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小人物因电影碰撞

字体大小:

一秒钟 One Second(PG13)

娱乐性★★★★/艺术性★☆

剧情:上世纪70年代中期,看电影是中国人重要的精神享受。西北某地,没赶上场次的劳改犯(张译饰)悄悄逃出农场,为的是看一场电影。他偶遇了想要偷电影胶片的刘闺女(刘浩存饰)与电影放映员范电影(范伟饰),三人因一场电影结下不解之缘。

影评:张艺谋致新作《一秒钟》的亲笔信中写道:“我永远也忘不了小时候看电影时的某种情景,那种难言的兴奋和快乐就像一场梦。电影,陪伴我们长大。梦,伴随我们一生。总有一部电影会让你铭记一辈子,铭记的也许不仅是电影本身,而是那种仰望星空的期盼和憧憬。《一秒钟》献给所有爱电影的人。”这封亲笔信“误导”了我,让我误以为主轴在歌颂电影之美好,只是一部“给电影的情书”。

千里迢迢,横穿沙漠,就为了一秒钟。对他人而言,那秒钟一晃而过,微不足道,对戏里的张译来说,那一秒就是全部。我开始忆起,自己曾经为秒数所做过的傻事,就为了与某人碰面几秒钟。

三主人翁没那么爱电影

三个主人翁的故事线很有趣。他们因电影结缘,一个是不想错过电影的劳改逃犯,一个是计划偷走电影胶片的女孩,一个是二分场电影院放映员,但经过抽丝剥茧后,观众发现他们其实没那么爱电影。

逃犯的举动感觉很浪漫,事实却很悲凉,他听说正片前放映的第22号《新闻简报》中有女儿一秒钟的身影,心不在电影。女孩偷胶片,是因为弟弟不慎烧坏了别人用胶片做成的灯罩,物主追讨灯罩,弟弟吓得不敢出门,她才出此下策。放映员的初登场最威风,他被二分场的同志簇拥,吃饭有人让座,人人向他示好,盼他留一个看戏好位,或提供放映信息给自己。范电影是专业的放映员,但他爱电影吗?也未必,甚至可能后悔当放映员。无论如何,他享受着放映所带来的权力,不想被“篡位”。

在那个时代,每两个月放一回电影,每一回似过年般欢愉,范电影说“电影片子就是眼珠子”,人们透过影像看到更大的世界。戏里众人抢看的《英雄儿女》根本不是新片,大家却为了一再看它,劳师动众,乐此不疲。放映员宛如“带来世界”的人,当然得对他毕恭毕敬。

生活简单,物资匮乏,电影成精神粮食,可感受到片中观众群对电影真心无杂念的爱与期盼。张艺谋将主人翁的故事巧起,一方面透过三个小人物的故事刻画一个时代故事,另一方面描绘人们对电影最原始的爱,下手轻盈而浓郁,看得相当感动。

张译故事线有弦外音

《一秒钟》前年曾因“技术原因”退出第69届柏林影展主竞赛单元,明明是去年的电影金鸡奖颁奖盛典系列活动的开幕片,又突然因“技术原因”遭撤下。张译的角色因疑似得罪红卫兵造反派“被整”送去劳改,他的女儿为摆脱父亲的阴影,参加学工学农活动时极力表现。前因后果相当隐晦,那些“技术原因”很可能出现在张译的故事线里。

《一秒钟》是新任“谋女郎”刘浩存的银幕处女作,之后也拍了张导的《悬崖之上》与未上映的战争片《狙击手》。她被点名为“周冬雨接班人”,演技挺活的,还不错,但仍有进步空间。《一秒钟》助她连连得奖,星途大好。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