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雨薇下班后想当隐形人

《火星上的维纳斯》描绘邵雨薇的角色被传送到只有男人的宇宙,一夕成为如同女神“维纳斯”般的存在。(CJ ENM HK提供)
《火星上的维纳斯》描绘邵雨薇的角色被传送到只有男人的宇宙,一夕成为如同女神“维纳斯”般的存在。(CJ ENM HK提供)

字体大小:

台湾演员邵雨薇和曹佑宁为新加坡导演蔡於位执导的新剧《火星上的维纳斯》(简称《维纳斯》)接受新马媒体视讯访问。故事走奇幻风,女主角邵雨薇被传送到只有男人的宇宙,突然间成为如同女神“维纳斯”般万众瞩目的存在。

《联合早报》问邵雨薇,戏外的她习惯被瞩目吗?她笑回,自己下班后想当隐形人。邵雨薇说:“在表演的时候、在工作上,我希望大家看着我,可是工作完成后,我就会希望自己是隐形人。出去吃饭、出去玩的时候,我就会尽量很低调,不要引起大家的注意,觉得这样生活会比较舒服和自在,可好好过生活。”

她笑说,外出时会戴帽子,但并非为了伪装自己,而是因为头发很乱,“我私下的穿着比较中性,喜欢戴简单的帽子,或扎一个马尾,但也不会用力伪装自己。”

男友吴慷仁角逐金钟视帝 邵雨薇:竞争太激烈

记者最近访问邵雨薇的男友吴慷仁,当天台湾电视金钟奖揭晓入围名单,吴慷仁将角逐本届视帝。邵雨薇觉得男友的胜算高吗?她说:“那一组(男主角入围者)竞争太激烈了,每个人都很棒,当然我私心希望他可以拿奖。”后来,她把话题转移到身边的曹佑宁,“我希望曹佑宁得奖!”曹佑宁以宠物实境节目《哈啰!毛小孩》入围益智及实境节目主持人奖。

《火星上的维纳斯》促成邵雨薇(右)和曹佑宁首度合作。(CJ ENM HK提供)

邵雨薇和曹佑宁首次合作。《维纳斯》开镜前,两人为了更了解彼此,讲了长达一小时的电话。邵雨薇说:“把我们的成长过程聊了一遍!”邵雨薇觉得搭档浑身散发坚毅感,或跟曾是运动员有关;曹佑宁觉得邵雨薇对待工作很认真,个性不娇滴滴,反而有点像小男生。

水中戏比亲密戏难拍

在戏里两人有亲密戏,但双方都是专业演员,拍摄时不觉尴尬。然而,用一镜到底方式拍摄的亲密戏,倒是新鲜体验。邵雨薇说:“以前试过一镜到底的方式,可是没试过一镜到底拍亲密戏。”曹佑宁说:“一镜到底比较难拍,但我们完成得很快。”

比起亲密戏,他们觉得更难拍的是水中戏,因为气温低,拍水中戏太冷了。曹佑宁说,当时寒流来袭,风很大,他们露天拍摄,“风吹过来的时候非常痛苦。”邵雨薇忆述说:“我们通常把那种需要湿答答的戏,摆在最后一场拍,那时体力已耗尽,还要湿答答的,会有一种凄凉感。水下的戏对我们来说真的稍微辛苦。”

谈到导演蔡於位,两人觉得他总是活力满满。邵雨薇认为,导演有用不完的能量,无论拍了多长多晚,他依然似“满格的电池”。她说:“《维纳斯》是喜剧,大家都要处在一个很高能量的状态下,导演的‘电力’能帮我们充电。现场蛮好玩的。”

“回不去”的中秋节

共六集的《维纳斯》9月28日播出,赶上了中秋档。让两位主角分享最难忘的中秋节,邵雨薇说,小时候住平房,屋外有庭院,她会跟亲人好友在庭院烤肉共度中秋,最喜欢吃用铝箔纸包着烤的牛油蛤蜊,“现在住在大楼里,已经没有办法去体验当年的感觉。”

曹佑宁难忘以前跟同学相约烤肉,“我们带着烤肉器具,再一起去卖场(超市)购买烤肉食材,然后边烤肉边聊天,也在旁边的篮球场打球,氛围很棒。”

新加坡观众可在9月28日晚上8时,透过新电信e乐频道、TV Go、Cast.sg观看《火星上的维纳斯》。本地艺人黄靖伦也参与演出。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