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曼岛潜水缺氧 刘谦益惊险获救

刘谦益认为潜到一个深度,感觉自己就变成一条鱼,好轻松。
刘谦益认为潜到一个深度,感觉自己就变成一条鱼,好轻松。

字体大小:

卫生部和保健促进局星期四(18日)公布2020年全国人口健康调查,每三名国人超过一人有高血压,数目相当惊人。《联合晚报》联系上本地艺人——“令伯”刘谦益(69岁),他透露:“有轻微的高胆固醇,不过我没有高血压。”

原来他颇注重健康,1986年以电波打掉肾结石后,听从医生的建议多喝水、吃蔬果,一直坚持到现在。此外,平时除了游泳,60多岁时也开始学潜水,他不讳地说:“主要是测试我的健康,因为能潜水代表我的心脏这些器官都没问题。”

他花了好几千元买的潜水配备属于比较旧式的,将近20多公斤:“一点也不轻。走到潜水的地方,有一段距离,没体力还真的不行。”

疫情前,他到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与刁曼岛等地潜水,最惊魂的一次发生在刁曼岛,他透露被自信耽误,结果几乎无法呼吸,他说:“不可以直接从水里浮到水面,得在距离水面下的5米深度做两三分钟的安全逗留。由于每次发觉筒里所规定预留的空气在5米水深处用不完,所以那一次,我决定在水底逗留比较长的时间,过后浮到距离水面5米深度时,以为筒里剩下比规定少的空气足够让我可以安全逗留,怎知不够。我紧张起来,吸得更多,空气耗得更快,几乎没空气了,我一鼓作气往水面上冲,一出水面,体力完全耗尽,连忙做了一个割喉(潜水时不能呼吸的求救手势),同行的人连忙跳进水里把我救起来。”

他忆述这段惊魂记,还是心有余悸,他说:“潜水那么多年,有过其他害怕的时刻,例如在水里眼罩进水,把水排出去时,不小心呛到好咸的海水。但5米深处空气不够的那次经历,是最恐怖的,我太高估自己了,后来都非常谨慎。”

最深潜50米 喜欢水中舒服感

他因一次在马尔代夫学了半天的潜水留下印象,2015年圈外朋友对他说,年纪大了,不想学唱歌和跳舞,不知有什么好玩的,他灵机一动建议去学潜水,结果三人一起去学。考到初级执照后,他喜欢到刁曼岛潜水:“其中一个朋友有游艇,疫情前,我们每个月最少一次,最多三次去刁曼岛潜水。”

他说都是星期五晚上出发,享受在船上与朋友吃饭聊天的时光,星期六抵达:“这天会潜4次,三次白天,一次在晚上。然后星期天回新加坡,星期一就可以上班拍戏。”

他说靠呼吸来控制浮沉,身体在水里就是一个气囊,而潜水配备包括手中的小电脑:“让我知道已潜了多深,水温多少度,在水里能逗留多久等。”

他坦承夜间潜水,海里漆黑一片,不靠指南针和手电筒,容易迷失方向。

他说海里的世界很美很宁静,是享受潜水的一个原因:“潜到一个深度会变得很轻松,感觉自己就是一条鱼,很舒服。”

他最深潜到50米,2018年考到高级潜水执照,问他会考教练执照吗,他笑笑回应:“没想过。不会当教练,因为年纪大了,自己潜水就好。”

因疫情,久没出国潜水:“最近和朋友聊起,潜水设备太久没用会坏,我们应该会到游泳池潜水。”他不考虑新加坡的潜水地点:“因为水污浊,没有美丽的水底世界可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