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赞爱上田铭耀有眼光 刘子绚:早就知道他是金子

老公田铭耀在《金色大道》的演出获赞,刘子绚很替他开心。(龙国雄摄)
老公田铭耀在《金色大道》的演出获赞,刘子绚很替他开心。(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金色大道》虽已落幕,但仍有观众透过《联合早报》娱乐版热线栏目《我要大声说》赞许演员表现。11月2日刊登的一则观众留言写道:“田铭耀在《金》演出的‘金条’,叫人刮目相看,听他唱《我是一只小小鸟》让人会心一笑。当年他和刘子绚的‘高矮配’成为媒体焦点。是金子,总会发亮的,不得不佩服刘子绚当年的眼光。”

记者2日傍晚到贺岁新剧《那一年的除夕夜》片场探班,跟主角刘子绚提起这则留言。她笑回:“我早就知道他(指田铭耀)是金子!他是一个很细腻的人。”

老公演出“金条”的心路历程,刘子绚一路见证。她说,老公在诠释角色的过程中,经历忐忑不安与纠结的情绪,费了不少心力琢磨演绎方式和锻炼肌肉,“他知道他一定要好好把握,因为那是他求之不得的角色。”

田铭耀和刘子绚在《那一年的除夕夜》中扮演叔嫂,两人对手戏不多,但2日双双在片场。

《金色大道》落幕,田铭耀已投入《那一年的除夕夜》的新角色,在剧中与刘子绚演叔嫂。(龙国雄摄)

针对观众“佩服刘子绚眼光”的留言,田铭耀笑说:“我以前说过,她不是一个看外表的人, 高的帅的人一大堆,我都完全不是。我想,她是看到我的努力和才华吧!”

田铭耀透露,老婆看《金色大道》时一直流泪,觉得“金条”很可怜,夫妻俩也会讨论当中的表演细节。

一人分饰两角 穿性感睡衣色诱阿武

《那一年的除夕夜》为奇幻穿越剧,定档2024年1月18日在九点档首播。刘子绚一人分饰两角,其一是温柔的妻子,另一个是狡猾的骗子。记者探班时,扮演夫妻的刘子绚和戚玉武正在演哭戏,此段为“妻子”情节。

记者到《那一年的除夕夜》探班时,刘子绚和戚玉武正在演哭戏。(龙国雄摄)

刘子绚告诉记者,“女骗子”的戏会比较搞笑,包括色诱戚玉武的戏,“那场戏,我穿了性感睡衣要进去他的房间,结果他把门锁了,我就在门外用各种声音诱惑他,但表情是空白的……我第一次尝试这种演法 ,所以觉得蛮有趣的。”

此外,刘子绚在剧中育有一对儿女,分别由黄超群和何盈莹扮演。她说:“我(从影以来)没有过这么大的儿女,所以得说服自己 ,接受儿女已经长这么大了!”她笑说,会把对家中两只爱猫的情绪,投射在何盈莹和黄超群身上。

拍新剧期间外公过世

紧扣剧名的“除夕夜”问刘子绚,最难忘的除夕夜是哪一次?她说是2022年的除夕夜,她当时在马来西亚浮罗交怡老家,外公行动不便卧床,一家人把长桌和饭菜搬到外公的房间,有的坐在床边,有的坐在地板上,家人围在外公身边吃团圆饭。

刘子绚透露,她拍摄《那一年的除夕夜》期间,外公过世,她和老公向剧组告假回浮罗交怡奔丧。

有海量情感戏 阿武下班后软趴趴

演过无数高难度角色的戚玉武,在片场告诉记者,他被这部剧难倒了。

阿武说,他初接戏时,以为将拍一部欢乐温暖的奇幻贺岁剧,殊不知拿到剧本后,发现自己有海量的情感戏,“我一打开剧本,愣住了,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戚玉武在新剧中挑战新演法。(龙国雄摄)

阿武经历丧妻之痛,内心满是遗憾,总希望自己能回到过去,“我觉得是很大挑战,因为我有海量的感情戏!不单单是夫妻情的部分,还有跟其他家人的感情。每天演完后,我会觉得身体软趴趴的。”

他用有别以往的演法诠释角色,好或不好,他觉得待观众定夺。

黄振隆做音乐就亏钱

黄振隆在《那一年的除夕夜》饰演怀才不遇的音乐人,阿武不满女儿何盈莹跟他交往,总是百般阻扰,黄振隆的角色渐渐黑化。

黄振隆诠释黑化的音乐人角色。(龙国雄摄)

戏外的黄振隆除了是演员,也是歌手,有自己的乐团。记者问,新加坡的音乐人好当吗?是否很难谋生?他以自己为例说,做音乐会亏钱,“新加坡市场小,做音乐谋生是很难的事。作一首歌,一定要做商演赚回那些钱,但本地的商演机会偏少,可以让我们唱歌的地方不多。”

但他非常喜欢音乐,“我就用另一种方式支撑我的梦想。(指演戏?)可以这么说。刚开始演戏是为了赚钱,到后来,蛮喜欢演戏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