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老人家” 周崇庆重返校园被同学一句话触动

周崇庆在义安理工学院上课。(受访者提供)
周崇庆在义安理工学院上课。(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回义安理工学院上课几周,周崇庆:像天天喝着新鲜橙汁,注入满满的维生素C!

崇庆在《红星大奖》4月24日当晚宣布将回归校园,于义安理工学院攻读华文传媒系,隔天一早(25日)他就正式上学去,屈指一算,崇庆当了几个星期的学生,每周除了星期二,其他天数都在上课,时间稍长的是早上8时直至傍晚6时,稍早的话,上课上到中午1点,不过1点过后必须留在学校与同学交流讨论。

49岁重回校园,再一次成为莘莘学子的崇庆,昨天(5月8日)与《新明日报》聊起校园经:“班上同学年龄介于17岁至22岁,他们的父母还比我年纪小!”但为了自我提升,崇庆打从去年春节之后,便下定决心回归校园。

“我通过正式程序申请入学,包括公司为我附上的履历与介绍信;”今年1月,崇庆与学校讲师、主任会谈,“主任说,你知道吗?你的同学都很早睡,当时我会错意说‘我也是晚上10点上床,隔天早上4点半起床……’,主任说‘你的同学是早上4点半才睡觉……”

经历一轮“面试”,上个月1日,也就是愚人节,崇庆接到校方电话,恭喜他被校方录取,确认不是愚人节玩笑的那一瞬间,崇庆忍不住泪崩!

“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崇庆哭了。初来乍到,崇庆一度被误会是“客串讲师”,但他澄清自己是来学习的,班上同学都是他的学长与学姐。每一天上学,崇庆皆充满期待与喜悦,“对我而言,每一天都像喝一杯新鲜橙汁,注入满满的维生素C!”

收入大减 动用私房钱

崇庆将读书与工作以六四比例区分,这样的安排,崇庆“牺牲”了什么?

说话向来率直的崇庆没有丝毫隐瞒,首先是,他在电台的薪酬大幅度减少、其次,他少接两个综艺节目;“痛失”一部电影片约,原因是:他读书,无法随时说走就走。

“我必须坦白说一句,真的非常感谢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还愿意收留我,让我继续留在电视台,我真的很感恩!”

收入大幅度缩减会为崇庆带来经济压力吗?

“嗯,我敢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查了自己的银行存折,哈哈哈!”

周妈妈怎么看儿子重回学校念书?

“很现实的,我妈妈说,读书是好事,家用要给就可以了,哈哈哈!”崇庆大笑。

周崇庆与同学合照。(受访者提供)

同学‘不八卦’本地娱乐圈

问起年龄代沟,崇庆想了想,回说:“多多少少,有吧。”

不过,自嘲是“老人家”的崇庆,却被一名同学的话深深触动:“我自觉年龄都能当同学的爸爸,对方却说,既然是同学,身份都一样,不会被视为‘上了年纪的人’,同学就是同学!”

心里住着一个小孩的崇庆不乏童心,全班20个同学,课堂上,他是最不耻下问的学生,记忆力更不是他学习的障碍,那,他在上课过程中遇到什么困扰?

“唯一的困扰是电脑操作。”崇庆坦言。

来到近乎无纸张的年代,做功课、绘图、剪辑、写论文样样电脑,早已能用电脑书写的崇庆仍需要时间适应。

问起课程,崇庆说:“这个学期有中英论文撰写,摄影,传媒学等。”

同学“八卦”崇庆身处的娱乐圈吗?

答案赫然是否定的,“完全不八卦,同学都在追看中国剧与韩剧,本地剧只是选择性地看。”崇庆透露。

本地剧可看可不看,值得深思,崇庆沉吟。

“同学们更偏向看唯美、尺度大一点的戏剧,所以我在想,本地是不是应该多一点偶像剧?国家资助多一点制作费?放宽条例,允许本地拍摄更大胆的题材?”

记者好奇,又读书又工作,一天24小时如何“分身”?

“每天必须策划时间,把功课与工作时段分配得刚刚好,也因为这样,我购物的时间减少,母亲节带妈妈一吃完日本料理就马上送她回家,因为我必须回家做功课,哈哈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