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闯中国娱乐圈 陈俊铭忧“限籍令”成障碍

陈俊铭。(受访者提供)
陈俊铭。(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小黄文永”陈俊铭接受《新明日报》访问,透露他在《灵魂摆渡·南洋传说》有一场牛奶温泉戏,为打造天然温泉,剧组以温水+牛奶炮制,但他没有“贵妃般”享受泡奶滋味,白天泡起来黏腻腻,一到夜里水温突降可冷得不得了!

“导演一喊cut,工作人员马上递热水壶给我们,让身体升温。”

俊铭在《灵》中饰演一个开发旅游、到小镇寻商机的男子,表面开朗内心阴暗,充满复仇火焰,这对外形憨厚的俊铭来说也充满挑战性。

除了牛奶温泉,另一场最令他难忘的是一场重头戏,“那场戏加起来共七八场,导演要求一镜到底,我必须同时展现不满、愤怒、哀伤、绝望等多种层次情绪,对于拍戏才6年资历的我,是一大挑战。”

外形有几分像“黄文永年轻版”的俊铭有颜有演技,欠缺的就是一个演艺机会。

双语能力都很强的俊铭不讳言拍了《灵魂摆渡·南洋传说》之后,也希望飞往中国大陆发展,他说:“中国市场大、观众多、赚的钱也多,但最近中国频频出手整顿娱乐圈,包括约束粉丝非理性追星、还有非中国艺人的‘限籍令’……”

他困惑的是,“限籍令”是针对海外艺人吗?那会否成为海外艺人力闯中国娱乐圈的一种无形障碍?

俊铭去年飞了泰国拍美剧,细节不能说,回新之后就到马国拍《灵魂摆渡·南洋传说》,农历七月还拍了部马来丧尸剧《Apokalips》,因认识导演去串场,演个被丧尸“咬”的派对嘉宾,一拍10小时,只因卖交情。

俊铭能言善道,最近往主持发展,也尝试当编剧,“脑海里已有几个故事大纲,希望能写成剧本(偏向哪一类型题材?)偏重感情的、社会性题材。”

俊铭感叹演员身份被动,希望写自己的剧本,再学习当监制主导戏剧,疫下工作减少,大学念金融的俊铭也投资股票,颇有斩获。

至于感情,俊铭说:“我仍单身,但不排斥、若没缘分,也不强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