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演音乐剧一个月 陈洁仪寻访爷爷老乡祖屋

陈洁仪首次接演中国大陆音乐剧《雄狮少年》。(广州大剧院夏冬、庞浩提供)
陈洁仪首次接演中国大陆音乐剧《雄狮少年》。(广州大剧院夏冬、庞浩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天后陈洁仪首次接演中国大陆音乐剧《雄狮少年》,因工作在广州待上一个月,就趁空档去了一趟爷爷的老乡番禺。

人在广州准备演出的陈洁仪以音档方式接受《联合早报》访问,聊及她这次的长住,“之前都是往返酒店、工作地点和机场,这次真的比较能感受到广州的感觉。”

陈洁仪透露:“我爷爷是番禺人,小时候经常听他说回乡下,但这对我而言是个很遥远的概念。”她和爸爸要了地址,休假时踏上寻找爷爷祖屋之行,“那地址现在其实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没有找到真正的祖屋,不过大概知道是哪一块地。我拍了照给爸爸看。活到这个年纪,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很特别。”

现阶段喜欢慢活的陈洁仪,认为番禺给她的感觉非常舒服,“它不像广州市那么繁荣,节奏慢一点。我在那边走走,看到小孩在玩,还有看到一些祠堂,就觉得很温馨、很亲切。”

自认是“吃货”的她也表达了对广州美食的喜爱,“太多好吃的东西了,而且都很适合我在工作时吃,不会太辣也不会太上火。”

陈洁仪12月中旬抵达广州时,在社媒贴出照片打卡。(取自陈洁仪脸书)

透过牛车水童年找到与角色的共鸣

陈洁仪在《雄狮少年》中的“包租婆”造型令人眼前一亮。角色看似与私下的她反差甚大,她却在“阿珍”这个角色找到共鸣,“她就像以前我们看的粤语片里的包租婆形象,非常接地气,好像在街市里面会看到,比较粗俗、大喇喇的女人。我童年其实遇过很多这样子的女性,因为我小时候在牛车水长大,街坊有很多这样性格的人。”

陈洁仪补充:“生活很困难,所以她们的外表都是带刺的,因为需要生存,要表现出强悍的一面。但很多时候她们是很温暖讲义气也很热情的。她们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也可以为家人做出很大的牺牲,阿珍就是这样的人物。”

然而,挖掘出角色内心的柔软并不是最大的挑战。陈洁仪认为,最难的是外在和声音。“因为我的声音并不是特别大嗓门的那种,所以我要找到方法,既可以大嗓门,又不伤嗓子。”她为记者演绎了一句音乐剧中喊老公“咸鱼强”的桥段,笑说:“我现在可以很大声地喊,可是又不费力气,这是在过程中慢慢找到的(方式)。”

另外,陈洁仪也不能把歌曲唱得“太美”。她解释:“因为要用那个人物的声音和语气去唱,所以我和音乐总监讨论时决定用稍微低一点的音调,这样比较接地气,而不是很梦幻、很浪漫的那种声音,这是我觉得好玩的部分。”

陈洁仪在《雄狮少年》中与李秋盟(左图右)及陈小春演夫妻。(广州大剧院夏冬)

与陈小春合作频频苦笑

《雄狮少年》中,陈洁仪和陈小春扮演的“咸鱼强”是对夫妻。戏外,两人早在90年代就结识,但已多年没见。陈洁仪说:“我们和古巨基曾经在TVB台庆合作过一部小型音乐剧,没想到20年后可以合作演一出真正的音乐剧。”

被问及这次和陈小春的合作,陈洁仪透露:“虽然他在剧中是年纪最大的哥哥,但他的行为举止就像个弟弟,特别皮,所以和他合作是好玩的。我们经常会笑,但不是笑场那种,而是苦笑。”

原来,陈小春在剧团成员里算是“门外汉”,陈洁仪则自认“好几年才演一次音乐剧”,“其他人科班出身,也是全职音乐剧演员,所以我们看到别人就会感叹‘怎么他们记性这么好’,我们就会一直笑,觉得自己太惨、太差劲了的那种笑。”

谈及在新、中两地演音乐剧的差别,陈洁仪直言音乐剧的制作非常规范,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在文化上还是有所不同。她举例,中国大陆的音乐剧演员会同时段出演多部音乐剧。另外,一部音乐剧的角色可能也会由不同的演员来演出,《雄狮少年》的“咸鱼强”便由陈小春和李秋盟分别主演。这意味着陈洁仪在剧中有两个不同的老公。

陈洁仪坦言:“一开始有点害怕,思考要怎么去建立一个稳定的默契,但后来发现其实是可以适应的,我也从中找到一些正面的反馈,不同的咸鱼强会带给我不同演绎阿珍的方式。”

《雄狮少年》2024年1月11至14日将在广州大剧院演出,粤语版则计划在3月8日至10日移师香港。

爱拿植物做“实验”

自称是“农夫歌手”的陈洁仪是圈内热爱农作的代表。记者好奇,这次离家这么久,她是否会想念家中的花花草草?陈洁仪笑说:“不用担心,因为我早就把他们‘毁了’!”她解释:“其实家里没有种很多东西,因为我经常要出国,以新加坡的天气来说,晒个一两天它可能就枯萎了。”

反而陈洁仪会种一些可以食用的植物来做“实验”,“我会和它们说,‘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有时很幸运的话,我离开一两个月回家,它们都没事,也曾经有出国几个月回来,大自然还给了我一些新的植物,我觉得特别好玩。对植物抱持着豁达的心态,不那么小心翼翼地疼惜,因为我最喜欢的是它们的韧性。”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