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陨落2022:人生路曲折 艾成感谢王瞳不离不弃 难忘清洁阿姨送暖

艺人艾成17日坠楼身亡。(互联网)
艺人艾成17日坠楼身亡。(互联网)

字体大小:

40岁的男星艾成星期三(17日)上午在台北芦洲捷运站3号出口坠楼身亡,震惊娱乐圈。

艾成(原名蔡艾成)出生于马来西亚砂拉越古晋,曾于2004年发行个人专辑《首张个人专辑 Mr.I》。他2008年到台湾参加《超级偶像》第一届的踢馆赛,PK掉选手江明娟,第二届以选手的身分报名,一路过关斩将拿下冠军。

他在2010年发行个人EP《艾成的异想世界/万人迷》,之后陆续参与《新兵日记》《父与子》《风水世家》等戏剧演出,后来更在台湾落地生根,于2020年与女星王瞳结婚。

艾成在台湾发展多年星途浮浮沉沉,虽然未能大红大紫,但对音乐和表演的热忱始终不变,也对曾经帮助多他的人心怀感激。感情方面他经历另一半王瞳和马俊麟的绯闻风波,但两人仍排除万难结婚,真挚的爱情感动了许多人。

对王瞳不离不弃“我会保护她”

艾成和王瞳经历9年爱情长跑,间中分分合合,终于在2020年7月结婚。在那之前王瞳与男星马俊麟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但艾成对王瞳不离不弃,霸气地说:“我是个光明的人,我也爱这女人,我会保护她。”他说自己对女方永不离弃,因为王瞳多年来为他付出的,远胜于他。

两人交往初期,艾成被王家人排斥,王瞳为此和妈妈闹僵,母女一整年都不说话,王瞳更因夹在男友和家人间压力过大,脾气暴躁易怒。后来王家虽不再反对两人交往,但艾成的经济状况不稳定,成了两人结婚的一大阻碍。

情路坎坷让两人爱得更深,艾成曾在直播中透露一次和王瞳吵架,吉他被摔不但不生气,还深情对老婆说:“你比吉他重要,若砸吉他能让你气消,我还有五十把让你砸。”足见他对王瞳的疼爱。

艾成和王瞳走过风风雨雨,如今却天人相隔,让人不胜唏嘘。(互联网)

感念清洁阿姨当年带他回家

艾成在坠楼的10天前在教会分享心路历程,坦言虽有不顺遂,仍感受到台湾人的温暖。

他初到台湾时不断征战比赛,表现不俗却没有闯出名堂,最后黯然返回马国。他二度赴台湾时依旧碰壁,于是开始在台北车站、二二八公园旁流浪,还睡在公园。后来他在唱片公司的大楼认识的清洁阿姨看他可怜,就把他带回家照顾,让他借住还给他吃饭,把他当成孩子一样照顾。

唱片公司老板看对方待他这么好,竟游说她拿出积蓄200万台币(约9万新元)帮艾成发唱片,但最后唱片录好还没宣传,老板就跑了。最后还是清洁阿姨出钱把他送回马来西亚,让艾成十分感激。

回国之后的艾成,深感自己没有一技之长,跪求爸爸让他继续追求演艺梦想,于是后来他又回到台湾。他后来在教友鼓励下开始到音乐餐厅演唱,并参加歌唱比赛,才终于让大家认识他。

饱受抑郁症之苦

想在演艺圈闯出一片天,却达不到自己的目标,艾成因此患上抑郁症和躁郁症,过去还自曝曾“中邪”40天的恐怖经历。

他曾透露2016年疑似被鬼附身,一度精神异常,脑海会出现一把声音,还在教会里横冲直撞、情绪失控、鬼吼鬼叫等一连串怪异行为。那一段日子,是王瞳和教友一直在旁边帮忙祷告和陪伴,才让他找到人生方向,而他也从此认定王瞳。

经营副业失败不气馁

艾成和王瞳今年4月宣布副业“艾叻沙”餐厅西门总店苦熬五年后,历经数次疫情危机亏损300万台币(约14万新元)不得不收店,后来出席活动时透露负债500万(约23万新元)。

不过当时艾成对副业经营失败并不气馁,也相当正面寻求新的机会,他说:“我不会去想什么时候还完(债),一直想反倒增加内心负担和压力,我就努力做,很顺利的话很快就能还完”。

艾成2017年6月在西门町开了第一间餐厅推广家乡美食,后来再开三间分店和新竹艾记海南鸡饭,生意一度相当不错,没想到因冠病肆虐,导致餐厅生意一落千丈,如今“艾叻沙”仅剩一家分店。艾成曾透露为了生意血压一度飙升180,心跳120,晚上也睡不着,还跟老婆王瞳说:“你不要睡!我可能明天就看不到你了。”可见压力之大。

虽然人生道路并不平顺,但艾成这些年始终坚强地生活。他最近才和王瞳一起庆祝结婚两周年,受访时曾说等疫情趋缓,年底要带王瞳回马国见父母,补办结婚手续。言犹在耳,17日却传来他坠楼的噩耗,叫人唏嘘不已。

艾成和王瞳的饮食生意在疫情期间受到冲击。(互联网)

生活遇到困难,可拨以下热线求助:

■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1800-777-5555(妇女援助专线,周一至周五,早上10时至傍晚6时)

■新加坡援人协会:1800-221-4444

■关怀辅导中心:1800-353-5800

■心理卫生学院:6389-2222

■新加坡心理卫生协会:1800-283-7019

■圆缘助线(华语):67410078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