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也可伟大

字体大小:

假如现在的周星驰还是以前的周星驰,《叠叠不休》(Fast and Feel Love)大抵是他会拍出来的作品。

但时代会变,人会老,心更会麻木。当港片不再似港片,我常庆幸能在泰国电影里寻获几分精神慰藉。

上一部作品是《就爱断舍离》(Happy Old Year)的导演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纳瓦波·坦荣瓜塔纳利)又一次自编自导自制,作品如其人,一般奇葩。

坦荣瓜塔纳利的电影向来古灵精怪,《叠叠》情节走向相当让人意想不到,可能有时会让你嫌弃太无厘头,我却相当喜欢作品里的创意飞扬。例如导演心血来潮,突然在中段戏谑起《寄生上流》,很好笑,但前提是你必须热爱电影,才能领略某些情节的设计。

电影开头,老师一脸不耐询问学生们的梦想。现在已不是律师、医生、总统之类的,想环游世界,要唱饶舌也还好,比起理直气壮说要养蚂蚁,想种大麻等,至少还不太那么会让大人们翻白眼。相较之下,男主角Nat Kitcharit(纳特·奇查理)沉迷于竞技叠杯运动,似乎也不是那么奇特的事。

这个世代,特立独行才是正常。愈少人想干的事,愈矜贵。

平凡有罪呀。

所以小名Yaya的女演员Urassaya Sperbund(乌拉萨雅·斯帕邦德)在电影里也得把天生的美丽遮掩,演起了那个活得很认真甚至严肃,带着几分笨拙,以及百分百偏执——导演电影里常出现的女主角原型。

几句对话,一个约定,男女主角火速一拍即合。

现代感情重点在于需要

然后,时序跳到了N年代。

他和她之间有爱无爱并不重要,现代感情重点在于需要。

他心无旁骛追求梦想,急需一个能代他应付生存所必须面对的世俗繁琐(包括他阿妈)的她;她自认是普通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梦想(除了种几盆植物),只想竭尽全力替他排除万难实现梦想。

一对男女在一起得顺理成章。

因为获胜的这0.001秒至关紧要,所以连把一分钟给女友给老妈也是奢侈,甚至连自己体质先天上对牛奶过敏也浑然不知。

是讲主角在追求速度的叠杯运动中领悟爱的故事吗?不不不,不是的。电影里主角不时自嘲:叠杯运动的故事已讲了一半,叠杯画面却占不到20%,何其惭愧。

其实选择叠杯运动作为题材,除了特别,我怀疑也因为这项竞技在本质上非常极端。

性别、年龄、国籍、背景,都不重要,谁比谁快才是关键,把塑料杯堆叠起来,快慢差别可能仅在那0.001秒,几乎已是无意识的状态,所以叠杯时必须全身心投入,因此理直气壮懒理世间事……对男主角而言,是不可亵渎的神圣事业。

挂在嘴边的梦想如俗物

在古今中外所有影剧、文学作品里,有梦想的人,永远超然于世、高人一等。电影,乍看会让你以为也想这样说。

所以头顶主角光环的男主角初时非常摆款,理所当然认定一切都该以他为中心,全天下都该为他未来可能达致的成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但梦想这东西老被挂在嘴边,早已成俗物。

电影是反主流的。拍得直白、逗趣、生活,然后融合一点荒诞的诗意。导演或许更想说的是——平凡同样难能可贵。

煎蛋、洗衣服、烫衣服、抹窗,微不足道的这一切,其实至关紧要。  一棵植物的生死,甚至可以左右一段爱情的最后审判。

大人们有比叠杯更重要的其他事,或许有意义,或许无意义。

远在异地的男孩叠杯屡创纪录不过因为放假没事干,爱扮John Wick的“面瘫”小女生瞬间缔造奇迹,全因想把大人们的嘈杂纷扰抛诸脑后。

只有孩子才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当长大了以后还想当孩子,那请你继续自顾自过好这辈子。

牺牲别人,最后成全自己,圆满梦想,一点儿意思也没有。如果你热爱某样东西,它终究会引领到某个地方。但那个地方,未必人人稀罕。

人生可以活得热血沸腾,也可以云淡风轻。叠杯赢得比赛是特殊能力,“善良”过日子也是异能。普通人想实现的事,其实也很伟大。

导演上一部《就爱断舍离》讲扮洒脱告别过去,这一次同样讲一段爱情如何好好说再见。

有爱的两个人,未必非得在一起。

面对,纠缠,接受,放下,各自安好,没什么不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