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星难忘的团圆饭 王冠逸视讯“解馋”

谈心中难忘的团圆饭,经常为拍戏飞来飞去的王冠逸有感而发。(取自网络)
谈心中难忘的团圆饭,经常为拍戏飞来飞去的王冠逸有感而发。(取自网络)

字体大小:

众星拍《团圆饭》谈心中难忘的团圆饭,去年在海口拍戏的王冠逸手上一杯拿铁、一块蛋糕,与家人视讯过年。《团》片导演王国燊、投资人兼演员李国煌、主角王冠逸、向云、郭亮、朱厚任、朱哲伟、黄晶玲、网红DAS等,昨午(1月18日)应《团圆饭》在滨海湾金沙酒店会议厅举办记者招待会。

王冠逸:独自喝拿铁吃蛋糕度过

问起“团圆饭”,经常为拍戏飞来飞去的王冠逸有感而发:“去年大年除夕在海口,我与家人视讯见面,见到家人年夜饭吃得非常丰盛,我则是拿铁加蛋糕,虽只有短短10分钟,但印象深刻(孤零零会否觉得很心酸?)不会,我已经接受了。”

导演王国燊:拿了红包玩三支公

“团圆饭是吃一顿少一顿的!”导演王国燊忆述六七岁时,在除夕夜,拿了红包之后赌博:“我们玩三支公,堂哥想‘骗’走我的钱,没想到我一学就上手,结果钱全部给我赢光,我10岁时已会打麻将!”

郭亮:上海30多亲人共聚

对上海籍贯的郭亮而言,家乡团圆饭气氛浓郁,“爷爷奶奶有7个子女,有一年全员到齐,其中从新疆到上海的还得坐10天10夜火车,30多人一起吃,那一年超开心!”

说起上海年夜菜,郭亮眼神闪着光:“我那个年代的上海人,吃团圆饭是很有程序的,第一道必定是凉菜,像皮蛋烧鸭花生等等,第二轮是热炒,炒肉片,最后是全鸡汤里有蛋饺,还有甜点是酒酿桂花丸子汤。”

郭亮除夕忙贺年节目,疫情前会在大年初一回上海:“像‘包’机,机上空荡荡,现在说起来感觉很虚幻......”

李国煌:怀念蔡厝港过年氛围

李国煌表示:“以前住在蔡厝港,亲朋戚友住附近,什么时候开始流行餐馆吃团圆饭我们都不知道,以前都是在家里吃的,有时不是食物的问题,是亲人拿着砧板在那里‘剁剁剁’,起炒锅‘锵锵锵,是那种氛围感......当然,上桌才两只鸡是不够的,小孩、甚至大人之间都想着把鸡腿‘抢’过来给孩子吃......”形容得画面感十足。

说到包红包,国煌说:“除了亲人,员工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怕多给,只要对方能回馈公司(最大的红包给多少?)怎么可以讲!总之他们拿到我的红包会很开心!”

问起红包数字,他想了想:“合起来要5位数。”

朱厚任:难过家禽变桌上肉

朱厚任笑说:“记得我爸爸在团圆饭砍鸡,上桌时发现鸡肉全部‘粘’在一起,也试过见团圆饭吃的鸡肉,是家中饲养的鸡,怎么也吃不下去......” 

忆述爱儿叛逆期 向云难过哭泣

提起团圆饭,向云透露:“童年的团圆饭最难忘,因为只有过年过节才有鸡鸭鱼虾肉吃,祖母在世时,过年很讲究仪式,上桌前先拜拜,我们一家兄弟姐妹八人一起吃团圆饭。”

她叹:“年轻一辈不把吃团圆饭当一回事,价值观已经有点改变了,希望电影能唤醒大家重视团圆饭。”

国煌接腔:“有些年轻人坐下来吃团圆饭,态度是‘来,给你半个钟头’,我就跟向云说,今年她多了一个人(陈一心男友崇喆)吃团圆饭......”逗得向云笑不拢口。

在《团》中,向云与王冠逸饰演一对母子,她饰演一名妈妈桑,因彼此有心结无法好好相处,向云现实中可有碰过儿子陈熙忤逆时?

“陈熙向来是很乖巧的小孩,小时候会吱吱喳喳拉着我,但上了中一至中三,正处于青春期,个性忽然变了,开始不跟我说话,记得一次,我去接他,一上车就脸臭臭,当时我还哭了,你怎么这样啊?”

但一步入高中,陈熙又恢复向云熟悉的“乖儿子”本性,跟妈妈很亲,令她释怀不少。

朱咪咪抱紧网红NG14次

华语说得溜的DAS幼稚园时就开始学说华语,拍《团圆饭》与朱咪咪有“亲密戏”。

两人躲在桌子下,桌外是两帮人马殴斗,DAS对咪咪姐说“报警吧”,岂料咪咪姐居然听成“抱紧”,立即紧紧抱住他。

那场戏NG了14次,DAS说:“咪咪姐说地上坐到她屁股麻痹。”

黄晶玲饰演向云的“少女时代”,拍一场打孩子的戏时,她自打大腿,大概过于投入,居然将大腿打到淤青,“导演心疼问候我......”

此话一说,国煌立即酸溜溜:“天下的导演都是一样的......”

饰演朱厚任“小鲜肉”时期的朱哲伟则透露,由于模样过于凶神恶煞,“小男孩见到我一直哭!”

《团圆饭》已订于本月20日上桌,31日马国放映。

众星拍《团圆饭》谈心中难忘的团圆饭。(取自网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