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累?最快乐?4艺人怎么说

字体大小:

上周,某英国床褥制造商针对“活得最累的国家人口”发表调查结果。该调查统计睡眠时间,一年平均工作时长和上网时间,新加坡竟然“名列前茅”,排在墨西哥(第二名)、巴西(第三名)、美国(第四名)、日本(第五名)、中国(第九名)等14个国家之前。“新加坡人最累”的消息传开后,迅速成为坊间议论的话题。

不过在3月发布的2021年“世界快乐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中,我国在11个东南亚国家中排名第一,在全球149个国家与地区中排名第32名。就不知国人是“最累”,“最快乐”抑或“累得很快乐”?且看本地艺人陈丽贞、郭亮、王昱清和美心怎么说。

“爱比较”容易不快乐

陈丽贞先质疑床褥制造商的调查意图。她说:“我觉得只是制造话题,床褥公司是不是要我们买东西?”

她认为,累或不累属个人心态,“哪一个国家的人不累?不能以上网时间来定。本地的休息时间、工作环境各方面都不错,觉得我们是幸福的。如果是幸福的累,我觉得还好。”

陈丽贞指自己不会长时间上网,没有失眠问题,已改掉熬夜追剧的坏习惯,若没有拍戏行程,晚上10时许就入睡,隔天早上7、8时起床,睡眠时间充足,“我固定做热瑜伽,生活有规律,睡得很好,没有断眠,以前拍戏的时间不规律,现在很好了,最多拍12个小时,能规划足够的睡眠。”

有关世界快乐报告的调查,陈丽贞非常赞同结果。她指出,我国治安很好,女性夜晚外出无须担心遭遇不测,国人团结一心,没有种族或宗教歧视,这些都是“快乐”的原因。

她说:“只要懂得知足常乐,其实,你在哪一个国家都应该是很快乐的。如果整天跟人家比,当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去到哪里都不会快乐的。”

调查造成情感投射效应

郭亮看到“新加坡人最累”的调查后,觉得会造成情感投射效应。他解释:“一种人会觉得‘有吗?我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改变’,还有一种人会觉得‘难怪累’!这种调查就一笑置之吧。当然,有一方面倒是真的,因为疫情,很多人有了一定的危机感,一方面是个人健康、世界的动荡,还有另一方面是从业者都面临一定程度的损害,百业中起码有99个行业受到一定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难免造成心理影响。但我觉得新加坡整体的生活还不至于这么糟糕。”

调查指出,国人每天平均花7小时2分钟上网,而长时间上网可能影响休息,导致疲劳。郭亮觉得调查统计上网时间相当奇怪,据他观察,部分上网时间属消闲活动,“7小时中,我相信至少有4个小时是娱乐,可减缓8个小时(工作)带来的精神压力,怎么可以把这个加起来?”

郭亮喜欢阅读实体书,上网时间不长,睡眠方面则有太太盯着,“太太是严妻,她语重心长跟我讲,郭亮啊,我们到年纪了,健康很重要。”21岁的儿子郭麦洋则是夜猫子,课业忙碌,往往凌晨才睡,“管不了他。我刚刚下载了一个截图,关于熬夜的坏处,相信他不会看的啦!”

有热情、有兴趣就不累

王昱清对“新加坡人最累”的结果感到惊讶,他说:“新加坡排名第一?难以相信。我们有这么累吗?新加坡人不太做粗活,可能是精神上的累。”

对于工作时长,他觉得对工作有热情、有兴趣就不会觉得累。睡眠时间方面,王昱清笑指自己年纪越大,睡眠就越少,午夜左右入睡,可睡六七个小时。

他每天上网约一小时半,处理保险工作事宜,看看网络新闻和综艺节目,“该睡觉的时候就要睡了,不会说要看完它。有一些人追剧,20集一天半就看完了!我不可能的。”

追求好生活,工作多多

美心对调查结果不惊讶,她觉得国人总是追求好的生活,“我们很努力,做很多份工作,也做副业。我们也很喜欢看电脑,玩游戏是一种解压方式,这也会影响调查结果。”

美心是夜猫子,但很注重睡眠,若没睡饱,脾气会暴躁。谈到国人上网时间长,她说:“有很多东西要更新的,Tiktok、IG和FB(面簿)什么都来,有些年轻人想当网红,花很多时间在网上。我们是艺人,也要更新社交媒体。但我不会让它占据太多的时间,不想把这件事当成一个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