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导演竞技真人秀 解构电影诞生 一窥导演挑战

订户
1) 爱奇艺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电影》由舒淇(左起)、刘震云、陈凯歌和陈思诚以“绿灯会成员”的身份加盟。(爱奇艺提供)
2) 香港名导关锦鹏谦虚地说,希望能跟参与《导演请指教》的导演互相指教。(互联网)
3) 名主持蔡康永(右)在《导演请指教》中的首轮短片里融入大量京剧元素。(互联网)
1) 爱奇艺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电影》由舒淇(左起)、刘震云、陈凯歌和陈思诚以“绿灯会成员”的身份加盟。(爱奇艺提供) 2) 香港名导关锦鹏谦虚地说,希望能跟参与《导演请指教》的导演互相指教。(互联网) 3) 名主持蔡康永(右)在《导演请指教》中的首轮短片里融入大量京剧元素。(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中国大陆演员竞技类真人秀红了四年后,今年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把镜头转向幕后,分别推出导演竞技真人秀《导演请指教》《开拍吧电影》,节目带观众一窥新人及青年导演筹划、拍摄及打磨作品的流程,以及导演所面对的挑战与难点。《联合早报》请节目鉴影组成员、名导演和名演员分享对节目的看法和期许。

中国大陆各大影视平台过去四年聚焦演员竞技类真人秀,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爱奇艺《演员的品格》和优酷《演技派》等正视了实力演员没资源没戏拍的残酷生存状况,潜移默化带动了大陆影视行业的变革。今年腾讯视频和爱奇艺镜头转向幕后,分别推出《导演请指教》《开拍吧电影》,同样是竞技类真人秀,不过此次锁定的是新人及青年导演,通过节目透视导演筹划、拍摄及打磨作品的流程,让观众一窥导演所面对的挑战与难点,同时为他们创造工作和机遇。

腾讯视频推出的《导演请指教》(简称《请指教》)上个月初首播,由香港导演王晶、卖座电影《你好,李焕英》《唐人街探案》的制片人陈祉希、著名制片人方励及郝蕾组成制片人团队,16位导演在实力演员的助力下共同创作影视作品,角逐“年度最具价值导演”荣誉;除了四位制片人,节目还邀请50位专业影评人组成鉴影组,200名公众组成大众观影组。前两期节目,导演、制片人团队、影评人与公众的四方对话产生激烈的观点碰撞,引起许多争议。不过,随着节目的播出,大众视野和舆论渐渐回归到导演的创作上。

中国资深媒体人、专业影评人唐大远认为《导演请指教》的用意之一是希望年轻人能了解电影。(受访者提供)

中国大陆资深媒体人、专业影评人唐大远是《请指教》的鉴影组成员之一,在他看来,节目有两层用意,第一层是希望年轻人了解电影,再来是帮助一些导演圆梦。

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参与节目的导演主要分几种,像宁元元和王文也是新导演,如曾赠、德格娜等新晋导演曾在评奖崭露头角,其他包括金马影帝吴镇宇、知名主持人蔡康等则由幕前跨界。按照大陆业内传统的爬升路径,他指一般新导演在独当一面前须要跟组、累积经验及自我提升,“这不是绝对,但十年之内可能也无法完成一个长篇(电影),所以他们希望能找到实现自我突破的快车道。”

《请指教》《开拍吧电影》(简称《开拍吧》)便是新导演上快车道的方式之一。

新晋导演德格娜曾在多个评奖崭露头角。(互联网)

爱奇艺出品的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邀请著名导演陈凯歌、金马影后舒淇、大陆导演陈思诚和名作家刘震云坐镇,节目为六位新锐青年导演提供展示才华的平台,据悉将于本月首播。

虽然是性质相同的节目,但唐大远认为《请指教》《开拍吧》不存在硬性竞争关系,更多的是差异化发展,期待看到两档节目同时播出的局面。就像近年几档演员竞技类节目接连推出形成一个舆论场,让有演技却没有作品资源的演员“集中被看到”,他说:“这种节目同时上的越多越密集,对于舆论场形成就越有利。”

