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谈中学生活 宗子杰常因调皮被罚

宗子杰(右一)说自己属于比较调皮和叛逆的学生。(受访者提供)
宗子杰(右一)说自己属于比较调皮和叛逆的学生。(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2024年即将来临,1月2日开学日,小六生将升上中学,对此,《新明日报》找来几位艺人分享他们的中学生活。

宗子杰表示自己属于比较调皮和叛逆的学生,“虽然住在学校附近,但每次还是会迟到,所以被罚把自己的桌椅搬到学校广场坐半天。不过我和朋友每次坐在那里半小时后就‘不见’了。有一次和朋友溜去附近快餐店买早餐,居然撞见老师,结果学校就请父母到学校”。子杰也自爆那时妈妈几乎每一两个月就得去学校一次,跟老师“开会”。

子杰也透露自己的成绩一直以来都是“满江红”,但在看到妈妈因为自己O水准预考成绩不理想而难过后,他决定发奋图强。经过一个半月的努力,成功将预考47分的成绩进步到最终九分的佳绩。

他印象深刻的老师是中二的班主任李老师,“他教我们数学和物理,即使我们的成绩不好,他依然会花很多心思教导我们。记得有一次他把我们几个比较调皮的同学叫进办公室,当着我们的面把自己很重要的毕业袍剪了,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很失败的老师,不能让我们至少去听课以及考试及格。当时我们都很感动,也因为这样我们班的物理和数学成绩有蛮大的进步”。

容启航“得罪”很多女生

容启航表示自己常常让老师很头痛。(受访者提供)

容启航小学时读男校,上了中学才读男女混合校,第一次体验有女同学在班上让启航感觉很尴尬、害羞,不知道要怎样跟她们沟通,结果因为说话太直,在中一时不小心“得罪了”很多女生,所以中二到中四都在“弥补”。

容启航表示自己常常让老师很头痛,但又拿他没办法,因为他虽然叛逆、调皮,但考试成绩很好,还考到全校第三名,所以老师不知道该怎么骂他。不过在同学之间,他的人际关系却很好,无论来自怎样的家庭背景的同学,他都可以和他们成为朋友。

启航的中学生活也过得很充实,什么都想尝试,不只是学长、也是班长,还比其他学生多参加一项课外活动。他也很鼓励学生多学习,“这两年我常受邀回去学校演讲,就会鼓励学生多探索,寻找自己的热忱和追求梦想。我觉得身为学生,除了努力读书,也应该多尝试不同的东西,才能找到自己在未来到底想做什么”。

郑颖感激好姐妹相陪

郑颖在中学时成绩不错。(受访者提供)

郑颖在中学时是学生理事,也是一个蛮用功的学生,学业成绩不错。除了课业,郑颖和她视为姐妹的同学们也会在放学后,练习跳K-POP舞蹈。

对于中学生活,郑颖表示:“跟现在相比,那时候的自由没有太多,可以活动的范围大部分在学校。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蛮怀念当时一班人在学校一起‘无理取闹’的日子,当我在找中学时期的照片时,我发现居然没有一张‘正常’的照片,都是大家在扮鬼脸、玩闹的照片。”

郑颖认为,在中学的时候不应该给自己太多的压力,而她能考到好成绩,正是因为比起压力,她更多的是期待上学、学习以及能够一起努力的好姐妹。对此她很感激能有这帮好姐妹陪自己一起长大,让她勇于做自己、追求梦想,才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周智慧春游最开心

周智慧最开心的是每年的春游。(受访者提供)

周智慧在上海读中学,最难忘的回忆就是每个冬天下雪时和朋友们一起玩雪,“我们都是年底放寒假,所以通常下雪时都是接近假期,课程几乎念完了,有时候上课时间老师会带我们去操场玩雪”。

最开心的是每年的春游,她和同学们去过郑州、少林寺、黄山、越南等,“回想起那段日子,真的特别开心。当中最难忘的是去黄山那年,我食物中毒,被送回上海看医生,没能跟朋友一起爬上黄山,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在家养病,哈哈!”

觉得自己是个怎样的学生?“即认真读书,但又很贪玩!所以念书的时候有时会‘坐不定’,想要把作业快点做完出去玩!也因为这样,我都会把自己的功课和时间安排好,不要拖到最后一分钟才做,这样也不会在匆忙的情况下把事情草草了结。”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