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各种性癖好 韩综尺度再升级

申东烨(左)和成始璟在《人+性大不同》第三季走出亚洲,来到荷兰和德国。(取自Netflixkr IG)
申东烨(左)和成始璟在《人+性大不同》第三季走出亚洲,来到荷兰和德国。(取自Netflixkr IG)

字体大小:

人+性大不同:荷兰及德国篇 
Risqué Business: The Netherlands and Germany

可在Netflix观看

大部分亚洲人对“性”避而不谈,不过在欧洲,人们谈起性话题都是大方磊落。

《人+性大不同》第一二季分别探索日本和台湾性产业内幕,第三季走出亚洲,来到荷兰和德国,以亚洲人视角探索欧洲性文化的差异,话题及画面尺度比前两季升级。主持人申东烨和成始璟探索阿姆斯特丹(Amsterdam)著名的红灯区、德国的男女共用澡堂,也带观众了解恋物癖、绑缚调教SM、多边恋等性取向。

荷兰首让性工作合法

荷兰是首个将性工作合法化的国家,第一集节目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访问几位当地居民对性工作的看法,一名负责红灯区治安35年的警察说道:“要将性工作藏起来当然没问题,但那么做毫无帮助,如果你认定是一件坏事,那只会导致性工作地下化。”

申东烨(左)和成始璟来到阿姆斯特丹著名的红灯区。(取自Netflixkr IG)

阿姆斯特丹市长哈尔塞马(Femke Halsema)在节目访问中也提出自己的观点:“性工作者本身没有问题,他们的工作方式也是。但我们希望能杜绝红灯区猖獗的人权侵害和不当行为。”

自由开放的红灯区让来自韩国的主持人有些无所适从,不过对观众更加冲击的是上演真人性爱秀的红屋剧院,画面有些重口味,可斟酌观赏。

裸体与性未必联系

第二集中主持人来到德国男女共用的的澡堂,再次体验文化冲击。两位主持人访问当地人时,被反问为何韩国澡堂要将男女分开,因为男女共浴在当地人眼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当地人认为裸体是很自然的事情,也不会因为将之与性联系。之后主持人来到德国提倡裸体自由的“天体主义”文化的公园,进一步了解其文化。

第二集主持人来到德国男女共用的的澡堂。(取自Netflixkr IG)

两人在第三集亲身尝试绑缚调教SM(BDSM),意为以上对下的支配关系展开剧情的恋物癖。工作者担任“主人”的角色,客人则是被调教的“奴隶”。主持人一旁看着角色表演,尴尬又好笑,亲身上阵体验时一脸紧张害怕,为画面带来轻松滑稽的感觉。

第四集随着德国女孩罗美体验柏林的夜店,原来夜店入场筛选很严格,必须精心打扮才能通过。罗美为主持人准备“带怪癖”的时尚(Kinky Fashion)单品——项圈,结果两人得以轻松入场。

多边恋让人大开眼界

在第一季的日本篇中,节目走访男性情趣用品大本营“Tenga”,这一季节目则走访被称“电子老公”的女性情趣用品的德国公司“Womanizer”,之后四位“性爱专家”和主持人一起坐谈,聊起女性自慰和性爱,其中四名女性对大尺度话题毫不避讳,大方分享经验及细节,让两位主持人边聊边流冷汗,单看两组人的反应也挺有趣。

节目走访被称“电子老公”的女性情趣用品的德国公司“Womanizer”。(取自Netflixkr IG)

最后一集,节目走访两组多边恋的情侣。妮珂有两个丈夫,分别育有一儿,五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另一组则是一男二女的多边恋,班尼和阿丽娜是夫妻,同时和女朋友梅兰妮交往,阿丽娜和梅兰妮也是好朋友。三人感情和睦,如普通情侣一般一起约会,一起牵手,这样独特的感情关系让主持人大开眼界。

这季的尺度无论是话题或画面皆比前两季更大,不过节目内容虽有些许敏感,但主要以访问和娱乐氛围为主,加上申东烨和成始璟的化学反应诙谐搞笑,想了解欧洲性文化的观众仍可观赏。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