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荆斩棘》哥哥“5G”说话节奏 周柏豪自嘲“3G”曾追不上

周柏豪(前排左)与任贤齐(后排左一)初舞台竞演时同组,他形容任贤齐是一个爱整齐、很有规律的人。图为第二场公演照片。(互联网)
周柏豪(前排左)与任贤齐(后排左一)初舞台竞演时同组,他形容任贤齐是一个爱整齐、很有规律的人。图为第二场公演照片。(互联网)

字体大小:

37岁香港歌影双栖艺人周柏豪过去鲜少参加综艺节目,他最近参加芒果TV综艺《披荆斩棘》,风趣幽默的真性情为他圈粉无数,也为他添了一个“宝藏男孩”的封号。

周柏豪近日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坦言,在录节目前以为自己会很不适应,没想到融入群体生活之后开始渐露“本色”,“在家里和朋友面前的周柏豪走出来了,所以我现在是很轻松的。”他自嘲老爱在节目中说“有感觉”,至今真的让他“有感觉”的是网民的一句评论“周柏豪没有当我们是外人,他当我们是一家人,在镜头前做的是自己。”

周柏豪认为,参加《披荆斩棘》后,自己的演艺之路又宽了一点。(芒果TV提供)

周柏豪说,他是在看上一季《披荆斩棘的哥哥》时被绚丽的舞台所吸引,直言这次参加《披荆斩棘》部分原因是为了能站上这个很棒的舞台,“这个舞台比我自己的演唱会舞台更厉害。到了第二季终于有这个机会参加,我完全没有考虑(就接下了)。”

除了冲着舞台而来,周柏豪也希望通过节目走出自己的舒适区,他坦言,歌手的工作比较孤独,参加《披荆斩棘》让慢热的他有机会认识朋友,“我觉得最困难的不是舞台,反而跟哥哥们一起生活,一开始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大家有不同的生活习惯,不过慢慢地就有了默契,我现在很享受团体的生活。”

周柏豪在前期节目中看似不太爱说话,他坦言除了有一些社恐之外,先前录制有时会跟不上其他哥哥说话的节奏。

“他们(其他哥哥)的华语说得太快了,我边听边思考回答就过了三秒,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说别的了。当时我就像3G,他们是5G,太快了,我追不上!节目播出后,我是看了字幕才知道那天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这是我刚来节目时的状态。”不过几个月下来,周柏豪的华语进步显著,他甚至自豪说,现在能脱离须要翻译的阶段了。

他指出,虽然有一些发音不是很标准,但沟通聊天不再是问题,这也让他更积极地与其他的哥哥交流,还笑道如今私下跟工作人员说广东话反而会“转不过来”“听起来怪怪的”呢。

任贤齐爱整齐有规律 苏有朋自我要求严格

周柏豪的初舞台竞演跟任贤齐同组,之后的一公他加入了苏有朋的部落。

周柏豪形容任贤齐是一个爱整齐、很有规律的人,几个哥哥到了被分配的房间之后,作为大哥的任贤齐会客气地提醒大家厕所是公用的,每次用完后记得恢复原状,大家也都会照做,所以一同生活下来没有问题。

来到一公,周柏豪与苏有朋、王大陆和金瀚组成一个部落,他说,几位哥哥之中苏有朋虽然是前辈,但他永远是最后一个用厕所,“有很多在工作上面的事情他会为我们着想,所以他经常回到宿舍不是马上休息,而是坐下来想事情,先让弟弟们洗澡。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队长。”

他也指出,苏有朋是一位很专业的艺人,有时大家玩得太疯,身为队长的他会适时将大家拉回到一个认真备战的状态。“我跟他的想法很接近,可能因为我以前是运动员,同样会自我要求严格,不会放弃,朋哥也是这样。”

周柏豪(左)和苏有朋(右)惺惺相惜,彼此了解对方。(互联网)

上节目后发现自己喜欢跳舞

从初舞台自弹自唱《你还怕大雨吗》,到第一场公演(一公)唱跳《霍元甲》,一展戏腔和耍火剑,周柏豪十八般武艺展现无遗。记者问他录制以来多了哪些新技能,他毫不犹疑地回说是舞蹈,因为过去个唱上的跳舞环节比较少,而他是在唱跳《霍元甲》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喜欢跳舞,“以前在演唱会上会表演乐器,但现在多了不同表现歌曲的方法。往后的演唱会又多了一条路,我觉得我的路又宽了一点,长了一点。”

《披荆斩棘》每周四、五中午12时于芒果TV,一周单播,一周双播交替上线。

因想念儿女而落泪

周柏豪今年3月曾在IG分享跟女儿的合照。(取自艺人IG)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周柏豪是性情中人,在节目中几次掉泪。

让他落泪的包括为工作独自到中国大陆约半年,错过三岁女儿和一岁儿子成长的一些片段,虽然有些遗憾,但他指这个年代科技发达,自己已经是很幸福,“小时候爸爸也是离家到大陆工作,我可能一两月才见到他一次,期间也不会每一天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因为那个年代打长途电话是很贵的。

“现在我随时随地能视讯或打电话回去,让他们看看我。有时我会买一些玩具送到香港,我自己留一个,视讯时我会对着镜头将玩具‘抛’过去,另一端的孩子同时拿得到,就感觉我们离得很近。”他还在家中安装摄像镜头,如此一来能捕捉及保存每一个珍贵的时刻,“比如孩子学走路,我亲眼看到固然会很感动,但像现在录下来,我两年后还是可以回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