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开公司拍电影 陈伟恩笑花王伟良的钱

王伟良(左)和陈伟恩(右)2012年拍摄《新兵正传》结识。(白艳琳摄)
王伟良(左)和陈伟恩(右)2012年拍摄《新兵正传》结识。(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王伟良卖掉三间房子开三家公司,找来11年前拍摄《新兵正传》认识的陈伟恩合伙。陈伟恩笑说:“看我的命多好,我花了他三个房子的钱,哈哈哈。”

36岁的王伟良告诉《联合早报》设立制作公司的契机:“疫情放缓那年,我觉得茫然想退休。车子卖了,房子卖了,退休第一个星期嚣张到觉得35岁就退休很厉害,第二个星期开始腰酸背痛,第三个礼拜想:哇!不可以,这么早退休根本不实际。”

33岁的陈伟恩打趣称是逼不得已才点头合作,“因为伟良知道我住在哪里,一直来敲我的门。”撇开玩笑话,他说:“坦白讲可能因为工作不多,所以产生疑虑,(大家)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有一些事,我一直想尝试,但没有机会,就想自己创造机会,但是一个人做,我又没那个胆子。伟良刚好找我,我就OK。”

合作没有阶级之分

两人2022年底合开Hong Pictures(长红影业)。王伟良形容相识11年的陈伟恩:“你不要看他外表长得好看,高大威猛的,其实内心很脆弱,没有安全感。”

王伟良(左)和陈伟恩(右)笑称合伙后每天有冲突。(白艳琳摄)

他们受访时一唱一和,没有阶级之分。不过,卖掉三间房子创办公司的王伟良名义上是老板。公司CEO是参加《决战好声音》后曾签约滚石唱片的新加坡歌手施勤。

王伟良在约八年前主持一个本地歌唱比赛时认识施勤,几年前偶然重逢后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携手创业。除了长红影业,他们和陈伟恩联合管理主打创意制作的Paperplane Productions(纸飞机)和Seed Music(种子音乐)学校。

计划拍四部电影

王伟良坦言,成立约一年的长红影业还未赚钱。他自比地产发展商说:“因为我们还没有卖东西嘛。还在找人买我们制作的内容,跟发展商一样,目前在‘建房子’,这些钱都由我们出,卖出去之后,钱才会收回来。”

公司除了在12月上旬的亚洲电视论坛与市场(ATF)宣布2024年4月开拍电影“Baby Hero”,强攻2025年贺岁档,王伟良也计划明年发行八九部泰国电影。他正筹划四部电影,希望发掘下一代演员,促进新加坡电影业的蓬勃发展。

王伟良计划开拍四部新加坡制作的电影。(白艳琳摄)

王伟良的宏愿是希望不同档期都有一部新加坡电影放映,而不是像现在,“有些档期,一部本地片都没有。”他认为重复一样的模板变不出新花样,要达成目标必须改进和有新尝试,更不该轻易把“新加坡市场小”作为借口。他说:“新加坡本来就是做全世界的生意。”

陈伟恩有感而发,希望有所成长,做出成绩,而不只是停留在《新兵正传》“Ah Boy”的名气,所以往幕后发展以多元尝试。

陈伟恩酸老友不适合管账

从朋友变成生意伙伴,陈伟恩半真半假说两人“每天都有冲突”。王伟良搭腔:“我找钱,他花钱,我要看他花我找的钱,你说冲不冲突?”

目前进行的项目,王伟良是负责找钱的执行监制,陈伟恩是花钱的监制。合作下来,王伟良学会信任与放手,让彼此以自己的方式发挥所长。

王伟良说:“我做生意的思维可能比较不一样,我先有点子,再来找合适的人,最后才是(考虑)钱。”

陈伟恩则酸老友不适合管账,并自认是“比较实际的人,资源方面会看得比较紧”。他觉得两人各有长处,是互补的合作关系。演员出身的他初尝幕后监制工作,最实际的收获是“如何在预算之内花费”。

工作上产生摩擦怎么办?王伟良说:“Joshua(陈伟恩)是一个话不藏心里的人,如果我们有矛盾,就直接打电话谈,不然见面把话讲开,所以我们没有隔夜的东西。”

陈伟恩首当监制,学会怎么在预算内花钱。(白艳琳摄)

门外汉边做边学

陈伟恩笑认第一次当监制天天出错。但他一开始就对制作组坦承是门外汉,没有不懂装懂,也保持虚心边做边学。“老板”王伟良闻言送上爱的鼓励:“他已经做得很好了,连有经验的人都可能不完美嘛。”

王伟良出示手机里,由陈伟恩首次担任监制的《新狼人杀》综艺节目初剪视频。这个汇集52名艺人参与的XR(扩展现实)节目一共八集,每集45分钟。

对于不熟悉的工作,两人感谢前辈和同行的照顾和提携,也灵活善用以前当演员积累的经验,才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乱飞乱撞。

问他们是否被不熟悉的工作吓跑?陈伟恩笑说自己“跑不掉了”,王伟良则发挥正面思考:“是跑快一点追上他们(有经验的前辈)。”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