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辩论擦枪走火 通告咖发光变主咖

黄豪平(左二)辩论时对陈芳语(右一)作人身攻击,过后懊悔痛哭,引来队友陈大天(左一)和关韶文安慰。(互联网)
黄豪平(左二)辩论时对陈芳语(右一)作人身攻击,过后懊悔痛哭,引来队友陈大天(左一)和关韶文安慰。(互联网)

字体大小:

全明星辩论会

可上YouTube观看

我是台湾三立电视运动综艺《全明星运动会》的铁粉,当它推出姐妹综艺《全明星辩论会》时,我很好奇手脚运动换成口部与脑部运动(辩论),内容还会精彩吗?答案是,精彩。两个节目同样不靠“星光”(大半艺人鲜为人知),而是靠热血、投入、激情地参与辩论,让观众见到生命之火在燃烧。

节目邀请18名艺人和网红参加,首集由评审长陶晶莹带领包含导演、作家、资深艺人组成的评审团,决定参与者的水平阶级,之后18人根据水平分成两队,每期展开竞赛,探讨议题,某些期数会淘汰分数最低的选手。

社媒相关辩题比重反映时代

辩手以外,辩题设得好不好,也是吸引收看的关键。节目辩题可谓五花八门,林林总总。有一听就很有趣的,“发现了长生不老药,吃还是不吃?”;有长久以来争议没完但始终没有终极答案的,如“奉养父母应该是自由选择还是道德义务?”、“该不该暂缓开发AI系统?”。

也有属于现代的辩题,尤其围绕人类情感关系,如“爱上杀父仇人之子,该不该继续?”、“爸妈说的‘我是为你好’是不是情绪勒索?”、“单身却想借精生子,是不是一种自私?”、“另一半第一次劈腿,是否该原谅?”、“你最好的两个朋友在一起,有一天你发现其中一人外遇,要不要告诉另一个人?”。

陶晶莹(右三)、视网膜(左三)和黄豪平(左二)在节目中有精彩表现。(互联网)

走出情感范畴,一样有值得一辩的题目:“‘标题杀人’泛滥现象主要的责任在媒体还是民众?”、“步入中年才发现对工作毫无热忱应不应该转换跑道?”、“劣迹艺人应不应该退出演艺圈?”、“为了孩子的前途,该穷养还是富养?”。

跟社媒相关的辩题占了不小比例,反映社媒在当代生活的比重:“社媒的言论审查,是捍卫言论自由还是打击言论自由?”、“小孩想成为流量网红该不该支持?”、“修图是种礼貌学?该一起成为照骗还是忠于真实?”、“遇到酸民恶意留言,该不该正面回复?”。

评审长陶晶莹展功力

看辩论会可以引发对议题的深入思考,提升自我表达,同时让人学习聆听。我起初以为艺人搞辩论只是噱头,没想到大家无比认真,评审甚至参考正式辩论比赛的条规。艺人分成固定两队交手,本地观众较熟悉的有马力欧、吴怡霈、徐新洋、杨升达等,其实财经新闻主播朱琦郁、啦啦队队员倪暄、脱口秀演员贺珑、凯莉、网红董仔、关韶文、木星、莫宰羊的表现也不逊色。

这个节目让我意外看到一些艺人的亮点。譬如陈大天、黄豪平、侯昌明和萝莉塔,印象中就是在综艺节目中负责讲故事和搞气氛的通告艺人。尤其黄豪平就像个毫无特色,易受忽视的“小咖”,萝莉塔则是动不动就因被取笑而咆哮的“肖查某”(福建话指疯女人)。

但来到辩论节目,他们却展示了逻辑思维、论述条理、机智反应、辩驳能力各方面的过人之处,成为吸引观众的“辩论主咖”。

选手为比赛团结一致,力保队员不被淘汰,但身为队长的黄豪平似乎过于投入,以致辩论时对另一队队长陈芳语(华语能力显然不足以应付辩论会,不知道她为什么来参加?)作出人身攻击,引发负评。贺珑引辛龙、刘真和其他艺人为例子,也引起“风格太犀利”争议。

这时,身为评审长的陶晶莹的功力就出来了。她除了能快速抓住各方论点,还能理性分析辩题的攻守和辩者的优劣,当摩擦或失控状况发生时,她还能感性说出当事人的心声,柔性安抚情绪,让毁损减到最低。

另外,网红“视网膜”当主持人,话不多却总能画龙点睛,黄国伦、康康、千田爱纱、于美人、曾宝仪等轮流当客座评审,也都为节目贡献不少金玉良言。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