媲美当年四大天王 这组男团掀全民追星潮

字体大小:

有个童话故事,说皇后问一块魔镜,谁是世上最美的人?香港也有一块“魔镜”——Mirror,他们不是最美的人,却是岛上当前最受年轻人欢迎的一支12人男团,出身自2018年ViuTV选秀节目《全民造星》的参赛选手。甚至有媒体指出,“镜粉”(即Mirror的粉丝)从7岁到77岁都有!

Mirror掀起了香港久违、甚或前所未有的追星热潮。有人相信,在Mirror之前,能让全城疯狂追偶像的,要追溯到90年代四大天王的巅峰时期。在过往辉煌灿烂的港星日渐老去、凋零后,这股偶像新人风潮越发显得难得。在Mirror之前,最突出的香港新生代歌手是邓紫棋,不过她是在中国大陆舞台爆红,所以Mirror完全靠本土粉丝捧出来,可说别具意义。

Mirror在香港掀起现象级追星潮。(海报)

Mirror走红,可以从以下六大现象见证。

1)全方位攻入娱乐圈

Mirror先发组合单曲,单曲攻上排行榜后,再从中挑选较受欢迎成员发个人单曲,然后拍摄综艺节目,主持电台节目,拍摄电视剧,再发组合唱片,接着开演唱会,并囊括不少奖项。有人分析,成员年龄介于22岁与33岁之间的Mirror,有别于席卷全球的韩国组合或跟风者——他们不是全员小鲜肉,也不是自幼受训,而且个别成员都有高辨识度。

江𤒹生颜值高,加上能演能唱能玩,可发展为全方位偶像。(IG)

2)最強吸粉力

有媒体分析公司公布今年上半年“最强吸粉力”艺人,十大之中,Mirror就占了五席,分别是吕爵安(Edan,第二位)、姜涛(第五位)、江𤒹生(Anson Kong,第六位)、卢瀚霆(Anson Lo,第七位)、陈卓贤(Ian),可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

ViuTV最受欢迎的电视剧《大叔的爱》让双男主吕爵安(左)与卢瀚霆人气更上层楼,后者的IG粉丝数更因此超越一直领先的姜涛。(剧照)

3)吸金王

Mirror今年爆红,商家争相找他们代言产品,造成成员身价暴涨,成为演艺圈“吸金王”,最红的几位如姜涛、卢瀚霆、陈卓贤、江𤒹生等,站台价升至八万新元起跳,成员在社交媒体发文宣传,最低价码也要三万新元,比起出道时身价十级跳。

有数据显示,广告支出最高的三大品牌,全都邀请Mirror及其兄弟组合Error担任代言人,另外在前50大品牌中,两组合起来占据27席,可见他们在广告界影响力惊人。

有些商家更是放弃长年合作的大明星,转用主攻年轻人市场的Mirror,“受害”苦主有陈慧琳、陈奕迅、黄翠如、李佳芯、周柏豪等人。有报道指因为Mirror的出现,不少以往的广告宠儿都被迫自降身价,但仍抢不回工作。

4)抢TVB市场 助ViuTV减损

ViuTV在本土挑战老牌大台TVB,成功抢掉大量的年轻粉丝,让TVB急聘曾志伟、王祖蓝改革综艺,要抢回市场。

ViuTV上半年业绩亏损760万新元,比去年同期亏损少了超过一半,而业务收入则增近一倍,甚至员工今年可能有花红,Mirror功劳不小。除了成员接广告可抽佣之外,他们的节目冠名费有传高达35万新元。

Mirror队长杨乐文率先接获电影,他将与颜卓灵合演《狂舞派3》。

5)红上国际媒体

Mirror当红的现象,也引起外媒关注。日本、韩国、美国媒体都大篇幅分析他们崛起的原因。受访的粉丝点出:“Mirror的风格特别,是香港本土文化所以要支持。有受访者受,当前的香港政府对于人民的诉求充耳不闻,使人深感无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喜欢上Mirror,把他们视为精神支柱,从他们身上发觉:原来只要努力,时间到了,就会成功。

另外,大部分香港艺人在累积人气后就会转投中国大陆市场,Mirror没有循此路线发展,香港学者认为这个男团某程度上投射了香港的社会氛围,随着政治在日常生活中的比重下降,年轻人将注意力转投向娱乐圈,一些对时局失望的人精神上可以有出口,通过Mirror看到共同价值。

被指歌唱实力优异的柳应廷,获得与台湾歌后杨乃文合唱的机会。(互联网)

6)再输出艺人到台湾

香港娱乐黄金期在90年代以前,当时港星红到台湾拍戏、发片、登台是常态。2000年后,形势逆转,邓紫棋是少有例外。这回,ViuTV与台湾八大电视合拍电视剧《超感应学园》,由Mirror成员姜涛和卢瀚霆担纲。另一个成员邱士缙也被HBO相中演出犯罪悬疑剧《第三布局尘沙惑》,搭档亚太影后张榕容。

邱士缙演出HBO剧《第三布局尘沙惑》。(剧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