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叛逆少年时 瑞恩华文考F9

瑞恩觉得拍《年书》让她感觉像是再当新人。(取自网络)
瑞恩觉得拍《年书》让她感觉像是再当新人。(取自网络)

字体大小:

去年底悄悄接演一部微电影,阿姐瑞恩接受《新明日报》访问,忆述少时叛逆,华文考F9 !

难得受访的瑞恩告诉记者:“那是上天的黑色幽默:我的高中华文试卷考F9,为了进大学重考得C6,以为从此无需碰华文,最后竟演了20年华语电视剧!”

提到微电影缘起,瑞恩说,与人在国外的监制陈哲艺透过电话和简信沟通,决定接演。和许久未合作的陈邦鋆一起完成了这部《年书》,讲的是一对在母校久别重逢的男女追忆已逝青春。

“当哲艺说拍这部微电影是想鼓励年轻人学习华语,我觉得是我的荣幸,如果用我的‘破华语’可以演8频道的戏,学生们一定也可以!”

学生时代的瑞恩,是怎样的?“比较叛逆,父母离婚,我充满愤怒。不过读书成绩ok啦,除了中文之外。”对校园生活记得最清楚的,是在莱初的日子。

“我是从新加坡女子中学升上初院,我那班都不是来自莱佛士书院或莱佛士女校,成绩没他们那么好,被看作是边缘人。”

拍微电影 感觉像再当新人

演了20年的戏,瑞恩觉得拍《年书》让她感觉像是再当新人。“开拍前,导演顾加民发现我跟邦鋆放不下对镜头的惯性自觉,作为公众人物,这种‘意识’其实是防卫机制,我们总会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

在聊戏的时候,瑞恩谈起过去两年的生活,包括她的猫去世、父亲心脏病发、出来经营自己的事业,曾情绪溃堤,哭了。

微电影演绎孕妇,瑞恩演过,不算太有难度,记者问,演戏到了后期应该越来越少人敢给她提意见吧?毕竟,她是瑞恩。

“是。对我来讲,不是好事。有些导演可能觉得讲了会得罪我。我是一个演员,这跟我是谁没有关系!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要进步……”演戏虽是瑞恩的最爱,但曾经有段时间她感觉演戏比较像chore(乏味的例行工作),更像是习惯。

去年离开经纪公司,瑞恩曾有不安。“面对未知数,我很怕。对于经营自己,我什么都不会。开始的时候非常抗拒、忐忑,不过越做越习惯。我就从错误中学习咯。”

开通IG把自己摊开在大众眼前,感觉也可怕。“有时候觉得很脆弱很赤裸裸,偶尔会被曲解。现在一对一面对追随者,没必要伪装,但我也会怕是不是分享得太诚实?大家读了是不是会反感……”

她自小觉得自己是局外人,"在演艺圈……也是outsider(局外人)。我从中小学都有这种感觉。多数的同学都是从比较有钱的背景来的,但我不是。”

一直是局外人,看事情反而清楚?“看的角度不一样。不是坏事。”她笑说。

瑞恩与陈邦鋆演出《年书》。(取自网络)
《第四个男人》由许美珍担任女主角。(取自网络)

五部电影企划 看戏学中文《第四个男人》许美珍与屠夫相亲

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为培养新一代对华文的兴趣与认同感,主导投资企划《微电影系列》,去年从众多本地电影人的提案中选出五部。

除了陈哲艺监制、顾加民执导的《年书》,另外四部也预计在今年中旬推出。邱金海掌舵的昭玮电影制作以真人结合动画的《安妮与汪仔》,由歌手Shye诗蒽诠释学习中文的诙谐日常。

邓宝翠执导《棺材太多洞太少》向舞台剧大师郭宝昆致敬,探讨新加坡社会议题。

郑弥彬改编自小说的《第四个男人》由许美珍担任女主角,熟女相亲遇上屠宰场工作男人,满满荒诞黑色幽默。

黄洵的《长长久久》则以一首《但愿人长久》带出一对母女重新沟通的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