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艺人忆童玩 翁清海被封“独脚王” 黄嫊方不会打弹珠

字体大小:

今天是儿童节,正逢韩剧《鱿鱼游戏》最近热爆全球,勾起不少人的童年回忆。本地艺人翁清海、陈天文、黄嫊方和罗美仪受访时分享各种童年游戏趣事。疫情当下,星爸星妈又会如何为孩子庆祝儿童节?

●“独脚王”翁清海

翁清海自小好动,小学时期被同学封为“独脚王”,最拿手的游戏是独脚catching。他单着脚一跳一跳,也能跑得比同学快。他说:“我是田径队的,只要跟跑、跳有关的游戏,我很有爆发力,会占优势。”

翁清海在武馆教课时,偶尔会与学生玩游戏。他笑说,一旦说“玩游戏”,学生即开心欢呼,最常玩的是他以前在武术队学到的“贴膏药”游戏,让学生围成一圈,先由两人开始,一人为追人者,另一人为被追者,学生交替互追。“会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不可能每天只做体能训练,或单单练习套路,玩游戏可激发他们,也能调整他们的情绪。”

怎么跟3岁的儿子庆祝儿童节?他说,因疫情会待在家里,“如果没有疫情,我肯定会带他搭地铁、巴士,或到星耀樟宜、圣淘沙搭轻轨列车,我的儿子就很开心了,小孩子很单纯、简单的。我虽然开车,但这两三年因为儿子搭了很多地铁和巴士。”

●“弹珠王”陈天文

陈天文的拿手游戏是打弹珠,儿时的他,可是甘榜孩子中的佼佼者。他形容,弹珠的质感像石头,大小似鱼丸,比较贵的,表面较滑,手感较重。他的战绩是从10英尺外的地方打到对手的弹珠,笑说:“打碎对方的弹珠就赢,是有点暴力啦……打赢没有奖品的,但有满足感。”

他会陪6岁的儿子玩蛇棋、飞机棋、五子棋和象棋,未必次次放水,“要让小朋友知道输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有时放水,有时就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疫情当下,陈天文不打算外出庆祝儿童节,“单日确诊人数破3000了,怎么庆祝?就在家里煮好吃的给他吃。”

●黄嫊方爱玩击球游戏

黄嫊方最爱玩Hantam Bola(击球游戏,用网球攻击对手),她笑说:“那个时候用球打到对方会感到很爽,而且你跑得快就不会被打中。我跑得又快又喜欢打人,虽然有时被击中很痛,却非常好玩!”

最差的游戏是什么?黄嫊方回答是打玻璃弹珠和抛陀螺,“我们以前会把一些玻璃弹珠放在圈圈里,然后再掷弹珠把圈内的弹珠撞出来,需要一定的技巧,但我就是不会。我们也会玩抛陀螺,旋转最久的人就赢,我抛出的陀螺根本不会转,哈哈!”

黄嫊方说童年时候大家父母没什么钱,不会买玩具给孩子们玩,所以她多数游戏都不需要花钱,“我们也喜欢到沟渠去抓鱼,或抓蜘蛛打架等,属于乡村游戏。”

黄嫊方有三个儿子,分别就读高一、中三、小四。今天黄嫊方正好没工作,可以在家陪老三庆祝。“现在小孩只想玩电脑游戏,我跟老三说这几天只要好好做功课,儿童节就可以全天玩电脑游戏。我也会带他出去吃午餐,跟他聊聊天。”

●“桌游高手”罗美仪

在柔佛新山长大的罗美仪也有很精彩的童年。她喜欢用脑,玩桌游很厉害,是“蛇棋”“百万富翁”等游戏的常胜军,“每次跟朋友玩,我都是赢家,或许对手比较弱吧,现在就不知道会不会赢了。”

她最弱的是体力游戏,“要跑、要追、要跳的游戏,我就很烂。我喜欢玩‘老鹰抓小鸡’,爱当老鹰抓人,但其实体力不强,一直输。跳格子或拔河也很烂,如果本地版《鱿鱼游戏》有这些,我肯定死!”

谈起小时候如何过儿童节,罗美仪说以前在新山读小学时,同学们的父母都要在当天准备食物,让孩子们带到学校分享,“我跟同学也会交换礼物,大家一起在学校开小派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