

瞿友宁谈歌曲抄袭,却扯出剧本也抄袭的风波。(互联网)

不料,瞿友宁回应歌曲抄袭,却被爆出另一个“案外案”——自己是电影剧本的“抄袭惯犯”。对此他透过电影公司发长文自清,并已委请律师要揪爆料网民出来说明。

网民怎么说?

台湾苹果新闻网为歌曲抄袭风波举行线上投票,“你认为应收回此歌获颁的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及金曲奖年度歌曲奖吗?”结果出炉,共有2083位读者投票,55%觉得两奖都要收回;40%觉得未证实抄袭、无须收回奖座;另外3.7%赞成收回金曲奖座,1%同意收回金马奖座。

律师怎么说?

台湾律师李佩昌在苹果新闻网撰文分析,点出《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副歌部分,与西洋老歌“Reality”确有似曾相识之处;而主歌部分,更与《自由が丘》旋律近似,尤其前两句旋律的落点几乎相同。那么《刻》到底有没有抄袭,应该从两方面来判断:

第一:《刻》作曲者有没有接触过这两首歌曲?创作和接触的时序如何?

《刻》作曲者之一谢佳旺在面簿贴文说,在完成歌曲前并没有接触过这两首歌曲,甚至对于和《自》钢琴曲的近似段落,连他后来自己听到也吓一跳,感觉和钢琴曲的作者彼此心灵相通,应该会成为好朋友。谢佳旺的文字恳切真诚,相当有说服力。由于《著作权法》允许“偶然的相同创作”,也就是说,两作者如果没有接触过彼此的著作,但竟然碰巧创作出近似的歌曲,则两首歌曲都可能受到著作权法保护。但因《刻》是共同著作,谢佳旺只是三位作曲者之一,是否构成偶然的相同创作,或许还要看另外两位作曲者的参与程度和说法,综合其他客观证据,才能进一步判断。

第二:各首歌曲近似的部分,是否在质与量方面达到实质近似的程度而构成抄袭?

那就不能只凭听起来的感觉认定,而应该将歌曲的旋律、节奏、速度、音调等仔细进行比对,再看相近的程度和比例来判断。如果能将各首歌曲的乐谱交给音乐领域的专家进行比对,应该可以得到答案。

如何判断歌曲是否抄袭,李佩昌律师提出两点关键。(互联网)

媒体和其他音乐人怎么说?

针对抄袭风波如何处理,苹果新闻网发特稿评论,认为法律上《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不算抄袭,不过这次争议已造成社会观感不佳,文化部应重新召集资格审议委员,再请作曲者说明,妥善处理,否则不仅对参赛者不公平,金曲公信力也会打折扣。如同某资深音乐人所说,音阶就这么多,难免“撞到”,如果证明只是“巧合”,也能还给创作者公道,同时让其他入围者信服。

苹果新闻网也采访五位有金曲评审资历的音乐人,其中三位听完两曲认为“重覆篇幅过长”“连附点的位置都一样”,认为抄袭成分大。

“同行”黄明志怎么说?

入围过金曲奖的马来西亚创作才子黄明志也以创作人的角度在面簿发声,他点出“身为创作人,有时候我们听的歌太多了,会不自觉被影响。但当我们写歌发现旋律很像的时候,肯定也不会把它写出来,不然还要面对法律和舆论等问题,也太麻烦了……”针对抄袭,他说:“我觉得多少有(像)。(但)我觉得没有(抄袭)。犯法了吗?以乐理的角度,我觉得很难告成。该得奖吗?这就要看该届评审团的想法和判断标准了……”

黄明志对抄袭歌曲的妙喻,大获网民赞赏。(面簿)

针对吴宗宪最初的质疑,黄明志认为:“我觉得他在骂的不是歌曲有没有抄袭,而是在批评为什么让它得奖”。他以“整形”来比喻,直言:“我不反对整形,也不讨厌整形,甚至觉得有些整形的女生很漂亮。但如果她去参加环球小姐,还拿到了冠军。那就免不了会有人出来说话了……我觉得这可能是宪哥想表达的吧。”一番中肯言论获得许多人赞同、按赞、留言、分享。

 

《现实》演唱者怎么说?

有网民发文说,网络与媒体上许多人只凭着自己的感觉判断歌曲有无抄袭,因此选择私信“Reality”的原唱桑德森的官方面簿,希望他听完《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后分享看法。想不到桑德森真的回应了,说听完只觉得副歌的两句有点相似,他不能说有任何抄袭,并赞说《刻》是一首非常好的歌曲。粉丝将这段话转贴,呼吁“毫无根据的指控是否可以停止了呢?”

理查德桑德森称赞《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是首好歌。(面簿)

网民纷纷留言,总结风波:“在检讨他人之前永远都不会先听听看当事人的想法,真的很要不得。”“真的没人想到要去问原唱者,既然他都不觉得是抄袭了,其他人也不需要在旁边战到血流成河。”“其实吴宗宪的质疑我觉得是合理的。”

这次事件跟其他抄袭风波有一个不寻常的特点,就是觉得抄袭理论成立的都是外围的其他同行、媒体、网民,反而直接受影响、被指作品被人抄袭的当事人,反而不觉得或无所谓。

不过zaobao.sg记者觉得,其实还有一个人的看法可能比“Reality”的原唱更重要,那就是歌曲的法国创作人Vladimir Cosma(弗拉迪米克斯玛)。有人要私信他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