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技术省时省钱 逼真幻景突破戏剧时空

字体大小:

《那一年的除夕夜》和《熟悉的陌生人》是新传媒首两部采用虚拟制作方式拍摄的电视剧。利用可投影各种背景的LED墙,可随时变换场景,这一刻是雪山,下一刻是外太空,省去摄制队出外景的劳顿,突破拍摄题材的局限;虚拟技术还可重现消失的建筑、街景,让时光倒流。这项技术在本地仍处起步阶段,受访监制、导演、演员谈其优劣,以及他们在拍摄时面对的挑战。

刘子绚和戚玉武带着孩子走在1980年代的牛车水街道,戚玉武和张哲通站在已拆迁的旧国家图书馆前,这些都是出现在新传媒新剧《那一年的除夕夜》中的画面。观众或许感觉这些场景有别于一般,那是因为它们都是采用虚拟制作(Virtual Production,简称VP)的方式拍摄的。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2023年12月宣布出资5500万元,用于支持与国际联合制作具有本地色彩的高素质剧集,以及提高本地虚拟制作产业。VP是近年影视业中快速发展的技术,简单来说,是利用一大片的LED屏幕作为背景,再通过电脑技术投影出所需的画面,让演员在LED墙前面演出。它和大家熟悉的绿布景拍摄,最大的不同在于,它能让导演和演员当下就看到画面效果,免去凭空想象和对着空气演戏的挑战。

近期的《那一年的除夕夜》和《熟悉的陌生人》是新传媒首两部做出新尝试的“先锋”剧集。《联合早报》采访前者的监制梁来玲,后者的导演陈金祥,以及演员刘子绚和张哲通,了解什么是虚拟制作,它有哪些优劣势?它能为本地电视制作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解决经费和场地问题

对新传媒监制梁来玲而言,VP最明显的好处,就是能呈现一些已消失的场景,在创作剧本时可以更天马行空,也不用千里迢迢到国外取景,更无需看老天爷脸色拍戏。

《那一年的除夕夜》里有十场戏是以VP拍摄,梁来玲说:“现在借景拍戏昂贵且不容易,VP运用得好及广泛的话,能解决一些经费和场景问题。”有了VP技术,剧组和演员也无需长途跋涉冒着危险,可以在安全的环境下拍摄雪山之类的画面。

“我们也可通过图像和特效重现一些已经被拆除的地方,在《那一年的除夕夜》中,我们让旧国家图书馆‘复活’了,也以昔日的国家剧场和牛车水为背景。”

接到任务要以VP模式拍摄后,梁来玲和团队收集了许多资料,希望更完整逼真地呈现这些场景。有了剧本后,剧组与负责VP的外制公司开会讨论,她说:“我们的挑战是这些历史场景都有迹可循,如果做得不像,观众是看得出来的。但因为虚拟制作很大程度上依靠一个各地共用的资料库,里头并没有旧国家图书馆的档案,所以必须从零开始创作,花了蛮多时间,压力挺大的。”

《那一年的除夕夜》中的戚玉武和刘子绚出现在虚拟的旧国家图书馆前。(新传媒提供)

现阶段硬件仍有局限

谈及硬件方面,梁来玲坦言VP在新加坡还在起步阶段,本地未有足够大的摄影棚来拍较庞大的制作,“国外一些VP摄影棚设备比较完善,也有比较大的LED墙,希望我们很快能突破目前一些局限。”

VP一个很大的好处,是不用担心天气等因素,梁来玲说:“我们出外景拍戏,若遇到下雨天或者附近有人装修就完蛋了。VP提供很安稳的拍摄环境,不用担心外来干扰和其他不可控的因素。比如拍黄昏的场景,现实生活中的黄昏只有大概半小时,可是有了VP,从早上拍到晚上都没问题。”

最重要的是,这项技术让团队可以放胆去写剧情,梁来玲说:“我们不用担心去不了什么地方 ,也不用担心要花钱让大队出国拍摄,要去日本就去日本,还可以早上去日本下午去美国,明天去韩国。”

长远而言可节省成本

问及VP的成本问题,梁来玲透露,使用VP初期将增加成本,“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资料库,可是一旦建立了属于本地的档案,那肯定是节省成本的。除了不用带队出国,同一个场景的戏写得越多,成本就越便宜。”

人手方面,VP制作省却了一些职务,但也多了其他的,因此梁来玲认为总体而言是差不多的,“我们还是需要道具组和灯光组,但不需要有人去找景,场面控制也容易得多,省去拍外景时需要的一些人手。”

此外,剧组可以省下从A景点到B景点之间的通勤时间,梁来玲说:“时间就是金钱,大伙不用到处跑,可以集中在一个地方完成所有的景。要换景的话按一个钮,10分钟就搞定,灯光打了也可以用一整天,所以我觉得节省最多的是时间。”

VP拍摄模式也比较环保,她认为“现在大家提倡可持续性和环保,但搭景是相当浪费人力和材料的,所以采用VP也是把保护地球考虑在内。”

对于VP在本地的前景,梁来玲抱持乐观心态:“虽然跟外国比较,我们起步比较慢,但至少已经开始了,而且正在加快脚步追上。”

记者看了《那一年的除夕夜》和《熟悉的陌生人》中采用VP模式拍摄的场景,感觉颜色偏暗,画面也不尽完美。梁来玲坦言可以做得更好,“但以第一次尝试来说,我觉得是合格的,当然有进步的空间,所以才需要继续拍 ,因为拍得越多越纯熟。观众可能觉得一些画面不够逼真,但给我们时间和包容,相信我们会越做越好。”

