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吃瓜:从爆红到抱屈再翻红 为何说刀郎带歌复仇?

刀郎(左上图)的歌曲13年前被那英(右下图左)与高晓松批评缺乏音乐性,如今他发新专辑《山歌寥哉》,新歌《罗刹海市》MV(右上图)备受议论。(互联网)
刀郎(左上图)的歌曲13年前被那英(右下图左)与高晓松批评缺乏音乐性,如今他发新专辑《山歌寥哉》,新歌《罗刹海市》MV(右上图)备受议论。(互联网)

字体大小:

刀郎写歌报复那英?一段牵扯十多年的恩怨又被翻出来……近日中国歌坛热度最高的新闻,一定是刀郎发了新专辑《山歌寥哉》,其中一首新歌《罗刹海市》引起的八卦。

网民听了这首刀郎作词、作曲、编曲、录音、混音的歌曲,猜测他是不是在借歌指桑骂槐,讽刺那英、汪峰和杨坤等资深歌手。议论如雪球越滚越大,最后炸遍全网。甚至有谣传指歌曲播放量破了世界纪录

过往刀郎和其他歌手的“过节”于是再被挖出。时间回到2010年,当时有个音乐风云榜十年盛典评委会,对于刀郎是否入选“十年影响力歌手”,评委们陷入对立。据报道,有一派认为:“刀郎创造十年唱片销量的最高记录,具有典型代表,不管我们是不是喜欢,都没办法否认刀郎的意义。”但另一派人则认为刀郎缺乏音乐性,不够高雅,不应考虑。首次评委会议的主席那英,更是坚决反对。

刀郎缺席于2010年音乐风云榜十年盛典得奖名单。(互联网)

随后,网上开始谣传,那英说听刀郎歌的都是农民。有记者拿这句话去问刀郎怎么看,据报道刀郎回问记者“这个话是不是你亲耳听她说的”,记者说没有,刀郎说:“没有是吧,那就是空穴来风。”

事实上,“那英说喜欢刀郎的都是农民”这句话无从证实,只知她仅说了“听刀郎的都是什么人?”她也认为刀郎的歌没有音乐性,且反对将他纳入“十年影响力歌手”候选人。

为什么刀郎不被主流音乐人接受?

曾公开表达不欣赏刀郎音乐的,还有汪峰、杨坤和音乐人高晓松等。汪峰曾在2004年公开称刀郎现象是流行音乐的悲哀,“音乐和歌词都非常一般……他之所以火,是大家听惯了太多精致的,而刀郎又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销售方式。”他对刀郎个人的成功给予肯定,“但媒体和巨多听众都觉得那是不错的东西,这就不对了。”杨坤则质疑刀郎的作品只是怀旧、苍白,未必可称为音乐。高晓松则说“如果有人送他刀郎的专辑,他会直接丢进垃圾桶”。

最后,刀郎在大陆区“十年影响力歌手”缺席了,名单上出现的九人是崔健、韩红、刘欢、那英、朴树、孙楠、汪峰、许巍、羽泉。可见最后的决定是宁可空缺一人,也不让刀郎入选。顺便一提,孙燕姿、蔡依林、陈奕迅、S.H.E、莫文蔚、容祖文、陶喆、王菲、王力宏、周杰伦则入围了港台区的十大。

52岁的刀郎是谁?新加坡人第一次认识他,应该是在2004年他以单曲《2002年的第一场雪》正式出道即爆红时。那年那首和《江南》(林俊杰)《七里香》(周杰伦)同年发布的歌曲,也在本地电台热播过。

刀郎在中国如何火成家喻户晓的明星歌手?据主持人马东说,刀郎2004年在中国曾经卖出270万张正版专辑,盗版则是千万张,堪称天文数字。那年,5万张正版专辑就算是白金销量了!也难怪连自信的那英都承认:“在刀郎的销量面前,她只能闭嘴。”

为什么《罗刹海市》爆火到这个程度?

当刀郎的爆红和庞大专辑销量征服不了一些中国大陆主流音乐人的同时,有另一些大咖却很欣赏他。比如张艺谋举办《十面埋伏》电影音乐会时,就邀请刀郎出席,力破他(的作品)“难登大雅之堂”之说。谭咏麟表白喜欢刀郎的《披着羊皮的狼》,还主动找上门与他合作。罗大佑也说他不听好些歌手,但听刀郎,还夸刀郎的声线和唱法。李宗盛甚至为他制作唱片,用行动支持。

2011年后,刀郎渐渐退出了音乐舞台,转到幕后工作。不过这与主流排斥无关,而是另有原因。据说当时各方力邀爆红的刀郎演出,还未和刀郎谈好就先打广告发售门票,如果邀请不到刀郎,就说是刀郎耍大牌爽约。所谓人红是非多,负面消息接踵而来,逼得对成名准备不足的刀郎最后选择难过地逃避。

《罗刹海市》是源自古典名著《聊斋志异》的文言短篇小说。清代小说家蒲松龄描写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国家,那里的人以丑为美,越是狰狞怪异,越以之为美,越显荣富贵。据分析这是蒲松龄在科举制度下怀才不遇,指桑骂槐的产物。刀郞的同名歌曲拾取了聊斋小说中的部分元素,有网民解读成刀郎在暗讽那英、杨坤和汪峰等宿敌,形容“好汉报仇十年不晚!”但也有人认为这是过度解读。

中国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苗怀明分析,《罗刹海市》写了罗刹国美丑颠倒的世界,显然有讽刺社会的用意在。刀郎借小说重新演绎,对不良的社会现象进行嘲讽,选取的角度非常巧妙,重新演绎也有深度,“流行歌曲演绎古代小说名著,非常成功,值得肯定。”但歌曲是否有针对性见仁见智,能对号入座者,说明他就是小说和歌曲中讽刺的人,对号入座的人越多,说明讽刺的意义越大。

为什么有人不相信刀郎会复仇?

还有人认为,20年前刀郎对于众人的攻击并无还击,20年后应该也不会特意复仇。但群众急于为他鸣不平,很可能是因为赞同音乐没有高低贵贱,看不过眼刀郎取得巨大销量却被主流排挤。正如有媒体力说的:“所有的嫉妒、嘲讽、怀疑,在这个人的奇迹面前都是那么苍白和无力,你只有承认,刀郎比任何一个歌手都要流行。就像有人不喜欢《还珠格格》和F4的权利一样,但是你从来没有阻止过他们的流行。”

讽刺的是,《罗刹海市》的出现,让大家看到沉寂十年的刀郎,音乐风格有了巨大改变,从有草根性没音乐性变成充满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度,巨幅的进步打了那些不屑者的耳光。

话题延烧超过一周,据报道那英的社媒账号引来近千万条留言谩骂,其他人也无法幸免。但只有汪峰正式通过视频解释自己从来没有看不起刀郎,对他没有任何偏见或者评价过他高低贵贱。针对过往关于他评论刀郎的报道,他没有正面辩解,但吐槽记者把他毕业自中央音乐学院错写称中央戏剧学院,似乎暗示报道不可信。

《2002年的第一场雪》果然是场大风雪,它让刀郎一夜爆红,到了2010年又因一场“音乐性论战”风波被大众解读为蒙受冤屈,不料2023年刀郎反转东山再起,竟迎来歌唱生涯的第二春。不知他未来还能带来什么惊喜。这一次,刀郎做好爆红的准备了吗?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