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导演阿鲁佐为无名男仆、妓女立传

字体大小:

历史教科书让我们知道莱佛士对新加坡的贡献,其实还有许多人参与塑造早期新加坡的历史,包括埋在本地日本公墓的无名氏。

本地导演Wesley Leon Aroozoo(韦斯利·莱昂·阿鲁佐)觉得每个生命都值得庆贺,趁今年的作家节推出以“遗忘者”为角色的英文小说“The Punkhawala And The Prostitute(暂译《拉布风扇的人与妓女》),留下在岁月中被遗忘的男仆、妓女身影。

1800年代,不少日本乡下的贫穷女孩被卖到本地,有些自愿成为妓女,但有些则是被骗或威逼的。在那个年代,男性移民多,本地男女的比例是14比1,英国殖民统治者靠卖淫行业维持社会秩序。许多日本妓女死后,被葬在日本公墓,碍于家乡亲人的面子,墓碑不刻她们的名字。

长篇小说《拉布风扇的人与妓女》背景设在1800年代,刻画了两个被遗忘身份的主角,一个是16岁的天真日本女孩,期待来新结婚,怎知被强逼当了妓女。另一个主角Gobind(戈宾德)是来自印度的失聪犯人,他的惩罚是在本地当仆人,在那个科技不发达的年代,以手拉动布扇子,让主人凉快。命运安排两人相遇,并在老虎出没的森林里,相互扶持求生。

7日上午在作家节分享

费时3年完成《拉》的阿鲁佐对《联合早报》透露,“我觉得有责任讲述那些鲜为人知的人物故事,他们的身份和故事可能已经随着时间被遗弃。作为讲故事的人,我必须成为时间旅行者,深入挖掘历史,了解在历史教科书之外的这两个无名氏,了解他们不为人知的困境。”

《拉布风扇的人与妓女》入围今年的Epigram图书小说奖(Epigram Books Fiction Prize),并进入决赛。小说由Epigram Books在11月初出版,读者可在Epigram Books及纪伊国屋书店(Kinokuniya)等主要书店购买。来临的星期日(7日)上午10点30分,阿鲁佐将在作家节分享他的《拉布风扇的人与妓女》小说的创作。可透过www.singaporewritersfestival.com查阅详情。

阿鲁佐是多元艺术家,活跃于由志同道合的本地导演组成的“13 Little Pictures”,也是拉萨尔艺术学院的讲师。他的中篇小说《勿洛蓄水池》(Bedok Reservoir)曾改编成舞台作品。所导的纪录片《我要回家》(I Want To Go Home)曾入围釜山国际电影节竞赛,《我要回家》也获得影院发行商和全球策展电影流媒体服务MUBI的青睐。MUBI被形容为独立电影界的Netflix。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