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更年期“血崩”之苦 郑琬龄接戏动真情

郑琬龄(左)在本地新剧《爸,我回来了》演刘谦益的妻子。(新传媒提供)
郑琬龄(左)在本地新剧《爸,我回来了》演刘谦益的妻子。(新传媒提供)

字体大小:

郑琬龄相隔四年多再演本地剧,目前在拍摄新剧《爸,我回来了》。郑琬龄接受《联合早报》专访,除了聊新剧,也透露饱受更年期之苦。

现年56岁的郑琬龄曾任巴拿马大使夫人,长住巴拿马10年,又旅居南非11年,2018年为了当年19岁女儿的学业搬回新加坡。她告诉记者,回新后因为更年期症状无法接戏。她曾在一个月内,连续三周经血量不止,“最糟糕的时候,就是我跟朋友吃晚餐,吃完从厕所出来后晕倒,还好没有撞到任何东西。”

郑琬龄向来健康,脸色红润,她以为“血崩”不严重,补一补身子就好,未料医生说:“你来得不够早,还好不会太迟,你的健康已经受损,如果继续这样流血,器官会一个一个坏掉。”她当下一惊。

那阵子,郑琬龄常上气不接下气,早上起床,得先看天花板有没有转动再行动,蹲下来头晕,抬头晾衣服也晕,“邻居知道我晕,会帮我涂风油,我现在一闻到风油味,就有恐惧感。”

郑琬龄现在的健康已逐渐好转,她呼吁饱受更年期之苦的妇女们注意健康,“不要整天以为自己的身体很好,我当时就是不信,因为我的脸(色)也看不出生病了。”

到日本餐馆做兼职工

另外,喜欢烹饪的她积极使用技能创前程(SkillsFuture)津贴,上了多个日餐厨艺课程,6月更到好友牵线的日本餐馆做兼职工,从处理沙拉做起。她说:“我很喜欢这种人生体验,对我来说,不是为了薪水,而是能学到多少。我们的主厨很好,有心教我,这是很宝贵的(经验)。”

她在餐馆做了三个月的兼职工,已从沙拉台“升职”至天妇罗台。她计划完成《爸,我回来了》的拍摄后,回去打工学习,也想上课学习娘惹和韩国料理。

郑琬龄期许自己能优雅老去。如何做到这一点?她说:“就是不要唠叨,还有就顾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跟人家说‘要学我这样’的话……最好的生活是睡着后,就算明天不醒来,也不会不开心,因为我活得好。就算明天没有工作做,我不会不开心,因为我还有一点点零用钱。可能我的生活比较简单,生活得很开心。”

跟刘谦益从父女变夫妻

郑琬龄在《爸,我回来了》与刘谦益扮演一对夫妻,儿女是雅慧、陈泂江和吴劲威。许久没演戏的她笑说,自己尽管华语退步,但不至于忘记演戏,“我的眼泪是真的!对白太感动了,而且这些小朋友(指剧中儿女)给戏给得很好,很有感情。”

她年轻的时候跟刘谦益演过对手戏,她忘了剧名,但两人演父女,“现在我演他的太太,他说‘我终于等到你了’,雅慧在旁开玩笑问,她以后有没有机会(演刘谦益的太太)呢?可以!那个时候谦益大哥也才90岁,哈哈!”她赞刘谦益是心地很好的人,多年来始终如一。

开心女儿“怕输”

郑琬龄曾说,至少会在新加坡住三年。这三年来,她看到本地的好,公共交通四通八达,医疗设备完善,“小贩中心的食物选择也很多,我们真的很幸运,但还是有很多人投诉。”

三年一晃眼而过,郑琬龄打算继续住在本地吗?她思索片刻,未给出明确答案,“我再看看怎样。很多东西不用想开,而是要想得远,当你往远的方面想,你的态度,你的举动,自然而然会展开。”她希望旅游开通后,能回南非一趟探望朋友。

现年21岁的女儿已从南洋艺术学院毕业,现从事平面设计工作。郑琬龄谈到女儿说:“她在新加坡读书,学会了什么叫‘怕输’,我很开心!我指的“怕输”是什么呢?就是比人家早一步。比如,上班的时候比人家早到,或知道等下没有时间吃东西,先买食物放在包包里,或先为易通卡充值。”言下之意,就是养成有备无患的习惯。她也透露,女儿交了一个狮城男友。

郑琬龄曾活跃于YouTube,上载多个煮菜视频,但已数月未更新。她解释:“视频是女儿帮我拍摄和剪辑的,在她考试期间就停了,现在更不可能帮我拍了,她得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