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VTL开通 艺人思乡情切归心似箭

黄文鸿(右)和他的父母。
黄文鸿(右)和他的父母。

字体大小:

回家第一!UFM100.3名嘴主持黄文鸿近日将飞吉隆坡,再乘车居銮探望双亲,他疾呼:我1年多没见家人了!

新马两国启动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已久未见家人的思乡艺人迫不及待想回家,自本报率先报道,阿哥陈汉玮绕600公里回新山探亲之后,不少艺人也雀跃欲奔马国老家与亲人团聚。

黄文鸿:回家第一

名嘴黄文鸿将以航空VTL方式回家,受访时有掩不住的雀跃:“别人想旅行,我只想回家!其实我算是比较幸运的,只有1年多没见到双亲,去年中秋节是父亲生日,我很幸运还拿到假赶回居銮,在当地隔离两个星期、回来再接受隔离......”

疫情底下,与家人团聚也变得非比寻常,文鸿此趟走航空VTL回家去,抵达吉隆坡之后,与吉隆坡亲人先聚首,再乘搭顺风车到居銮探望双亲,从吉隆坡到居銮约三四个小时。

疫情前,文鸿每年除夕必赶夜车回居銮,年初与家人过节,印象中只有去年无法吃团圆饭。

听闻新马陆路VTL开通,文鸿颇替人在海外打拼的游子振奋,“陆路开通VTL,方便很多游子回家,我有个朋友,妻子回马国临盆之后,碰上疫情,至今都没见过他的小孩,一年多了,那种归心似箭的心情,能回家看看,感觉多好!”

未有新马VTL之前,文鸿已很渴望回家,为何选择近日回家,而不是圣诞节?文鸿笑说:“父母亲对圣诞无感,假期还是留给想在圣诞节拿假的同事吧。”

文鸿回家不会逗留太长时间,不想增添同事的工作负担:“一回到居銮,我还是能做广播,这也算是WFH(居家办公)。”

陈泓宇合家

陈泓宇带妻女回马探亲

近期有计划回马国的,还包括阿哥陈泓宇,他将携带妻女及女佣,一行5人回森美兰州和亚罗士打,探访双方亲人。

章政翔全家

章证翔欲春节飞马国

据悉,昨天开始的新马陆路VTL只允许马国公民、永久居民和长期证持有者入镜.

在2017年已成为新加坡公民的“才华”男星章证翔要回马国探亲,只能乘搭航空VTL。

证翔双亲都在吉隆坡,相较圣诞节,证翔更希望能在华人农历春节携妻带子女回家团圆。

他告诉记者:“疫情前,每一年春节,我在除夕一吃完团圆饭就开车上吉隆坡回家探望父母亲,去年是第一次在本地过年,因为疫情回不了家。”

证翔的女儿6岁,明年上小一,年初三就得上学,若在农历新年回家,他担心“假期不够用”。

“所以,我希望向学校提出申请‘探亲假’,若请求被校方批准,我就马上订春节回家的机票!”

问起花费,证翔坦言:“四五千元‘跑’不了!”

洪乙心

洪乙心欲明年1月回家探望父亲

洪乙心心急回家看望患有帕金森的爸爸,但考虑到下个月11日有新戏开拍,为确保剧组能顺利进行,一番纠结后决定延后至明年1月回家。

她说:“万一我出入境不小心感染了,又要隔离、又要延迟拍摄... ...我不就害了大家。”

问及父亲身体情况,乙心无奈表示,爸爸患的是帕金森症,无药根治只能依靠药物缓解症状。“这段时间他的情况直线下滑,之前他还可以出去锻炼走走,疫情暴发后又怕老人被传染,就没再让他出门了。”

洪爸爸如今在疗养院里接受专业护理,洪乙心曾对此感到愧疚:“心里一直觉得把爸爸送进‘疗养所’很不好,后来才明白他在疗养所才能接受专业的医疗护理。”

如今又有病毒变种,眼下洪乙心最大的希望就是到时疫情不会恶化,让她可以顺利探望爸爸。

刘丽芝搭最早的班机来新。(受访者提供)

工作准证到期后返马发展 刘丽芝昨搭最早班机来新

时隔1年半,“跑台歌后”刘丽芝花800元,乘搭首趟航班来狮城5天。

刘丽芝在本地发展9年,去年4月份因工作准证到期后,选择回马国,投入遗体化妆师行业。她受访时表示,新马空路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公布后,她就开始留意机票。

“很多人在抢,系统也出问题,我花了大约2天才顺利完成所有程序。飞狮城的前一晚,因太兴奋失眠。”

她表示,机票价格约1200令吉(约400元),前后4次检测,费用也要400元。“我搭最早的班机,上午11时许就抵达。”

由于疫情的关系,加上日常较忙,刘丽芝来新加坡后,只能和几位较为熟悉的朋友短暂相聚。

“我把照片发到网上后,确实有收到很多人私讯我,但实在抽不出时间。”

刘丽芝说,她最想念的就是歌台,尤其是农历七月时,看到其他人都登台表演,她却只能担任观众,内心难免会失落。

更多时间陪家人

重返马国发展,刘丽芝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让她有不同的收获。她说,以前即使在本地,她每隔数个月都会回去马国,如今也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我今年都在吉隆坡,但却因疫情不能跨州,只能独自过新年,这也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二次独自过年,感觉非常不好受,毕竟老家的车程也只有约两小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