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妓女挑战激情戏 曾晓晴“豁出去”

曾晓晴在《夜樱》扮演日籍妓女。(沃土影视制作提供)
曾晓晴在《夜樱》扮演日籍妓女。(沃土影视制作提供)

字体大小:

白薇秀主演的2019年英语剧《最后的夫人》(Last Madame)曾在釜山影展“亚洲内容大奖”打败韩剧《爱的迫降》《山茶花开时》《尸战朝鲜2》,和台湾剧《想见你》等荣获最佳亚洲剧集奖。《最后的夫人》前传《夜樱》(Sisters of the Night)将于7月13日在mewatch推出,故事背景设定在新加坡1920年代,主要演员包括曾晓晴、张哲通,芳榕,以及演过《人生无所畏》《志在四方》等本地剧的日籍演员福地佑介等。《夜樱》宛如“青春版”的《最后的夫人》,因曾晓晴和芳榕分别诠释年轻版的“阿玉”黄嫊方和“凤兰”白薇秀。

曾晓晴饰演日籍妓女“Nozomi”,她受访时说:“我入行以来,都是参与8频道的剧集和主持,以华语为主,这是我第一次以英语拍剧,在准备和念台词方面,都要让自己习惯用英语。”她也提到,人物造型精心打造,光是定装就需要四天,《夜樱》的工作时长也更长,“这个年代剧的拍摄具有电影感,灯光、氛围和拍摄角度都很讲究,所以拍摄时间比起以往更长一些。加上妆发、服装的准备时间也更久,对我的体力有一定的挑战。”

曾晓晴在剧中有激情戏,这是她自“才华2019”入行以来最大的演出尺度。她笑说,为了让自己更上镜,爱美食的她特意减重四公斤,“虽然还有一些肉肉的,但我在短时间内尽力啦,而且有一点肉肉的比较可爱?自己讲的,哈哈!”

她说,拍摄亲密戏前得跟导演、摄影师、搭档做了大量的沟通,“关于Karayuki(日本海外娼妓)的生活,我看了纪录片和以前的电影。在拍摄之前,导演给我们一些参考片段,自己也做足心理准备。‘豁出去’这三个字,是我接了这部戏后的心态。”

白薇秀和黄炯耀、周家汉在《最后的夫人》中有非常大胆的激情戏,曾晓晴的演出尺度,更胜前辈们?她说:“毕竟剧情不同,我们的感觉不太一样,但的确可以期待一下。”

谈到和服造型,曾晓晴说,她过去在日本旅游时穿过和服,但跟拍戏穿和服是两码事。正式入镜前,她在服装部人员的协助下,用了两小时把和服穿好,“和服加内衬一共有三层,腰带一定要绑得很紧,所以我们穿和服的时候,吃东西会变得很困难。”她也说,穿上和服坐下时,腰部一定得挺直,完成十多个小时的拍摄后,肯定腰酸背痛。

张哲通献出三个“第一次”

张哲通饰演的“阿涛”是一个喝过洋墨水的富二代,原本很有抱负和理想,后来渐渐黑化。他为《夜樱》献出三个“第一次”:第一次拍年代剧、第一次刻画反派以及第一次挑战激情戏。

张哲通说,拍年代剧是新鲜的尝试。以对白为例,他必须用1920年代的正统英语念对白,坦言:“不像现在讲英语的方式,所以有时觉得对白怪,但我相信编剧,就照着剧组的要求念。”

张哲通(左)和芳榕的对手戏多。(沃土影视制作提供)

反派演出涉及剧透,他不得多谈。至于激情戏,他说:“安全措施做得很足,我们首先跟导演彩排,商量怎么拍的同时,也了解(拍激情戏的)保护措施,男女演员都要懂得怎么保护和照顾自己。第一次拍这类戏码,多少会紧张,接受了自己要挑战这类戏时,又做足功课后,就不会太紧张。”

《最后的夫人》口碑不俗,囊获不少亚洲区奖项,前传由年轻演员接下口碑重担,张哲通怎么看?他说:“我相信不只是演员,连导演、制作组,监制也有这方面的压力。希望《夜樱》不亚于上一部。”他已看了前两集的戏,对作品有信心。

主演中,谁的突破最大?他觉得,当属“才华战友”曾晓晴,“她的角色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大家看了这部剧,一定会留意到晓晴。”

打造日式妓院的“气味”

剧中其中一个古色古香的场景是新加坡日式妓院。曾晓晴告诉记者,她在片场有“穿越”的感觉。

《夜樱》的艺术总监是毅房,他在场景美术方面有12年的经验,作品包括本地剧《猪仔馆人家》《正义武馆》和Netflix剧集《彼岸之嫁》。

《夜樱》的日式妓院场景飘荡浓浓东瀛味。(新传媒提供)

沃土影视制作在海军部工业区租了一间办公室,打造日式妓院。毅房说,难度在于,剧组必须从原有的办公室空间和格局,打造妓院的走廊、房间,“戏里的妓院有两层楼,但我们租的地方只有一层楼,所以得利用不同的角度,细节调整,‘变’出两层楼。”

场景的木结构、画卷、榻榻米等,飘荡着浓浓的东瀛味。毅房说,日籍演员福地佑介一踏进片场就告诉副导,场里的“香气”让他想起家乡。

妓院片场也飘荡檀香,轻烟缕缕,画面加分。毅房说,他们试了很多种檀香后,才终于找到合适,又不因味道过重,而影响演员表现的檀香,“妓院里有性爱场面,檀香能缓解演员的紧张,助他们情绪放松,是意外的收获。”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