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过往经历 阮经天:我是愚痴的猪

阮经天在电影《周处除三害》中边笑边大开杀戒,带出陈桂林的癫狂。(邵氏机构提供)
阮经天在电影《周处除三害》中边笑边大开杀戒,带出陈桂林的癫狂。(邵氏机构提供)

字体大小:

台湾男星阮经天主演的黑帮警匪动作片《周处除三害》,入围第60届金马奖7大奖项,包括最佳导演、最佳动作设计、最佳视觉设计、最佳电影音乐和最佳音效剪辑,阮经天也时隔13年继《艋舺》后二度获得金马影帝提名,呼声很高。电影10月底在台湾上映短短3天就刷下1600万元台币(约68万新元)高票房,叫好叫座。

电影引用中国典故,结合黑帮复仇、犯罪动作、暴力美学,将阮经天塑造成一个癫狂杀人通缉犯,一个罪恶至极的人,在佛家说的人间三毒贪嗔痴中沉沦。贪嗔痴对应的动物分别为鸽子、蛇、猪(也是英语片名的由来),鸽子代表贪;蛇代表嗔;猪则代表愚痴。

阮经天透过视讯平台Zoom跟《联合早报》记者坦承:“我是猪!我觉得毋庸置疑我就是个猪!猪代表的是‘无名’(又称无明),也就是不明白这世界的道理,导致自己困惑、迷路而走不出来。其实,翻开我过往的经历来看,的确很像我这个人,哈哈。 ”

过去10年的困惑 造就今天的“陈桂林”

接拍《周》的时候,正值阮经天从39岁跨度到40岁的人生阶段,他说:“这个人生的交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刚好我也不断地在这10年间打滚,有困惑、自我挣扎,情绪离不开愤怒、兴奋、快乐和悲惨,这些种种。恰恰在40岁前夕,我遇到了陈桂林这个角色,所以陈桂林的每一个跨步,我都能够理解。这些都是我过去的人生经验赋予角色的生命。”

相比当年的《艋》,一样是黑帮角头混混,《周》里的陈桂林就更增添悲剧性。阮经天笑说:“人活着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悲剧的。无论是我们拍的电影或是人生,是我还是观众或在座的各位,其实很多时候往往让我们最印象深刻的,一定都是遗憾的事情。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物,不在以后,我们才会特别想念,我们拍的我所演的,就是这样的遗憾。”

对阮经天(前者)来说,动作追逐场面反而不是让他最消耗体力的。(邵氏机构提供)

称内心戏比动作戏累 不介意剃狗啃头

香港导演黄精甫是拍黑帮动作片高手,《周》片中阮经天饰演的通缉犯陈桂林和李李仁饰演的警探陈灰近10分钟不间断的追逐扭打场面,惊心动魄,一气呵成的节奏看得观众屏息。还有陈桂林与袁富华饰演的“香港仔”狂干架,在房子二楼一直滚打到一楼,陈桂林狠撕咬香港仔嘴唇,夺命追逐,观众看了都替阮经天感到“累”和疯狂。

不过,尽管动作场面挑战拼搏极限,但对阮经天来说,拍《周》最消耗的不是体力而是情绪。尤其他被陈以文饰演的“尊者”剃头鞭笞到忏悔崩溃的戏,还有王净为她剃须无语落泪的内心戏,都让他喊累,也让观众看到阮经天收放自如的演技大爆发。

对于要剃狗啃头,阮经天却丝毫不在意,完全零偶包。他说:“自己身为一个演员,我完全不会在乎自己样子会变得如何。因为只要能够为角色服务,我可以是任何形状的。像那场剃头戏是真剃,大家只有一次机会,大家也因为这场戏 再三排练,剧组里面的所有人包含导演、演员、工作人员甚至场务,都各司其职,非常专注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他们让我在一旁安静地培养情绪,但大家的认真我都看在眼里,当下是既感动又觉得不好意思。”

阮经天(左)和王净一场剃须的戏,全程零对白,考验两名演员的默契。(邵氏机构提供)

另外,阮经天和王净近乎零对白,无声胜有声的刮胡场面,也让彼此留下深刻印象。阮经天说,他并没有刻意和王净培养默契,但两人一到镜头前就自然契合,让他大喊过瘾。

因为 “投入”走不出角色

拍这么一部压抑的电影,杀青后阮经天会不会走不出角色?他笑说:“其实,我大部分的戏都很难跳出角色,只有几部我演得特别不好的戏,就很好跳,哈哈哈!我觉得这跟投入程度有关系吧。

阮经天说,《周》给予他最宝贵又神奇的体验是,他过往惯性喜欢一些较契合或熟识的剧组人员,但《周》却与别不同,“我在这个行业20年,很少遇到一个剧组,我从上到下每一个人,我都很喜欢。当然我也希望他们很喜欢我,因为大家在一起完成某件事情,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度难得的经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