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圈内人忆曾江

金银姬在《潮州家族》中演曾江的“母亲”。(图 / 档案照)
金银姬在《潮州家族》中演曾江的“母亲”。(图 / 档案照)

字体大小:

郑惠玉:将新加坡街道记得一清二楚

郑惠玉接到曾江去世的消息时感叹世事难料,她说:“早期一起拍戏,曾大哥才刚到新加坡,无论拍摄地点多远,他都能自己找到外景地点,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新加坡的地图街道摸熟。我们合作过两次,一次是《潮州家族》,另一次是《卫斯理传奇》,拍摄时他教导我们掌握演戏节奏、怎么诠释角色的感觉。希望曾大哥一路好走。”

陈丽贞:相约在金姐家玩台湾牌

丽贞在《豪门奇骗》中饰演曾江的“女儿”,那是20几年前的事,“曾江很疼惜我,还会相约在金姐家玩台湾牌。希望他一路好走,焦姐节哀顺变。”

金银姬哽咽:焦姣怎么办啊?

金姐金银姬与曾江夫妇交情匪浅,忆述“首次见面是来我的古董店买家具”。金姐在早年电视剧《潮州家族》中饰演曾江“母亲”,曾江与金姐住得靠近,经常相约吃饭,后来房子集体出售,曾江也搬回香港住了。听到曾江过世,金姐难过哽咽,她问:“他与焦姣那么恩爱,他走了,焦姣怎么办啊?”

高志森:他听觉不好 靠看对手口型接对白

人在佛山的导演高志森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曾江离世,他很伤心!对于曾江倒毙隔离酒店,高导叹:“如果不是隔离,身边有人,他应该能救得回吧,从某程度上看,他是疫情下的牺牲品!”

外界认为曾江“难搞”,看在高导眼中是误解,“曾江拍戏不只记住自己的对白,连对方的对白都一一牢记,这是因为他听觉不好,必须看对手的嘴型才能接下去说对白,拍戏加倍用功,还特别辛苦!”

高志森与曾江。(受访者提供)
本地媒体人管雪梅与曾江。(受访者提供)
王嘉翊拍《妈咪侠》与邵音音和曾江有对手戏 。(网络照片)

管雪梅:曾独家采访曾江夫妇狮城注册

曾江夫妇1994年在狮城注册,取得独家采访的媒体人正是管雪梅。

问印象,雪梅表示曾江有话直说,偶尔令人感觉“得理不饶人”,太座焦姣则经常在旁扮演他的人际关系缓冲剂。

王嘉翊:曾被曾江“打”

王嘉翊记得拍电影《妈咪侠》时与曾江有一场对手戏,当时他要教邵音音跳舞,舞姿撩人,曾江越看越生气,一拐杖打下去,嘉翊说:“曾江‘下手’打我的脚之前还问我做了防范措施吗?真的很照顾人!”

骂本地艺人‘笨’ 陈澍城与曾江有疙瘩

澍城与曾江当年因《潮州家族》在中国潮州拍戏时,澍城泡功夫茶招待曾江,回新后还送茶具给对方,两人惺惺相惜。

后来关系生变,只因曾江骂本地艺人“笨”,澍城为了捍卫艺人尊严为大家出头,事件闹得颇大。

回想这件事,澍城语带自责:“当年欠缺足够的智慧去处理,导致彼此产生疙瘩,拍戏再碰面时很尴尬,不太讲话。”

“合拍《双天至尊2》时,曾江跟导演建议我是‘一代枭雄’的角色不能‘一杯毒酒就了结性命’那么草率,应多拍几个镜头交代,他还为我说话。”澍城佩服对方的气度。

澍城透露,太太黄佩如一次与焦姣吃饭时,焦姣聊起“笨”风波,方知曾江早已放下,还要求澍城别放在心上,两人的心结终于解开。

郑各评:尊重曾江是一名好演员

除了澍城,当年也为“笨”风波声援本地姜的郑各评说,当时,他认为前辈不能一竹竿打翻全船人,但这跟他尊重曾江是一名好演员、演艺圈一个很好的前辈,两者并无任何抵触。

“记得我在1998年曾跟张龙敏、蔡晶盛导演学习做幕后工作,拍《陌生人》时见到曾江,他还鼓励我,赞我勤奋必有作为,我至今都记得!”

本地艺人陈澍城(后排右一)和香港艺人曾江(前排左三)在拍电视剧《潮州家族》时建立不错的私交。 (网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