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金宝逾半世纪功夫人生 有“七小福”相伴

字体大小:

从每天等师傅发零用钱,辛苦练功又常挨打的童年,到成立“洪家班”,掀灵幻功夫喜剧电影热潮,勇闯好莱坞,沉潜复出后再发光的中年……应邀出席第12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大师班”的洪金宝,畅聊他72年来的七个人生阶段,分享他功夫人生中的“七小福”。他也对想吃武打动作这行饭的年轻人撂下狠话。

72岁功夫武打巨星洪金宝以“焦点影人”身份,出席第12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SCFF)举办的大师班系列,分享多部由他执导或主演作品的诞生过程及幕后花絮。SCFF也放映了大哥大1978年至2016年的五部作品,包括《赞先生与找钱华》《鬼打鬼》《奇谋妙计五福星》《七小福》和《特工爷爷》。

洪金宝9岁就被奶奶送进于占元创办的中国戏剧学院京剧戏班习武练功,硬底子功夫叱咤华人演艺圈半个世纪,担任过演员、导演、动作指导等,对功夫片的发展起着关键作用。翻开香港功夫片历史,洪金宝就足以代表和概括这个风靡华人甚至全球观众的剧种,并扛起影响好莱坞动作电影的半边天。

记者和刚拿下第4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的洪金宝,畅聊他72年来的七个阶段,让大哥大分享他过半世纪功夫人生中的“七小福”。

当年七小福难得拍合照,洪金宝回忆和师弟们学戏的点点滴滴。(互联网)

10岁以前:每天拿零用钱的快乐

洪金宝说,小时候对武打没有印象,回忆起这段,洪金宝说:“那时候还是小孩子,当童星的时候更没有印象,师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小时候学过戏,所以对演戏不太陌生,后来长大当龙虎武师,也没感觉,就只知道有人叫我去拍戏,就是很开心的事。”

当年,于占元在香港开办中国戏剧研究学院时收下七位门生——元龙(洪金宝)、元楼(成龙)、元彪、元奎、元华、元武(本名周元俊)和元泰,因演出成功,于占元以此组成了“七小福”戏班。七小福们一天的人工是60港元(约10新元),全数得交给师傅,一票孩子每天就等着师傅给每人5港元(约新币8角)零用钱,欢欢喜喜。

洪金宝回忆道:“拿到零用钱感觉好像发了一笔小财似的!那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子都住在后台,拿着钱到戏院后街的小铺子去吃宵夜,小吃才一块多两块港元(约新币2角),我们手上那5港元很好用啊,所以很开心,希望天天都有戏班有戏拍。”

洪金宝(右)在罗启锐1988年执导的《七小福》中饰演师傅于占元。(新加坡华语电影节提供)

11-20岁:少年出道 练功苦收获丰

仍是童星的洪金宝,这时候出演电影但大多时候都在练功学戏,日子过得非常清苦,练功更是无尽的挨打。

洪金宝当年出道的艺名是“元龙”,他说:“每天都辛苦!最怕就是辛苦完了又痛苦,最惨是被师父打到‘飞’起,屁股很疼,但最糟还是手肘(比了比),这个地方会肿起来,因为我们趴在地上挨打,师傅一棍下来本能伸手往后挡,结果手肘都会肿成大包。”

偷懒吃蛇耍赖没好好练功,被师傅发现也是一顿打,有时被罚“倒立”,撑不住摔得头破血流偶有发生。

洪金宝(左)在《精武门》中和李小龙(右)对打,当时他还拉上成龙当替身。(互联网)

如今年过古稀,再回头看童年那段咬牙练功血泪汗水齐飙的经历,洪金宝坦言这段痛苦磨炼基本功的童年,影响了自己的人生。他说:“就是变得很能挨,能吃苦,之后遇到再大的辛苦都不怕了。不过,如果早知道过程是这样痛苦,我肯定不选择学,真的太苦了,哈哈。”

14岁那年,洪金宝正式进入邵氏,参与了《大醉侠》的动作设计,18岁正式当上龙虎武师。与邵氏约满后他加盟邹文怀的嘉禾,与李小龙拍过《精武门》,当时成龙还只是替身。

21-30岁:洪家班广纳贤才 成功打造灵幻喜剧

李小龙1973年骤逝,嘉禾需要武打明星取代李小龙造成的真空,21岁的洪金宝便顺势招揽和收纳了李小龙当时的御用武术指导林正英和李小龙的班底,正式成立了“洪家班”,成为香港最重要的武术班底之一。

林正英(中)在《僵尸先生》带领徒弟许冠英(右)、钱小豪与僵尸斗智斗勇。这部片掀香港僵尸灵幻喜剧风潮。(互联网)

