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早报喜2022

3艺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字体大小:

2022虎年开春,三位本地艺人决定踏出舒适圈,深入虎穴,接受新挑战,即使心里几分忐忑,还是决定勇往直前。

黄思恬想挑战反派

过去两年主演电视剧《人心鉴定师》《味之道》和《我的女侠罗明依》的黄思恬,被观众批评演来演去都是同一类型的角色,离不开“大咧咧”“善良”或“有正义感”的正派,她坦言自己有同感,但身为电视台全职演员,无法挑选剧本。

黄思恬直言:“有时候会拍到很没有热情,少了激情,因为重复做一样的事。一部接着一部拍,没有休息时间,会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创意(演出)。我觉得演员都会遇到类似瓶颈,需要休息和沉淀后重新出发。”

她希望在虎年接到不同种类的角色,“可以是反派,身体或精神有缺陷的角色,这些听起来挑战就很大……然后,可以接触到不同类型的表演方式,这些可以让一个演员成长。无论做得好不好,往新方向探索的话,就可以学到新的东西。”

反派有很多种,希望演哪一种?黄思恬思索片刻,举例2013年中国古装剧《兰陵王》女演员毛林林扮演的冯小怜(郑儿),“这个角色演起来就挺爽的,她到最后都不觉得自己错了。有些坏人永远不觉得自己是坏人,会觉得是被别人辜负了,你给我什么,我就还给你什么。当然郑儿背后有一段可怜的故事,她爱的人不爱她,黑化到最后,依然不道歉,不低头。”

黄思恬认为这类反派角色演起来一定很有趣,但在本地剧里少有。她透露在近日杀青的新剧《快跑吧,丽娇!》,剧中角色的心路变化是新尝试。该剧4月播出时,观众可评估她的表现。

工作以外的虎年愿望,黄思恬最想出国旅行,地点不挑,“听起来好像很笼统,但真的希望世界可以好起来,疫情的这两年有太多事情发生了,比如亲人过世见不到……希望那些跟亲人分开的人,可以早日团圆。”

李腾借NFT反霸凌

网络世界的独特代币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正火热,周杰伦的潮牌Phantaci最近推出NFT限量小熊,一万份的作品首发立即售罄,李腾当时没抢到,后来在二手市场购得。这个经验激起李腾对NFT的好奇,于是找朋友询问,进一步了解后,他今年将与潮牌合作,推出NFT潮品。

李腾说:“我先自学,从基本入门知识开始,当然要掏钱买一些虚拟货币,实际进行一些NFT交易,吸取实践的经验。但技术这方面我还是欠缺,要找专业团队来做。”

这次与潮牌合作,不是只从商业角度出发,李腾更想透过产品传递反霸凌信息。他说:“过去一年看到一些新闻,发现网络霸凌问题很严重,一些小朋友更因此想不开。我自己做直播时也遇过出言不逊的网民,还有之前发生事情(指太太不幸流产),被网民冷嘲热讽。”

李腾有感而发说:“这些网民留言充满毒性,这些人在现实生活中不会这样说话,但躲在键盘背后,是不是就能随意伤害他人?就能不负责任?我希望提高公众对网络霸凌的意识。”

李腾是本地潮牌Hardy Hardy的大使,自己也有潮牌生意,他认为经营潮牌要对准流行趋势,甚至要走在前面,所以决定趁着NFT正热,进军市场。不过自认比较传统的他,会结合虚拟和实体,将NFT和实体的潮玩做搭配。

李腾说:“NFT引起很多新生代的兴趣,透过NFT,我可以接触更年轻的顾客群,向他们推广我的理念。”

孙英豪奋勇单飞

本地歌手孙英豪2020年参加中国男团选秀节目《少年之名》,虽然最终没能进入总决赛,但吸取许多宝贵经验。他之后还通过《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的试镜,可惜因为签证问题,放弃参赛回新。

去年虽然无法到中国参赛,孙英豪仍过得非常忙碌,他鼓起很大的勇气准备发个人单曲,“一直觉得自己比较适合组团,我早期参加韩团选秀,后来跟好友张旻华以二人组合参加《The Voice决战好声》,参加《少年之名》也是团体形式,我觉得在一个团里面,大家可以互补和互相依靠,也不那么孤单,我不够自信独自面对一切。”

但《少年之名》之后,孙英豪觉得自己成长许多,朋友也说他有这么多参赛经验,却没有自己的作品很可惜。孙英豪决定发行单曲,挑战自己创作词曲,“这首舞曲取名《Vampire重生》,就像吸血鬼只在夜晚醒来,目的明确,就是要吸血,我要说的是,我在对的时间点出发,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会坚持对表演的热忱。”

孙英豪去年3月开始筹备这首单曲,并邀请韩国舞者一起编舞,他雄心勃勃找了六名舞者伴舞,拍摄MV时,还设计了七个造型。孙英豪为这支单曲投下近5万元的储蓄,主要花在制作,邀请韩国舞者以及MV场景租费,好友张旻华的影像制作公司免费力挺拍摄MV,舞者、化妆师及发型师也不收钱。孙英豪说:“大家这么支持我,信任我,我担心如果作品反应不好,辜负了他们。”

歌曲预计2月底发行,孙英豪说:“听了完成品,我很感动,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我做到了。我因此更有自信,也更开朗,真的要做的事情,就会努力去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