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剧《快跑吧,丽娇!》将杀青 金梦阳子对着四壁过年

字体大小:

本地电视剧《快跑吧,丽娇!》倒数杀青中,三名在戏里同名不同命的“丽娇”黄思恬,金梦阳子和吴俐璇昨天(1月19日)在圣淘沙丹戎海滩拍戏,《联合早报》记者到现场探班,与三位“丽娇”聊一聊。

黄思恬(左起),金梦阳子和吴俐璇首次合作,三人相当合拍。(谢智扬摄)

来自中国的金梦阳子将在剧集杀青后,于本月25日飞回北京。考虑到当地“14+7”的防疫隔离措施,这意味着金梦阳子回到中国后,将在隔离中过年。她说:“我不敢想是怎样的画面。酒店没有办法选择,因为是随机分配的,我不敢抱任何期望,就是听天由命!”

《快跑吧,丽娇!》监制与本地凯渥经纪人曾提议她在新加坡多留几天,并到他们家里过年,但金梦阳子心想,疫情没得预料,无法控制,先回中国完成隔离,以免影响其他工作进度。

将在酒店房里面对四面墙的她,计划如何过年呢?她笑说:“我应该会‘骚扰’很多人吧!(如果他们没空、忙着团圆吃年菜呢?)我不信他们会这么残忍。不然我就练习正念,或看看书、看剧看电影。”

金梦阳子去年11月进组,在新加坡待了近四个月。她觉得,新加坡拍摄环境舒适,空气好,亦更能专注。中国剧组往往动辄上百人,人声多,干扰相对地多,“导演喊‘action’后,不可能所有人一定保持安静,总会有人掉手机等,影响演员发挥。在新加坡拍戏能更专注,更加无忧无虑一些。”

她也“领教”新加坡式语言,对“sian(乏味)”“kiasu(怕输)”印象深刻,笑说:“我每天都会被剧组逗笑,这些音很好玩,很新鲜,我也喜欢模仿。”

三位“丽娇”赤脚在海滩上奔跑。(谢智扬摄)

吴俐璇留在本地过年

剧集杀青后,吴俐璇先不回吉隆坡,首次在新加坡过年。吴俐璇去年底来新拍《快跑吧,丽娇!》,母亲陪同前来,顺道看看嫁来本地八年的小女儿与一岁的孙子。吴俐璇笑说,完成拍摄工作后,她计划跟妹妹一起制作黄梨挞,“突然很想吃黄梨挞,所以就跟妹妹说,不如一起做!”

剧中的吴俐璇与张耀栋谈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了“小三”。她与张耀栋首次合作,但已认识六年左右。她说,跟朋友演情侣更难,“第一天拍小两口甜蜜蜜、手牵手,帮忙系鞋带、亲脸颊的戏,我们演得‘很器械感’,导演在旁干笑。还有一次要演得很甜蜜,互相喂食,演完那场戏后,导演说‘我不知道我刚才拍了什么’,哈哈,我们则讲‘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演了什么’。”所幸越拍越入佳境。

黄思恬:朱哲伟的角色不渣

黄思恬在剧中被诊断患上肺腺癌后,朱哲伟所饰演的男友因此离开她,迅速交往新女友,职场上的位置也遭密谋取代。记者指出,朱哲伟似乎演的是“渣男”,但黄思恬认为,此剧没有反派,朱哲伟的角色也不是坏,“这是很人性化的事。要陪一个人走过这段(生病的)路是不容易的。当你不是很确定对方是不是可以一起白头到老的人,在交往的过程中,其中一方得了绝症,如果没信心陪他渡过很艰难的阶段,就不要加重对方的负担。这个剧本很好,把人性面貌、生活中会发生的事呈现出来。”

《快跑吧,丽娇!》聚焦三个女生的励志故事,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女性题材剧。黄思恬觉得,本地女生当自强,能有共鸣,“她们遇到很多问题时,会自己承担,比如我的角色,总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感受,不用任何人帮我、可怜我,直到什么都没有后,才接受失去,懂得放手,懂得接受别人对自己的关心和爱,重新找到人生的意义。”至于跟角色的相似点,黄思恬说,她经常对父母报喜不报忧的,父母很了解女儿,不会“逼供”。

黄思恬拍完《快跑吧,丽娇!》后,先投入新年相关节目的彩排,之后过节休息,4月进新剧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