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综艺出海 文化输出需要更多价值观的认同

字体大小:

随着中国大陆综艺团队不断提升制作实力和增强原创能力,越来越多国外平台与制作公司将大陆原创综艺节目引进越南、泰国和西班牙。大陆综艺授权海外,让当地制作公司打造本土化版本,过程有语言、模式和预算等诸多考量。

早期的中国大陆综艺节目在发展初期经验不足,经常引进、借鉴或被指模仿抄袭国外成功的综艺节目。不过,随着大陆综艺团队不断提升制作实力、增强原创能力,越来越多国外平台与制作公司将目光聚焦在大陆的原创综艺节目,大陆综艺也从过往售出节目在海外地区的播放版权,到授权予海外平台综艺的模式,让当地制作公司按照原创节目的制作流程打造本土化版本。

江苏卫视2013年将原创音乐类综艺《全能星战》海外版权卖给国际知名节目模式公司Armoza,成为大陆首个模式输出的音乐节目。随后的几年以至近几年,大陆综艺模式接连出海,央视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浙江卫视演技竞演类综艺《我就是演员》、优酷篮球竞技节目《这!就是灌篮》、芒果TV原创儿童运动真人秀《小巨人运动会》等陆续跟国外平台或制作公司达成模式授权合作。

东方卫视《我们的歌》西班牙版“Dúos Increíbles”2022年在西班牙广播电视台(RTVE)播出。(互联网)

近年成功在海外落地的包括中越方达成版权合作、取经自优酷与灿星制作的《这!就是街舞》越南版“Street Dance Viet Nam”、东方卫视《我们的歌》的西班牙版“Dúos Increíbles”,以及今年2月落幕的芒果TV《乘风破浪的姐姐》越南版“Chi Dep Dap Gio Re Song”。至于合作方式,一般大陆团队会向国外的合作方提供详细的节目执行理念、赛制和标准化制作流程等指引,尽可能确保海外版保留原创节目的精髓。

2024年,腾讯视频海外站WeTV推出的女团选秀《创造营亚洲》开创新的出海模式,节目根据腾讯视频过去在大陆制作的《创造营》选秀系列模式落地泰国,由WeTV与泰国合作方携手打造。

腾讯视频副总裁及WeTV负责人韩志杰说,团队2022年考虑将《创造营》模式海外落地,2023年初便开始着手筹划。(WeTV提供)

腾讯视频副总裁及WeTV负责人韩志杰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团队2022年考虑将《创造营》模式海外落地,2023年初便开始着手筹划、招商以及寻找合适的明星导师,“《创造营》在大陆很成功,其他平台如爱奇艺(选秀)也做得很好,这个模式有很大的用户基础。”

他指出,选秀在大陆以外的地区同样有市场,既然WeTV长期深耕东南亚,为何不在东南亚制作一档有影响力的节目?

“孙莉导演在大陆跟我们一起做了《创造101》和三季《创造营》,她有这方面的know-how(专业知识和技术)与专长,大家讨论后一拍即合,决定合作打造《创造营亚洲》。”

《创造营亚洲》总制片人李凯晨告诉本报,前期策划团队讨论了半年,《创造营》首次在海外落地,需要一个anchor market(锚定市场),继而再围绕着锚定市场设计内容,增加节目的亚洲元素。至于为何落户泰国,他指出,当中考量包括平台在这个市场现有的影响力、综艺制作的成熟度,以及团队在当地的完备程度。

李凯晨:《创造营亚洲》挑战大预算少

中国大陆的综艺模式落地泰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水土不服”的状况。

李凯晨直言,《创造营亚洲》的制作复杂程度不输大陆《创造营》,难度和挑战更大,但预算却更少了,而且这个节目模式并非只在海外做就一定成功,因此团队在本土化的过程中有诸多思考衡量。

《创造营亚洲》总制片人李凯晨说,《创造营亚洲》的制作复杂程度不输大陆《创造营》,难度和挑战更大,预算却更少。(WeTV提供)

“比如学员的选择、歌曲选择和妆造(化妆和造型)等,看上去或许很简单,实际上它涉及的与影响很广。什么样的选手是这个市场观众会喜欢的?什么样的歌曲、妆造是这个市场喜欢的?这些都需要比较全面的本土市场know-how。”

《创造营亚洲》的70名学员来自泰国、中国大陆、台湾、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际学员占比过半,超过过去几季《创造营》的国际学员比例。随之而衍生的是语言体系更复杂的问题,“过去节目唯一的语言体系是中文,这次有泰国学员学中文、非泰籍学员学泰文,增加了节目剪辑的难度,因为我们必须确保在节目出现的每一种语言都被翻译。”

除了对准泰国的市场,WeTV希望将节目内容辐射到更广地区的市场,像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甚至是中国大陆和日本,“如何将泰国本土内容与其他市场结合,这也是比较大的挑战。”

