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住老人院或乐龄区 郑惠玉陈丽贞约好老来相伴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前天傍晚到本地新剧《你也可以是天使4》(简称《天使》)的拍摄现场探班。本季的故事主轴之一是乐龄话题,记者在片场问郑惠玉,是否想象过乐龄生活,她说,曾跟陈丽贞聊过,以后要住在同一家老人院或同个乐龄区,陪伴彼此,一起活动。

她笑着补充:“但可能不要住在一起(指同一间房),可能合不来,老了一定有自己的pattern(行为)!住在同一区,保留自己的空间,但出来一起活动。”她觉得时代不同了,为人父母迈入乐龄后也想要有自己的生活和空间,依靠孩子也非必然了。

剧中,郑惠玉在结合疗养院与乐龄日间护理中心的“静好之家”担任助理护理主任,与不少前辈艺人如朱厚任、张为对戏,合作过程有趣,“他们的人生历练多,他们在片场分享人生理念、看待事情的方式,跟他们学到蛮多东西的。戏里戏外的抬杠内容也是很好笑的。”

在疫情下拍戏,演员入镜时脱掉口罩,导演喊卡就戴回,反反复复,她说,妆容会花掉,头发也乱七八糟的,拍摄过程不易,较轻松的部分在于,主场景“静好之家”在室内,室外也有遮盖,拍摄环境相当舒适。

最近有不少艺人走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出国旅行,她打算出国吗?郑惠玉打趣说:“太羡慕他们了,我不想跟他们交朋友了!我不可以去,现在不确定局势如何,如果去,想跟孩子一起去,但他们得上学,不可以丢下他们。如果有事,在国外‘卡’一个月,谁(照)看他们呢?”

向云:母子对戏好玩

向云是第一、二季《天使》班底,因在中国拍摄《小娘惹》而缺席上一季。她告诉记者:“我终于归队了!很开心!很喜欢《天使》这部剧,自己中四毕业后,曾用不及格的英语成绩申请当护士,结果被淘汰。这个系列让我学习到救护工作,是人生很大的收获。”

儿子陈熙也是《天使4》的演员之一,母子俩目前只有两场对手戏。分享跟儿子对戏的心情,向云说:“跟儿子对戏很好玩。我看着儿子入行到现在的蜕变,现在的他是很成熟的男人,进来的时候很像小男生,一起演戏,觉得他各方面进步了。”

陈熙去年演了三部英语剧,相隔一年回归华语剧,在《天使》扮演菜鸟护士。他分享说,拍替人打针的戏会令他有压力,因他中二的时候眼睛受严重感染,之后左眼视力欠佳,拍打针戏很难快而准。他因当年的眼伤接触不少医疗人员,见证护士的耐心与伟大。

“三弯”演帕金森病患 郭亮喊累

郭亮的角色是黑社会老大,却患上帕金森病。他告诉记者,演帕金森病患考验体力,“装病”不易,须要在肢体曲线上演出“三弯”——腰弯、腿弯和背弯。

郭亮说:“从头到尾都在演病人。我拍过这么多戏,这部在体力方面最累,很多人不理解,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郭亮近日入组另一部新剧,不得不把为《天使》留的五个月“很丑的八字胡”剃掉。他指自己留胡子不好看,很邋遢,剃须前出席活动时,极可能被同场人士误会是“不修边幅的艺人”。

看他人婚讯 洪凌心痒想婚

洪凌是《天使》系列的新面孔,但原来她并非那么“新”。洪凌受访时说,在《天使》首季当过护士临演,在郑惠玉背后当活布景,走来又走去,“拍戏时看到特约演员,会想起以前的自己。当时,走位、找镜头、找灯光我都完全不懂,每次都会被导演骂,因为不是挡住演员就是走错地方。”

问起是否有旅行的计划,洪凌坦言心痒痒,但顾虑很多,担心在国外生病等。另一件令她心痒痒的事是结婚。她笑说:“看到这么多艺人的婚讯,心里面还是有点痒痒的。我是有一些幻想的,但我们(与男友张钧淯)有我们的计划,所以真的没这么快。”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