不同于1978年成军的“成家班”是众星拱月(成龙),洪家班更像一个广纳贤才,让各展所长的舞台。林正英、董玮、午马、曾志伟、钱嘉乐、元彪、元华等人后来成为香港电影的重要面孔。

洪金宝是将功夫武打结合喜剧元素的第一人,洪家班旗下的林正英,当年就凭借《鬼打鬼》《僵尸先生》等开创了香港僵尸片风潮。洪金宝为元彪量身定制《杂家小子》《败家仔》,“午马”也因加入洪家班后才真正走红成为“第一大侠”,除此他也提携了第一个华人奥斯卡影后杨紫琼。

1980年的《鬼打鬼》是本届SCFF放映的洪金宝(右)经典电影之一。(互联网)

对于年轻时的成就,洪金宝说:“我也不知道我拿奖干什么,或哪段时期是我人生最高峰。其实,我没有想太多这些东西,当时我们只希望明天会更好,有工开,继续努力拍完手上的片子。我们当时只是想,这个片子是什么类型?下一部片子又应该拍哪种类型让观众有新鲜感?其他什么名利之类的,都不会去想。”

有没有一个动作演员是让洪金宝彻底折服的?他笑说:“我没去想!我不敢说自己是最好的,但我肯定是很出色的一个胖子动作演员! ”

洪金宝(中)爱群戏,成龙(左)爱个人表现,两人先后带领洪家班与成家班各自发展,“七小福”中的元彪则追随洪家班。图为《飞龙猛将》剧照。(互联网)

31-40岁:首获香港金像奖影帝宝座

洪家班成员许观伟导演的《僵》掀起了灵幻功夫喜剧电影的热潮,1986年至1991年,港台拍摄的僵尸片超过百部,但无一能超越《僵》的辉煌,灵幻喜剧也成为洪金宝那时期的“招牌功夫”。

已故香港导演罗启锐在1988年拍摄《七小福》,洪金宝在片中扮演师父于占元一角,并获得他人生的第一个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宝座。有趣的是,2022年拼盘港片《七人乐队》的《练功》,洪金宝儿子洪天明重新演绎爸爸当年的“于占元”一角。

洪金宝儿子洪天明(左)在2022年港片《七人乐队》单元《练功》里演绎爸爸洪金宝当年《七小福》的师傅角色。(互联网)

《练》也是洪金宝最接近“文艺片”的一次。问洪金宝,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朝动作武打这个方向走,会不会也想尝试当文艺片男主角?

洪金宝笑说:“哎呀!我当然喜欢拍爱情片文艺片啦!可以抱抱女主角亲亲她,拍接吻戏还有床上戏,那简直太好了。不过,就从来都没有机会,最后只能想想而已,哈哈哈!”

洪金宝(右)不怒而威,兄弟们都听他的,而他就只听老婆高丽虹的。两人结婚快30年,恩爱如昔,经常出双入对出席大小电影活动。(卓祾祎摄)

41-50岁:勇闯好莱坞 与港姐女星结婚

1990年代中期港产片不景气,洪金宝开始减产,后来赴美国勇闯好莱坞演出当地电视片集《过江龙》(Martial Law)为西方观众熟识。他后来又到中国大陆出演多部连续剧,之后再返港重投电影业,参演多部动作片并担任武术指导。

洪金宝说:“到美国去,因为美金比港币汇率来得高啊,美金很好用。而且在好莱坞,他们是很尊重演员的,分工也很细,不用什么都包办,所以拍戏过程很舒服。我们这边是什么都自己来,但在好莱坞,男主角是不允许受伤的!”

洪金宝(右)在2011年《叶问2》中设计出广为人知的“圆桌比试”,和甄子丹饰演的叶问打得出彩,也因此赢得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动作指导。(互联网)

1995年,43岁的洪金宝与港姐女星高丽虹结束师徒恋,正式结婚,高丽虹也淡出娱乐圈成为洪金宝背后的女人。为避免外界说自己是后母偏心,高丽虹当年坚决不生育儿女,所以和洪金宝与韩籍前妻曹恩玉所生的四个子女感情很融洽。

洪金宝曾自认脾气火爆,爱说脏话也爱骂人,但老婆高丽虹一直忍耐,他每天会为老婆做爱心早餐,更扬言:“老婆就要拿来疼。”近年来,高丽虹都陪老公出席大小电影节的盛会,大晒恩爱。像这次,她也和洪金宝一同来新出席了SCFF大师班,随行照顾在侧。

聊到老婆,洪金宝说:“娶到好老婆是我最大成就。兄弟们都是听我的话,那我当然要找一个人来听她的话,那个人就是我的老婆。”