考验导演组织策划能力

陈金祥执导的《熟悉的陌生人》是新传媒第一部采用VP拍摄模式的作品,剧组在接到任务后临时更改剧本,加入八场虚拟场景。他说:“戏里出现的雪景、外太空、城堡、火山和花海等场景,还有主角坐在飞毯上像阿拉丁那样飞起,都是VP效果。”

从导演的角度来看,VP增加了工作难度,陈金祥坦言:“比如说,我们必须配合LED墙上的景来调整演员的站位,既不能太靠近LED又不可以站得太前,否则灯光打不到,灯光组也需多一点时间打灯来配合投影画面。”演员的走位尤其重要,“像有一场戏是有东西掉下砸到演员,导演需要知道几秒钟会掉下来,然后演员要闪避,拍摄时间因此更长。”

此外,为了迁就不同拍摄角度,跳拍的概率更高,陈金祥说:“这就考验导演的组织和策划能力,他必须很清楚要拍什么。跳拍时还要留意到演员情绪和表情是否连戏,这也就增加了导戏的难度。”

前制做好后制即顺利

陈金祥认为,前制准备得越充足,后制就越顺利,“LED影像不像绿布景那样可以在后制更改,基本上就等于按照实景那样来拍,筹备期间就必须明确让设计团队知道我们要什么。”

《熟悉的陌生人》的筹备时间比较紧张,VP部分大概只有一个月,导演说:“每一场VP拍摄所花的时间,大概是一般戏的一倍,不过好处是不用顾虑到噪音和天气,也可以省下出外景的时间,我觉得还是划算的。”

现阶段观众看到VP效果或许会觉得“假”,陈金祥觉得是意料中事,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目前的LED墙不是很大也不够高,外国一些LED还有顶盖,可以往上拍。我们外包的公司可以做到地板上有LED,但衔接得不是很好,看得出破绽。”

VP也不是无所不能,像《熟悉的陌生人》原本想拍一场雪花纷飞的戏,最后被迫作罢,他说:“因为泡泡会落在LED上,可能会弄坏屏幕;也不可以拍下雨的戏,因为会弄湿LED。”

《熟悉的陌生人》中出现的旧年代场景,是通过虚拟制作技术拍摄的。(新传媒提供)

刘子绚:单机拍摄提高演出难度

刘子绚是《那一年的除夕夜》女主角,VP拍摄难不倒经验丰富的她,不过她坦承对演员来说,确实比较多限制,“因为会影响灯光和走位,而且在室内拍摄,却得假装是在户外。此外,镜头跟布景的深度、长度和宽度有限 ,很多时候为了迁就镜头,我们的动作不能太大。再来就是须要拍不同镜头,所以同一场戏要重复地拍,走位也得重来好几次。”

不过这些都不难克服,刘子绚说:“我比较担心的是感情戏,平时我们都是两台机拍摄,但是VP因为有专用摄像机,得拍完一个演员后再拍另一个,所以要保持住情绪。”

拍摄时间也拉长了,她举例道:“有一场逛年货市场的戏,请了很多临时演员。我们一镜到底,先拍我再拍孩子,然后拍路人,加上临时演员几十人,不可以有一点差错,那场戏我们拍了几十个take。”

她坦言若情况允许,实景是更好的选择 ,“但VP的好处是不用担心收音和天气等问题,而且可以拍出一些以往不可能完成的镜头,比如外太空或虚拟科幻的剧情,可以尝试更多不同剧种,我觉得是很好的。”

适应方面,刘子绚觉得需要习惯走位上的不同,再拿捏距离和动作,“有一场戏是我在一片花海中,所走过的地方花就枯萎。我可以走的范围其实很短,可是在画面上看,路却是很长的,所以我得走得很慢很慢,让自己在镜头上看起来是走在很长的路上。”

她对VP未来的发展和趋势有所期待,“我很爱看科幻片和恐怖片,以前因为没有那样的技术,一直没有办法拍,只要VP继续发展走下去,可能就可以如愿了,而我觉得那一天不远了。”

张哲通:领略拍外景的快乐

张哲通在《那一年的除夕夜》饰演来自未来的人,第一次参与虚拟制作,让他感觉很不一样,“我之前试过在绿布景前演戏,VP的不同在于它会加入实景和道具,跟虚拟画面融合在一起,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新的体验。”

他同样觉得最大挑战是拍摄空间较小,镜头限制较多,“因此一场戏须要拍得比较久,一般需要一个半或两个小时完成的戏,使用VP可能要耗上半天甚至一天。”

此外,张哲通也发现实景拍摄的纯粹和真实,“我过去忽略了拍外景是非常纯粹的快乐,因为你能感受到周遭环境,比较能投入演出。VP很多时候要靠想象。我记得有一次在戏里跟阿武哥(戚玉武) 说‘哇,我们在沙漠,你看!’但其实前面就是工作人员和机器。”

他认为有经验的演员在拍摄VP时占了优势,“像子绚姐他们脑海里非常清楚画面会是什么样,所以每个动作都做得很细致,我在这方面经验不多,所以都是靠感觉。”

张哲通举例有一次拍摄跑步画面时的情景,”彩排时我跑起来很假,因为空间很小但我们要看起来跑得很快。那天晚上我在家不断练习怎么原地跑步,却看起来像真的在跑,是非常考验技巧的。”

他坦言自己的压力,来自于如何呈现逼真的效果。”至于会否担心观众觉得假?他说:“这个我无法预期,现在的观众看的戏很多很广,所以标准一定设得很高,希望观众可以接受我们做出来的效果。”

虚拟制作的背后是一组负责影像设计的美术团队。(新传媒提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