值得一提的是,顶着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光环的香港名导关锦鹏走下“神坛”参加《请指教》,在节目中改编自己的经典作《胭脂扣》。他谦虚地说,过去几年担任一些电影节的评审,看到了很多年轻导演的优秀作品,希望在节目中能跟新导演有“碰撞”,“不光是我指教他们,我也希望得到他们的指教。”

影评人:最挑战文本功力

16位导演在《请指教》中的创作周期非常短,每一轮的短片由拍摄到完成仅一周多,导演协调拍摄工作须对接的工作人员达上百人,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

唐大远说,节目带出的导演难点包括文本功力、影像架构能力及成本管控;当中,最核心的难点是文本,也就是圈外人所理解的剧本。

他指出,文本会随着拍摄阶段及进度多次反复修改调整,由于必须贯穿始终,导演很难假手于人,“演员进组后可能要改文本,总不能因为见不到编剧就不拍了。稍微改动剧本和剧本组织的能力不是谁都有的。”他相信在节目中走到最后脱颖而出的,一定是文本功力好及文学功底扎实的导演。

影帝吴镇宇(左)在《导演请指教》首轮中改编的台剧《想见你》由薛凯琪(右)助演。(互联网)

所谓影像架构能力,指的是脑海里清楚对于每个画面的构建呈现;至于成本把控的难题则发生在吴镇宇身上,他在拍摄第一轮短片时作品超支,最后自费完成拍摄。

名导:期待思想光亮

执导作品包括《霸王别姬》《梅兰芳》等经典电影的大陆名导演陈凯歌,接受本报访问谈及《开拍吧》所带出的导演“症结”时指出,电影叙事不够清晰是很多导演的弱项。

他说,这些年跟年轻导演合作都会反复提出这个问题,喊话年轻导演应该重视电影叙事的基本功,“部分人会觉得把故事讲清楚太容易了,或把故事讲清楚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观念、想象和我所要传达的意念。但不管你想传达什么,都要把故事讲清楚……连故事都不能说清楚,怎么跟观众沟通?”

有的人将导演视为终身职业,但陈凯歌直言能走到底的却不多,背后原因因人而异,但终归个人能力及思想这两件事。针对后者,他解释:“‘思想’是我们今天特别忽视的一个词。说你到电影中寻找思想,那简直是开玩笑,是吧?但我们又不能忘了一件事,正是思想推动改变了世界,同样也是思想推动改变了电影。”

陈凯歌认为,不管是年轻或有经验的导演,都不应该忘记思想的力量最大,期待电影都能有“一点思想光亮的绽放”。

大陆女艺人韩雪跨界幕后执导筒,参加《导演请指教》。(互联网)

演员执导筒的利与弊

《请指教》有吴镇宇、包贝尔和韩雪等,《开拍吧》有王珞丹,演员跨界幕后是否利大于弊?

惠英红接受本报访问时说,演员知道戏应该怎么演,因此在当导演处理剧本时,会比没有演过戏及走过位的导演更占优势。

唐大远也指出,演员执导筒的优势包括业内人脉和创作经验,以导演身份“管理”其他演员更是驾轻就熟,传达上不会有任何障碍。

不过,他说,一部电影从文本、导演、表演到最终的视听语言呈现,每一度创作过程是一次次的批判、颠覆和呈现,演员当导演,往往会将创作和表演表达二合为一,以致于作品中的传递和表达较为主观,风格过分统一或偏模式化,有的演员甚至觉得自己出演可能更痛快。像吴镇宇演技实力毋庸置疑,但他在执导拍片时经常是处于焦虑的状态。

“如果导演的文本功力或影像能力非常强,他的创作会非常顺。如果他的表演能力非常强,不见得会非常顺,毕竟电影是一个综合艺术,须要多维度的创作,表演只是一方面。”