51-60岁:重返香港影圈 凭《叶问2》再得奖

洪金宝沉潜一段时期后重返香港影圈,代表作有《杀破狼》和《叶问2》,2011年的《叶问2》更为他拿下第5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男配角,以及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洪金宝透露,那段期间是平稳期,有人找他拍戏他就接,没戏忙就和家人一起,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都不去想。

然而,整体电影景气低迷,武行出路有限,让洪金宝为武行兄弟的饭碗和前景感到忧心。

他说:“旧的那批武行,现在都改卖叉烧包,开德士了。我很想开一所学校,但我把毕生所学的教完,他们出来后又能干什么呢?卖叉烧包吗?真的讲起来都很心痛……”

洪金宝(右)2016年在上海成立电影工作室后,拍了《特工爷爷》,这部片子也在本届SCFF中放映。(互联网)

61-72岁:上海成立电影工作室 发掘新星

洪金宝2016年在上海成立“洪金宝电影工作室”,间中拍了也在这次SCFF放映的《特工爷爷》。洪金宝坦言功夫新星青黄不接,而工作室的主要使命就是发掘更多的武术新秀。

他受访时曾说:“香港甚至连电影都快没了,年轻人连做梦的舞台都没有,他们又怎么会去练苦功呢?”

对于立志想入门,吃武打动作这行饭的年轻人,洪金宝先礼后兵撂下狠话:“我只希望他们要看清楚,想清楚。我也希望现在年轻人有机会,因为这对华人电影圈来说都是好事,但我也同时担心和关心他们。现在环境大不同,我们以前发展机会很多,才能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但年轻人未必有这样的好条件能成为另一个李连杰、成龙或洪金宝。只能说,现在入行的年轻人,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

洪金宝透露,来临8月10日将与“七小福”们大团聚,吃饭叙旧聊天。(互联网)

现在到未来:期待AI洪金宝?

现在电脑特技和人工智能(AI)盛行,好莱坞动作片许多动作镜头都以电脑特技取代。AI新时代来袭,对以真刀真枪对打的功夫演员来说,难免造成冲击。

对此,洪金宝苦笑说:“我希望AI也弄一个洪金宝好不好,这样以后我就只需要拍个脸部特写做表情而已。现在所有东西都找AI拍行不行?如果行那太好了,我就可以活到300岁,哈哈哈。其实,我不反对科技,不过如果只靠电脑科技,要武打明星、武打演员来干吗呢?很多科技和特技我们比不上好莱坞,也不可能叫成龙、元彪、洪金宝当太空人打Aliens(外星人)吧。”

回望过去72年,大哥大最怀念的人生阶段是哪个?现在展望80岁以后,心境和心态又是怎样的呢?

洪金宝说:“最想念年轻时候的自己吧,当时身体处在黄金时代,做什么都得心应手,身体好身手也好。现在年纪大了,肌肉还是好但嘴巴更好,爱吃东西,哈哈哈。我觉得,现在到未来,健康快乐最重要,没这两样东西,讲什么都多余。”

上了年纪的洪金宝为想入行的年轻人担忧,但也尝试以他们的视角去看这个行业的新气象。(卓祾祎摄)

后记:

大哥大半世纪武打演艺事业精彩,拳拳到肉的功夫片轶事更难以数千字细数。他不是读书人,凭拳脚说话,可以用功夫解决的大小事,已无需再多赘词。

其实,一路打过来,洪金宝打造也见证香港功夫片的辉煌巅峰,为香港电影的国际地位抛下了重锚。看尽演艺圈兴衰起落,对洪金宝来说,如今最福气的事,莫过时刻有家人陪伴,享受含饴弄孙的小确幸。

大哥大透露,当年“七小福”原班人马,每一两个月都尽量抽空碰面吃饭聊天叙旧。他说:“以前大家都是小孩子,一转眼我们都是阿公、阿嫲了。”

访问后,跟SCFF负责人说,记者会看板是飘着青春泡泡的梦幻紫色,大哥大那么巧也穿了浅紫色衬衫配搭粉紫长裤,原来还有套色的哦。负责人悄悄说,原本看板选代表庄重沉稳的暗深蓝,反而是大哥大要求换成浅紫色的,说这样比较年轻!

这个自认“全世界最灵活胖子”的一代功夫巨星,手脚动作虽然相较以前迟缓,但凌厉的眼神和对功夫片的热情,从未熄灭,72岁的他仍追求年轻的活力与劲道,谁说老了就要暮气沉沉。

而紫色,收敛了洪金宝身上硬汉的威严与霸气,为这个功夫巨星装点了一丝惬意与柔软。或许,这也是一个武者终活成一个智者的印证。

《联合早报》是第12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的指定宣传媒体。

洪金宝接受《联合早报》专访,畅聊过去72年事业与人生的“七小福”历程。(卓祾祎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