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贞“少一部”无缘十大 蔡琦慧零作品轻松观礼

陈丽贞(左图)和蔡琦慧无法角逐本届红星大奖的最受欢迎女艺人奖。(取自陈丽贞、蔡琦慧IG)
陈丽贞(左图)和蔡琦慧无法角逐本届红星大奖的最受欢迎女艺人奖。(取自陈丽贞、蔡琦慧IG)

字体大小:

“红星大奖2024”的“十大最受欢迎男、女艺人”(简称十大)奖项赛制跟2023年的一样,不先选出20大男、女艺人,而是让所有符合角逐条件的艺人一起竞争十大。2024年,陈丽贞、蔡琦慧、徐彬等因不符合条件而没有角逐十大的资格。

十大入围条件是:一、在至少一个符合资格的戏剧或节目中担任主角或主要主持人;二、如果不是主角或主要主持人,得在至少三个符合资格戏剧或节目中担任配角或助理主持;三、在所有符合资格的戏剧和节目中,出演至少30集。此外,艺人至2023年1月1日为止,入行经验须超过五年。

陈丽贞2023年演出《整你的人生》和“SHERO”两部剧的配角戏,不足三部戏,不符合第二个条件。拿过八座十大的蔡琦慧,以及拿过五座十大的徐彬双双没有作品在合格期内出街,本届不能角逐十大。

陈丽贞看得很开。她在电话访问中说,尊重红星的规则,“不用太失望,支持我们(不能角逐的艺人)的粉丝也不要难过或失望。”

她透露,经理人已提前告知她不能角逐十大,“去年拍的《嫁给不同世界的你》不在合格期内,所以不算。我过去一年一直忙着拍戏,当经理人告诉我,只有两部戏所以不能角逐时,我一方面想着下次再接再厉,另一方面又纳闷自己去年为什么这么忙。”

未能角逐不代表不受欢迎

记者提起蔡琦慧、徐彬也无法角逐,陈丽贞指出,这不代表蔡琦慧和徐彬2023年受欢迎,隔年就不受欢迎了。谈到名单中有很多DJ入围,她说,DJ也是电视台的同事,若没有机会角逐十大,对他们也有欠公平。

徐彬2023年拍了《谁杀了她》,但这部剧2024年出街,不属于本届红星奖项的合格期。(取自徐彬IG)

陈丽贞说,过去几年角逐十大都陪跑,有时反而不好意思拉票了,“说真的,已习惯陪跑的心情,每年红星,我的口头禅都没变,都是‘习惯就好’。”

本届红星,陈丽贞以“SHERO”中的反派角色角逐最佳女配角奖。她说:“希望有机会!”

蔡琦慧透过短信告诉《联合早报》:“去年没有新作品上档,经理人和我都知道,今年没资格入围,所以不惊讶。我很早就跟粉丝说,今年应该可以休息一年,明年再战。”她依然会出席颁奖典礼,“这将是我入行16年来最轻松,最无压力的红星大奖。”

徐彬:演员是很被动的

徐彬趁着拍戏空档,用短信回复早报。他说:“去年拍了《谁杀了她》,我最近才意识到这部戏的播放时间不在本届红星的合格期里,而在明年的红星。演员一直都是很被动的,我们被支配、被选择。这次因为赛制不能入围,我觉得很可惜,肯定也失望,欠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一个交代。我会继续加油吧!”

男女主角一击即中

灵异轻松喜剧《陪你到最后》的主角文慧如达成可角逐十大的第一条件,首次角逐十大。她是童星出身,若顺利得奖,会是她自2006年的青苹果奖后,再次得红星宝座。

文慧如2023年主演《陪你到最后》,符合角逐资格。(新传媒提供)

文慧如透过经理人回复早报说:“这次是首次入围十大,历年颁奖典礼的十大环节我都有关注。自己可以入围,太感激,太兴奋了。如果当天可以上台,等于我其中一个梦想实现了。”

在台湾发展的韩裔艺人金在勋是本地剧《欧巴,我爱你》的男主角,具备角逐资格;台湾小生王硕瀚是推理剧《熟悉的陌生人》的男主角,同样能角逐。

人在台湾的王硕瀚受访说:“能入围一个红星奖项(指早前公布的最佳潜力星奖)已经很开心,现在又有另一个入围(指十大),我觉得是额外的幸运。”十大是观众票选奖项,他觉得胜算如何?“老实说,我觉得没胜算,哈哈!所有入围者都在新加坡发展得不错,所以我这个奖项没有多想。”

韩裔艺人金在勋(左图)、台湾小生王硕瀚分别担任本地剧《欧巴,我爱你》和《熟悉的陌生人》男主角,因此具备角逐十大的资格。(档案照)

许瑞奇“进场” 孙政张哲通“留步”

2023年,可角逐十大的男艺人名单中不见许瑞奇、孙政、张哲通,因为他们的入行未超过五年,不符合条件,三男只能角逐最受欢迎潜力星奖。

2024年,许瑞奇进场角逐十大,得奖与否考验人气。孙政和张哲通则停留最受欢迎潜力星名单,2025年才能“进场”十大。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