名演与新导合作看重什么

以助演身份参加《请指教》的香港影后惠英红特别喜欢跟新导演合作,在《请指教》中参演新手导演宁元元的短片。

影后惠英红(左)参演新人导演宁元元改编自《西游记》的短片《五行书院》。(互联网)

对于这位新导演的评价,惠英红指宁元元凡事会先安排好,不慌不乱,“我觉得这种导演很稳重,往后这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还挺喜欢她的。”

实际上,除了《请指教》,惠英红向来愿意接演新导演的作品,她说,能理解新导演资源有限,若所有演员都用本身身价接演全部作品,基本上新导演应该没有机会开戏。

至今惠英红仍感恩自己还是新人时,遇到了愿意给她机会的老前辈,如今她也愿意给予新导演机会,希望这能在行业中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她还指出,新导演往往比较年轻,看世界可能有不同的角度,她希望通过跟他们的合作与时并进,或许过程中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和进步。

至于跟新导演合作前会有何考量?她提及初次见面的感觉及剧本,“如果他真的爱电影,真想做一番事业,他呈现出的信心会不一样。有一些可能是希望抓住机会,随便拍一拍赚钱,那我没有必要陪着他们一起走。”

此次惠英红参加节目,是否有激起她执导筒的冲动?

她直言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自己过去曾从事导演以外的其他幕后工作:“我还是觉得最没有压力的是演员吧。不过我也很善变,我不知道明后年的想法会不会有所改变,但现阶段还是喜欢当演员。”

舒淇与青年导演合作之前,看重的是对方的热情、拍戏初衷与叙事视角。

她接受本报访问提及今年10月拍摄由大陆青年导演陈仕忠执导的电影《寻她》,透露第一次看剧本后没有想要接演的兴奋感,婉拒了演出。

她说:“这个剧本没有不好,特别好,是他自己写的。可是故事对现在的我来讲,会觉得比较旧,虽然写得特别好,架构也特别完整,就觉得我去演好像应该就这个样子吧。”

后来制片让舒淇看了这位导演拿去参赛的五分钟短片,她被导演的个人风格打动,于是重拾剧本。舒淇一针见血地说,其实所有故事来来去去不是悬疑片就是爱情片、文艺片等,作为导演要如何去炒这一盘菜特别重要,“我看到短片时发现有不一样,有新的视角去看一个我觉得比较沉闷的故事,所以我会特别想要参与演出。”

她在参与《开拍吧》后有感身为前辈更须要去支持这些青年导演,因为有的新导演很有才华,却因为是新人而找不到投资方或演员。

舒淇说,若遇到有热情和创意的新导演会愿意合作,无论是参演作品或是从事幕后工作都可以,“譬如说《开拍吧》这六位导演,我都很想拍他们的戏,如果他们找我的话!”

让年轻人和电影产生关系

目前大陆电影的发展非常红火,不过唐大远说,大陆电影近十年遇到了一些问题,包括大众并没有养成观影的习惯。

他指出:“大陆市场非常大,总票房不少,问题在于总观影人次占比不高。大陆14亿人口,按照比例,进戏院看电影的人不是很多,包括《长津湖》《你好,李焕英》虽然是全球票房冠军,但大部分人不是在戏院看的。”他认为,当下必须解决的问题是让电影创作更活跃,让电影人有工开,同时让公众养成走进戏院的观影习惯。

虽然短期内难以评估《请指教》推动大陆电影的效果,但他认为节目已经成功“让年轻人和电影产生关系”。他解释,许多年轻人或许不看电影,但平时有观看综艺节目的习惯,相信部分观众在看《请指教》时会开始关注认真创作的电影人及优秀的电影作品。他也乐见节目带动网络舆情,因为这高度还原一部电影播出之后的状态:“大家看完电影离场后,有这种讨论和输出观点的冲动,这就是电影的魅力。”

《请指教》在豆瓣评分4.1,唐大远觉得评分不在及格线上有许多原因,但无可否认的是,这档综艺让“电影”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哪怕是网民一句点评,我觉得都是对大陆电影的贡献。站在这个高度,这档节目评分多高多低,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帮到大陆电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