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巨大舆论声 王雷:我不会退缩

王雷
王雷

字体大小:

出席作家节挨轰,谩骂声不绝,王雷叹:攻击者只看到我的坏!

本报独家报道,卖鱼哥王雷受邀出席作家节当主讲嘉宾,谈“歌台文化”,没想到消息传开如巨大震撼弹,引来轩然大波,争议声浪巨大。

不少名人作家对王雷参与“作家节”态度嗤之以鼻,直批他直播言行粗鄙不堪、身为公众人物直播上频频展示低俗错误示范、担忧这样的艺人出席作家节会“玷污清流文化”、“拉低文化层次”,“教坏青少年”,质疑“道德怎么可以无上限”......语气痛心疾首、抨击声不绝于耳,今早《早报》甚至有读者提出:“希望王雷主动退出新加坡作家节讲座”!

不过,也有不少业界人士、网友力挺王雷,认为歌台人讲歌台事无不妥,当中不乏抱持中立态度乐观其成,与王雷合作过多部电影的导演巫培双就在面簿说:“文化本身一直在变,没有必要用各自成长时候学习到对文化的定义,来批判其他人,没有大家心目中的文化素养,不代表‘没文化’,充其量只能说‘不喜欢’或‘不认同’......”他以“道德也是一把刀”形容尖刻声浪。

眼见王雷参与作家节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今天《早报》也有读者以“不文霑”黄霑引申看法:“外号‘不文霑’的黄霑也爱‘粗口成章’,对粤语词汇的粗口字眼极为考究,还琢磨出一整套‘粗口学’出版成书,王雷的成就或许不能与黄霑相提并论,但王雷也是很努力经营自己事业的人,不须对他赶尽杀绝。”

记者联系上王雷,他接受《新明》访问,语气非常无奈:“攻击我的人都只是看到我的坏!”

尽管面对四方八面的言论飞箭,他仍坚定表示,不会退出。

作家节立场不变

针对各方舆论,作家节发言人陈忠耀今午发声明。

作家节发言人声明指出:“王雷将在华语讲座 “从流行到文化:传统艺术的未来” 分享歌台经验。”立场不变。

敲逾1万户人家做善事

王雷说,外界看到的,都是对他“卖鱼哥”的直观评论:“我已说过,我有两个角色,一是直播的卖鱼哥、一是歌台的王雷,两者之间扮演的角色是完全不同的。”

“我现在受邀去作家节,主讲的是歌台文化,以‘歌台王雷’的身份去主讲,不是当什么卖鱼哥、更不是要直播带货,我在歌台坚持至今,我自问没说过粗话,顶多是双关语,双关语我确实说过。”

王雷自问登上歌台时,并没有以粗言秽语哗众取宠,“我登歌台的场数至今数不清,至少超过1万场,你们(指攻击者)可以去查,全部都有视频,我骗不了人的,你们去看,我有没有粗话连篇?”

王雷指出,外界不留情对他做出攻击,因为只看到他坏的一面。

“我好的一面你们有看到吗?我每个月都去做慈善回馈社会,是每个月啊,除了自己捐钱,我还亲自上门捐赠物资,每个月敲800多家低收入者的门,至今至少敲了1万家!”本周又将上门拜访低收入家庭。

他无意说善款数字,只是希望说出一个事实,他既取之社会、也用之社会。

“我受的教育不高,也不会讲什么好话,我没文化、没水准,但我懂回馈社会,我去帮需要帮助的人,如果这一点你们(攻击者)赢我,我就服你们。”

对于那些批评他言行举止“难登大雅”之堂的人,王雷甚至放话,如果本身能在20个月内,去敲至少1万户低收入人士的门做善事,他甘拜下风,会叫对方一声“爸爸”。

王雷做善事

会改变直播风格吗?

当作家节嘉宾引发鞭挞,与王雷的直播形象不无关系,记者问,他会否因此改变“鱼虾蟹”飞满天的直播风格?

王雷直言不是没尝试调整,他反问:我改变或没改变,厌恶我的人会和我买东西吗?

他表示,他改不改变直播风格,不是由他决定、也不是作家决定,而是由网民顾客决定,他说:“他们才是我的老板。”

他坦言当“卖鱼哥”直播前后一年“拉黑至少1万人”。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