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艺人当脚踏车族 健身环保接近大自然

郑惠玉表示脚踏车就像代步工具,可以随心所欲地穿街走巷。(图 / 艺人IG)
郑惠玉表示脚踏车就像代步工具,可以随心所欲地穿街走巷。(图 / 艺人IG)

字体大小:

疫情虽然暂缓,不少人也回公司上班,但国人勤于运动的热度不减,路上的脚踏车骑士依然多。本地艺人也不例外,郑惠玉、洪慧芳、鐘琴、陈汉玮、吉娜等仍抽空骑着脚踏车穿街走巷。

《新明日报》访问“阿姐”郑惠玉、洪慧芳、锺琴和吉娜,发现她们除了健身之外,也觉得骑脚踏车可以接触大自然,感受鸟语花香,甚至可以环保。

郑惠玉骑出“狮头图”

郑惠玉坦言最近因为工作忙很少骑脚踏车,最近一次是在前几天。

她说,从小就学会骑脚踏车,只是在疫情阻断期间,因为工作量不是太多,觉得应该开始锻炼身体和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于是开始喜欢步行、远足和骑脚踏车。

郑惠玉表示脚踏车就像代步工具,可以很随性、随心所欲地穿街走巷,到处去探索、逛逛,甚至可以寻找美食之地去尝美食,拍拍美景,同时可以环保,减少碳排放量。

她认为和亲友一起骑脚踏车,也是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

郑惠玉最常到住家附近的“绿色走廊”骑脚踏车,她说那里就像是骑脚踏车的高速公路,没有红绿灯,两旁都是树林,挺原始的。

去年,郑惠玉曾挑战骑6小时,在新加坡地图上画出“狮子头”。

问她接下来还想挑战什么?她说:“嗯,等下半年,或许挑战另一个图案,不过,让我再锻炼一下耐力。”

鐘琴经常和老公一起很随性地沿着公园连道骑脚踏车。(图 / 艺人IG)

鐘琴有老公相伴

鐘琴也是在阻断措施期间培养起骑脚踏车的兴趣,也热爱跑步的她在受访时说,骑脚踏车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去很远的地方,至少20公里以上,跑步顶多是21公里。

鐘琴说,她经常和老公一起很随性地沿着公园连道(PCN)骑脚踏车。

“曾经从东海岸骑到樟宜尾,也曾从锦茂到小桂林,大概50多公里吧!”

鐘琴也说,她喜欢选择在清晨或烈日当空的时候骑脚踏车,但绝对不会在晚上,因为路暗怕跌倒,她也不在公路上骑车。

洪慧芳为了健康骑车

洪慧芳说,骑脚踏车是为了健身,让自己保持健康。

“我曾有三高问题,为了降低三高的指数,这些年来都很积极运动,而最常做的运动就是晚饭后到住家附近快步走,每周至少两三次,每次走约7至8公里。”

骑脚踏车则是疫情期间进入高警戒解封第三阶段时,慧芳在弟弟洪伟文建议下开始结伴骑脚踏车,偶尔也和老公一起骑。”

洪慧芳说骑脚踏车是为了健身。(图 / 艺人IG)
陈汉玮:“骑脚踏车能放松心情。”(图 / 艺人IG)

陈汉玮设计脚踏车

爱上骑脚踏车的陈汉玮曾在接受本地媒体访问时说:“再怎么忙,也不要找借口!”

他认为多运动多晒太阳,能给人带来正能量,他说:“骑脚踏车能放松心情,自由自在地在海边享受”,而他也常从东部骑到市中心,沿途拍摄美丽的风景分享到社交媒体。

此外,陈汉玮月前也在社交媒体分享了一段亲自设计新购的脚踏车的过程。

吉娜克服阴影

本地歌手兼演员吉娜是在友人李偲菘、林倛玉等建议下重新爱上骑脚踏车。

她受访时说,自己和李偲菘、林倛玉等经常小聚,他们疫情期间常约一起骑脚踏车,于是也顺带叫她,“在这之前,我最后一次骑脚踏车是在12岁,那时候曾经撞到人而有阴影,但他们不断‘怂恿’我,就这样加入他们。”

吉娜说骑车可以锻炼身子,她自称是个“很吵”的骑士,“因为我害怕跌倒或撞到人,尤其在窄小的脚车道,所以我边骑会边发出声音,搞到常骑在我前面的林倛玉觉得很吵。”

本地艺人林明伦、陈之财和赵彩聆也爱上骑脚踏车,经常在社交媒体分享他们的骑车乐,不过,赵彩聆最近骑车时不慎与其他骑士相撞而伤了锁骨,下个月需要动手术。

吉娜重新爱上骑脚踏车。图 / 艺人IG)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