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楼钢梁上玩命演出 李铭顺脚软

字体大小:

在10层楼高处的钢梁上拍台湾的《做工的人电影版》,本地阿哥李铭顺说:“会脚软!”

李铭顺凭《做工的人》勇夺第56届台湾电视金钟奖“迷你剧集最佳男主角”,《做》也获颁最佳迷你剧集,执导的郑芬芬赢得最佳迷你剧集导演,台湾男星薛仕凌获得最佳男配角。好口碑让电影版顺利摄制,也获选为第11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的闭幕片。男主角李铭顺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说:“拍摄前上了与高空相关的课程,不过还是会脚软。”

电影版制作规模全面升级,工地规模也玩得更大,并在兴建中的台中国际会展中心取景。李铭顺饰演的电焊工人“阿祈”在高处钢梁上玩命演出,虽可见到他帅气地在高空中工作,但拍摄的前一两次,他其实腿软发抖,吃足苦头。他说:“站的地方大概有10楼高,得在钢梁上走动,虽然有安全措施,我也没有惧高症,但还是会脚软。”

电影版的故事拉回影集版的11年前,阿祈(李铭顺饰)、阿钦(柯叔元饰)铁工兄弟档挥汗上工,与投缘的昌哥(游安顺饰)、阿全(薛仕凌饰)逐渐成为相互关照的好友。爱做梦的阿祈希望上实境节目《幸运到谁家》,除了能圆发财梦,也能帮助财务出现问题的兄弟。片中的李铭顺也号召一群工人好友组成义工团,齐心协力帮助生活困顿的裁缝老妇完成老屋重建,暖举令台湾观众热泪盈眶,也写下好票房。

《做工的人电影版》李铭顺(左)与唐浩哲演出父子,有温馨和搞笑的互动。(第11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提供)

片中被儿呛,戏外非严父

除了工地兄弟情谊,《做》也是孩子写给父母的一封情书。李铭顺片中与演出儿子的小杰(唐浩哲饰)有不少互动,有温馨,也有喜感,小杰有时还会呛老爸。现实生活中,李铭顺与宝贝儿子Zed的互动又如何?李铭顺说:“我不严肃,会与儿子一起玩一起笑,但儿子不会呛我。”他会注意儿子的学业,但不会给压力,“他不用考100分。”他认为孩子怕威严父亲的时代已经过了,“这样的父亲形象,已落伍了!”

李铭顺与范文芳育有宝贝儿子Zed。

为了与剧集区分,李铭顺在电影版中有一头宛如泡面的鬈发,他说:“真的去烫,角色本来就比较土,鬈发有喜感。”他说拍戏期间也顶着鬈发出门,大家都不会投来异样眼光,“我年轻时也烫过这样的发型,比电影的更卷。这样的发型很容易打理,洗完吹干就可以。”

他片中与其他兄弟老盯着天心的美胸,他说拍摄时有笑场,“情节好笑,我们与天心又熟,拍摄时有些尴尬,但一下子而已。”他说与阿祈性格上相似的是“直爽,容易交朋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拍完电影“铲肉”12公斤

《做》原汁原味放映,有许多闽南语对白,李铭顺说有老师先为他上课,“口音不同,我们讲闽南话时往上提,台湾往下压。导演抓得紧,很具挑战。”

他说拍完《做》剧集后接拍了其他戏剧的中年角色,体重再加3到4公斤,所以在电影版有福相,不过拍完电影已成功铲肉12公斤,他分享说:“中年人不仅要运动,饮食也要改变,营养要均衡。”

《做》电影版有许多直戳人心的金句,包括“当你真心想要实现一个愿望时,全宇宙都会帮助你”“有得选是机会,没得选是命运”“别人觉得爸爸脏没关系,重要的是你不这样觉得就好了”“猫熊才是最衰小的,你知道吗?猫熊一辈子都拍不出彩色相片”等。李铭顺对“有得选是机会,没得选是命运”颇有共鸣,认为人的出生若不好,但努力去拼,就会变好。

以剧集版拿了视帝,对电影版在争取奖项方面是否也有期待?李铭顺说:“随缘。有好消息会开心,但拍戏不是为了奖,重要的是大家的认同。”电影有机会在电影节与大家见面,他感到开心,“尤其是很多人看过剧集,我相信他们也会想看电影版。”

《做工的人电影版》5月7日(星期日)晚上7时在嘉华Bugis+放映,李铭顺将出席映后交流。

电影节票价15元5角,可透过scff.sg查阅电影节详情,包括购票方式;电影节论坛则入场免费,只须事先在scff.peatix.com报名。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