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在社媒暴走 何维健:“排毒”后关系健康

字体大小:

本地歌手何维健7月4日在面簿贴文分享新歌《我还是我》,透露这是他两年前发生社媒暴走事件之后的沉淀;当时的他,让母亲担心,让音乐路上的伯乐,也是前公司老板不解,他解释是被太多负能量包围,以致情绪失控。

2020年1月,何维健宣告恢复自由身,同时删光所有IG贴文,也将FB粉丝专页清空。之后,他在IG限时动态大暴走,发文吐露对这个行业的不满,包括“当‘艺人’,我真的累了。我只想要为真正的粉丝和朋友创作音乐,我不想再让自己的生活成为他人的娱乐”“停止按赞照片,它就像‘公关’活动”,更直轰:“这一行烂透了!”

歌手定义越来越模糊

突来的暴走,让外界一头雾水,而这两年多,他从未对此事做出回应,直到最近才重提这段往事。在面簿贴文之后,他透过视讯接受《联合早报》访问,这是他首次向媒体袒露两年前为何暴走。

何维健说:“当时的我很迷惘,觉得自己作为‘歌手’的定义越来越模糊,这让我产生很多负能量。我做音乐的成分少了,当‘艺人’的成分多了,当中的关键是,我与社交媒体的关系变了。以前,我在社媒分享我要说的话,但后来社媒成了‘广告牌’;这不是好或不好的问题,只是我认为这是我的平台,我分享的信息要与我的想法一致,但顺应市场走向,必须用另一种方式经营社媒,常常得拍照分享,也得做业配(即植入性营销),我虽然不愿意,但也担心如果不做,会不会错失一些机会?”

他当时在创作理念上也与公司有分歧。“我有很多翻唱,其实我想做更多原创,但公司觉得翻唱的回响不错,要我继续。”

不后悔清空社媒

对各方面不满的情绪持续累积,终于爆发,他坦言清空社媒有点冲动,但他不后悔。“我要重新建立和社媒的关系,就要先‘排毒’。”清空之后,他远离社媒三个月,直到4月1日才贴出结婚照分享喜讯。他现在也不会频繁更新社媒,有时候隔一两个星期才贴文,内容以工作和夫妻生活为主。他不抗拒做业配,但希望与商家培养良好关系,并诚实分享使用经验,而不是照着客户的稿子念。

何维健认为社媒对心理健康造成的弊多于利,但也可以有正面影响,而他庆幸如今与社媒建立了健康的关系。他会看所有留言,坦言若有负评,心情难免受影响,但很快转念告诉自己,“这么空闲留言骂你的人,只是少数”。

为两个倒数计时表 精神紧绷

何维健透露,不久前约前公司老板见面,跟对方解释当年为何暴走。“我跟他说,我暴走不是因为他,针对我的事业,我不怪前公司,是怪自己为何答应做不想做的事情,才会累积这么多负能量。”

加入新公司之后,他决定为自己,而不是为市场做音乐,“我的音乐要传达的信息,必须来自我的内心。”他觉得自己很幸运,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才能走出低潮,而现在,他用更冷静和豁然的心态看待一切。

但最近,他无法不紧张,因为7月16日(星期六)在首都剧院举行的个人演唱会在倒数中。他向记者秀他的手机,说:“我设了一个倒数计时表,结果让自己更紧张。”

谈到演唱会,他说:“这不只是我个人的演唱会,希望来看的歌迷能被勾起听我的歌的回忆,再看看现在的自己过得怎样了。”

他还设了另一个倒数计时表,是太太的预产期在9月。他坦承最近忙演唱会,忽略太太,而太太现在肚子很大,无法弯腰,他晚上在家中的录音室忙碌时会设闹钟,帮太太在临睡前擦妊娠纹霜和穿袜子。他说:“忙完演唱会,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准备太太生产时要带去医院的所需物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