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染发 杨佳盈惨变“白发魔女”

插班生成员杨佳盈在意大利染发,惨变“白发魔女”(右图),回新后立刻到发廊救发,开心地恢复美丽模样。(受访者提供)
插班生成员杨佳盈在意大利染发,惨变“白发魔女”(右图),回新后立刻到发廊救发,开心地恢复美丽模样。(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组合“插班生”成员杨佳盈到意大利旅行,花200欧元(近300新元)染发,结果惨变“白发魔女”。

杨佳盈回国后,在IG限时动态贴出在意大利染发的照片叙述惨痛经历,记者看到她的“白发魔女”样,吓了一跳,但也忍不住爆笑。联络上杨佳盈时,记者跟她说,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她的模样太引人发笑了,杨佳盈毫不介意,还告诉记者,照片贴出后收到很多朋友的私讯,也说他们笑得前仰后翻。

杨佳盈在视讯访问中向记者搬演染发过程,连带表情和动作,记者又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她上个月初跟一个朋友到法国和意大利旅行,到了意大利佛罗伦萨(Florence),头发一向漂染浅色的她发现长出了黑发,不太好看,想到发廊染发,就上网搜寻住处附近的发廊,找到一家评分很高的,于是上门。

沟通不良 服务欠佳

杨佳盈说:“语言是一个障碍,我就给发型师看照片,说要染褐色。我在新加坡通常是先稍微漂白再上色,我就用翻译应用跟发型师说,她却一脸的不以为然,给我涂了好多漂发剂,还涂到头皮都是,其实漂发剂是要避免涂到头皮上的。接着她用保鲜膜包起我的头发,竟然把我半张脸也包住,我的脸还沾了一些漂发剂,她完全不理会,她的一个同事看到后,急忙帮我擦掉。”

发型师将杨佳盈的头发搞到全打结,后来要用梳子将漂发剂均匀涂遍头发时,得用力地梳开打了结的头发,弄得杨佳盈好痛。杨佳盈说:“我向她反映头皮很痛,她竟然甩双手跟我说,you want beautiful? then there's pain(你要美丽,就要忍痛)。”

头发漂白后要先做“去黄”(toning)步骤再上色,杨佳盈说:“她用了很长时间漂白和‘去黄’,我从下午1点多坐到6点,发廊要关门了,都还没上色。她对我的‘白发’显然很满意,看到我快哭了,竟然问我‘Why? You don't like?’(怎么啦?你不喜欢?)还跟我说,‘你进来时头发很黄,现在你好漂亮。’”

花费200欧元,换来一个“白发魔女”样,杨佳盈接下来的旅程都没有再拍照,每天外出时都戴着帽子。为什么不去另一家发廊染发?她说:“我怕会有更糟的经历,而且很贵!”她发现头发后来“粉粉的”,显然已经被漂坏。

回新后,杨佳盈立刻到御用发廊SV Stylehouse救发。她说:“我的发型师很生气,问我为什么要付钱,对方都没有完成她该完成的服务。我要感谢我的救发恩人,让我恢复美美的模样。”

杨佳盈原本要和好友旅游一个半月,但第五周时,她得知宠物猫病危,立即取消后面的行程赶回来。她说:“猫咪最终还是走了,还好我有见它最后一面。”

与陈迪雅分开旅行

杨佳盈和朋友去了法国和意大利,插班生另一成员陈迪雅几乎同时候与另一个朋友去了西班牙和意大利。

杨佳盈和陈迪雅为何没有同行?杨佳盈笑说:“放心,我们没有要解散,只是想去不同国家。有想过在意大利碰面,但时间安排不上。我们有很想念彼此。”

谈及插班生接下来的计划,杨佳盈说:“我们去年过得很充实,今年是有点焦急,觉得要做得更多。有在积极写歌,今年一定会发新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