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富城为贺岁片戴龅牙 念台词频喷口水

字体大小:

由郭富城(城城)、任贤齐和林家栋主演的贺岁片《临时劫案》2月8日新春档上映,郭富城首演悍匪“梅蓝天”,牺牲扮丑之余还为角色设计龅牙造型。

郭富城接受《联合早报》电邮访问时说,演悍匪可以颠覆框架,反转空间更大也更好玩。在了解剧本后,他和造型师一番谈论,突发奇想为角色加上一副龅牙,突出人物的怪异与反复性格。郭富城说:“我不觉得加一副龅牙是丑化,反而是让梅蓝天强悍中带些可爱,总之就是希望塑造出那份不一样的‘怪’。”

剧组为拍开场的枪战戏,将香港庙街封街七天,其中不少场面更是一镜到底。(邵氏机构提供)

长时间戴龅牙,郭富城说很累也会疼痛,因此休息时必须除下,不能戴一整天,“戴着龅牙说对白也不容易,会喷口水,大笑和拍追逐戏时也试过掉出来,现场爆笑不断。所以开拍前我把龅牙拿回家戴着适应和练习对白,也花了一些时间做前期工作。”

这次《临》剧组在香港热闹的庙街封街七天拍摄开场的精彩枪战,郭富城对此印象深刻,“当中很多一镜到底的枪战场面,导演都拍出那份压逼感和爆发力,真的很难忘。”

任贤齐想把《伤心太平洋》拍成电影

任贤齐和林家栋饰演一对难兄难弟的笨贼,这是任贤齐跟郭富城第一次合作,郭富城的专业态度让他留下深刻印象。任贤齐说:“未开拍前的围读,我到场看不到城城,以为他没来。后来围读开始,才发觉他非常敬业,竟然戴上假牙来读剧本,难怪我认不出他!他套上龅牙,念台词也喷口水,我们都笑翻了。”

虽然和郭富城都是唱而优则演,但因《临》是疫情期间拍摄,变数很多时间很赶,因此两人在片场只谈电影的拍摄,没机会交流演唱心得。任贤齐说:“下次有时间,我一定要请舞王教我跳舞,哈哈!”

任贤齐心里始终抱持一个电影梦,希望可以把《伤心太平洋》拍成电影,“我现在宣布,有什么导演朋友,对《伤心太平洋》这首歌变成电影有感觉,都可以找我聊。其实多年来我心中已经有一个大概的剧本,只是没时间去搞。”

任贤齐(后者)和林家栋戏里戏外都是感情要好的兄弟。(邵氏机构提供)

“午夜凶铃”常响

林家栋饰演一个“做好人不甘心,做坏人没本事”的低层德士佬“阿怂”,被生活压得很悲凉。林家栋说他的角色反映了许多小市民中年男人面对的困境,“因为(经济)能力有限,要照顾家庭,不敢冒险怕输不起,又不能拿家人生计来赌,面临很多困惑。”被问到林家栋自己的中年困惑,他说:“现在电影大环境景气不好,不单是我个人的困惑,就希望接下来能在幕前幕后有多些工作机会。”

这几年,林家栋演而优则编,写了《杀出个黄昏》,还有筹备中的《殊途同归》及《灭相》等电影。他在2017年凭《树大招风》拿下香港金像奖影帝后,似乎也慢慢转向幕后担任编剧和监制。他表示仍对演戏有兴趣,编剧很多时候相对靠“无中生有”,他的创作灵感主要来自生活周遭所触所感,编剧和演戏各有难度。

任贤齐和林家栋自《树大招风》后银幕上再碰头,默契丝毫不减。任贤齐说:“当然啦,我们早已经是好兄弟。家栋真的非常热爱电影,他可以为了明天一句对白,半夜打电话给我,兴奋说‘我改好了,明天我们怎样怎样拍……’,午夜凶铃声常常是跟他合作才会响起,哈哈!”

郭富城不派数码红包 任贤齐每年设计红包封套

聊到农历新年,现在很多人都流行“转账数码红包”,但郭富城坦言自己还是喜欢派传统实体红包,也一定会和家人一起过年,吃团圆饭,派红包,并为家里挥春。

农历年对林家栋来说则是反省一年的好时机,他通常会在这个时候好好回顾过去一年的成绩,看看自己还有哪些进步的空间。

任贤齐今年的农历年会在美加的世界巡回演唱会中度过,而每回过年他身上都会带着一大堆自己亲手设计的红包封套,“因为比较有纪念价值,收到我亲自画的红包封套,大家也会很开心。”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