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17年磨出《五月雪》 导演张吉安乐当“苦行僧”

字体大小:

由马来西亚导演张吉安执导,马、新、台三地合制的电影《五月雪》今年在金马奖入围名单上先声夺人,入围9个奖,是入围最多奖项的影片。《五》也是今年金马奖的开幕影片。

另外,《五》刚拿下第80届威尼斯影展“电影艺术奖特别提及”大奖,并获选入温哥华国际影展的“电影大观”单元,以及成功入选第61届维也纳影展和第47届圣保罗国际电影节。

电影由新加坡堂堂映画、马来西亚晟创娱乐、匠子映画、台湾海鹏影业,以及台湾文策院、台北市电影委员会及新加坡电影委员会等三地联合辅助制作。

台湾演员万芳(左)和马来西亚女演员蔡宝珠在《五月雪》中对戏。(堂堂映画提供)

张吉安在2020年凭处女作《南巫》获得第57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等多项国际大奖。才拍第二部长片就奖牌陆续落袋的张吉安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走的路和其他电影系同学不一样,是逆向而行的。

2000年毕业自澳大利亚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电影系,张吉安并没有立刻投入拍电影。基于客观条件和经济环境因素,他当过写作人、乡音考古工作者、电台DJ、舞台剧演员,也涉猎音乐创作。很多人甚至忘了他本科修的是电影。

导演张吉安(右)指导万芳(中)演出细节。(堂堂映画提供)

专注采集乡音和田调

张吉安笑说:“我身边的同学,一毕业就开始拍短片。反倒是我,觉得自己很多方面都不足,于是想要做一些田野调查,找一些故事,结果做着做着,民间历史研究和乡音采集,竟变成了我的第二个专业!”张吉安坦承,最初做这些田调时,确实以寻找电影素材为考量前提,但他更庆幸他决定把电影暂时放下,专心一志地聆听人们的故事。

日子有功,十几年过去,也让张吉安练就一身本领,成为艺术多面手。这些年来收集到的题材和素材,已够供养他下半生的电影创作。

张吉安并非平地一声雷一拍电影就扫奖,很多人只看到他现在的成功却忽略过去近20年“练功”的“苦行僧”道路。但他说自己没苦行僧那么苦,甚至还蛮享受的,觉得那是一段冒险的路程。2017年,他毅然离开从事12年的广播事业,拍了第一部短片,第二年就得到金马创投支持。算一算离开电台六年,他已连拍了三部短片和两部长片,最新作品《摇篮凡世》刚在上周杀青。

诗意温柔,避重就轻

《五月雪》是张吉安得奖短片《义山》的延伸,电影透过一个戏班、两代女人的遭遇,还原当年惊天动地的马来西亚种族冲突历史冤案,内容叙述1969年的马国,因“五一三事件”一夜血染人寰,许多平民下落不明。因考虑到投资方,加上不是他偏爱的手法,张吉安在片中并未过度着墨血腥和暴力。曾为媒体人的他,懂得如何避重就轻,拿捏敏感议题。

《五月雪》虽然记录马国一段血腥种族冲突,却没有太多骇人场面。(堂堂映画提供)

他说:“一些事件可以用一种比较诗意和优雅的方式来呈现。批判未必就是要骂人,你可以写一首诗来批评;责怪一个人未必要用粗言秽语,可以用温柔话语和文字,甚至用一首很动听的旋律。”所以观众在电影中不会看到血肉横飞的暴动场面,一切轻描淡写。

跨国合作成常态

新马电影近来受到国际影展瞩目,马来西亚另一导演王礼霖也凭《富都青年》入围7项金马奖项。

对此,张吉安说:“我觉得今时今日的电影工业已无法单方面以国度来认证它。像现在已经有很多跨国合作,这已经是一种常态。 《五月雪》 部分经费就来自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旗下的新加坡电影委员会。他们的东南亚合制资助计划,蛮有前瞻性的,因为拍电影,真的很贵!”

《五月雪》海报带出张吉安电影独特的神秘诡异南洋风。(堂堂映画提供)

原生家庭影响有好有坏

张吉安爸爸是解降师,他从小耳濡目染,充满民间信仰的生长环境,促成他拍《南》的基调。张吉安从年轻时的抗拒、埋怨及迷惑,到长大后投身艺术表演及电影创作,将这些元素实践在创作里,正式拥抱原生家庭给予他的养分。

张吉安说:“每个人的原生家庭,基本上就是创作的来源。那是挥之不去的……它在冥冥中带给你好和坏的影响,注定牵绊你一辈子。”从小的熏陶下,张吉安认为万物皆有灵,镜头展现神秘的南洋奇幻风格,这也是原生家庭给予的独特视角。对他来说,拍电影或任何创意人,无时无刻都应该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第60届金马奖颁奖礼将在11月25日于台北举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