《创造营亚洲》今年4月6日迎来成团夜,最终由全民投票选出九名学员组成限定女团Gen1es。至于节目会否推出第二季,韩志杰毫不犹豫地说:“第二季肯定会接着做。(还会是在泰国?)会再讨论一下。”李凯晨直言:“我们今年选女团,没有那么多储备明年再选女团,明年应该是选男团。”

韩志杰:探索恋综海外落地可行性

下来是否有更多中国大陆综艺模式出海的计划,韩志杰透露,现阶段正考虑与初步探索恋爱综艺出海的可行性。

他说,腾讯视频在中国大陆有制作恋综的成功经验,这类型节目都是年轻人在看,而WeTV的用户正是年轻人,相信恋综有助于拉动会员,“恋综比较剧情向,大家喜欢看别人撒糖,看看这两个人能不能走在一起,他们会发展什么样的故事。”与此同时,他也希望能通过用户的付费方式支撑节目的收支平衡。

除了选秀和恋综,韩志杰认为,值得考虑出海的还有游戏类或旅游综艺,但前提是不可能什么都做,还是要有优先顺序。

素人恋综向来受欢迎,腾讯视频出品的《半熟恋人》今年2月推出第三季。(取自腾讯视频《半熟恋人》微博)

李凯晨指出,现阶段平台应该不会出售综艺模式,重点还是先找团队有能力落地的模式,由平台自己做。他说,实际上很多综艺模式都适合出海,不过比起改编电视剧,综艺节目在海外落地复杂得多,除了要做足做好本土化的改编,执行方面也必须考虑当地市场的情况。

“比如在泰国做一档《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难度非常大,不是说这个模式在泰国没有市场,我觉得它是有机会的。它可以卖IP(知识产权),但如果说是下场自己做,难度很大,这是两回事。”

他也举例户外真人秀,目前有的外国团队或许还没有能力做好,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模式不适合出海,“如果我搬一个大陆团队过来,以大陆(综艺节目)的成本去做,也能做下来。但如果我用现有的本地(泰国)团队,就不具备这个能力去应付这个项目。”

谢涤葵:拼制作和创意是趋势

中国大陆知名导演和制片人谢涤葵制作综艺节目经验丰富,过去执导不少口碑亮眼的综艺节目,包括《五十公里桃花坞》《姐姐妹妹的武馆》《汪喵物语》《爸爸去哪儿》等。他接受本报访问时说,综艺节目的投资体量正在下降,随着市场经济下滑,综艺招商困难,投资方也越来越谨慎,因此节目制作与艺人的成本也在下降,“其实在国外很少有明星的综艺,都是一些素人的综艺节目,拼的是节目策划、制作能力和制作水准。现在大陆的综艺也慢慢从拼明星、拼投入,变成拼制作、拼创意,这肯定是一个趋势。”

早期中国大陆综艺节目曾借鉴与参考不少韩国综艺模式,谢涤葵指出,当时韩国综艺处于蓬勃发展时期,推出许多让大家眼前一亮的综艺节目,如今整个综艺市场正在萎缩,可借鉴的韩国综艺也会越来越少,“起码这两年我们感觉到不像前几年——就是隔不了多久会有一个韩国模式被引进。现在也还好。”他直言,大陆市场庞大,所以相比韩国,大陆综艺的体量与规模更大,但韩综在制作的精巧、创意方面依然有它的特色和优势,双方还是有可相互借鉴之处。

中国大陆知名导演和制片人谢涤葵认为,这些年大家看到中国大陆综艺团队的思考与进步,相信大陆的综艺节目在国外仍有竞争力。(受访者提供)

事实上,可借鉴的其他外国模式现在越来越少。谢涤葵说,这几年并没有出现一些能风靡全球的海外综艺模式,即使有一些受欢迎的节目,比如Netflix约会真人秀《欲罢不能》(Too Hot to Handle),但基于节目尺度过大,不适合引进中国,借鉴意义也不大。

“欧美有很多综艺是靠巨额奖金来刺激参与者,或是以此激发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与矛盾,展现人性的真实和丑恶。像这样的模式在大陆不可能走得通,所以大陆的综艺会更难做一些。”

不过他指出,这个情况倒是迫使大陆的综艺团队提升原创研发能力,“以前综艺先看欧美模式,再看日韩模式。经过多年发展,现在大陆也有很多专业的研发团队,他们的创作能力越来越高,以后肯定走的是原创,比的是创意和制作。”

中国大陆综艺模式接连出海,是否跟全球综艺市场萎缩相关?谢涤葵认为,大陆综艺出海现在只是一个概念,还没有形成真正大规模的影响力,不像红遍全球的荷兰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荷兰真人秀《老大哥》(Big Brother)等综艺模式。虽然目前未具有这般影响力,但大家确实看到了大陆综艺团队的思考与进步,“事实上也有一些中国综艺节目的强项和元素是其他国家没有的,(大陆综艺)在国外还是有它的竞争力。”

至于大陆的综艺如何能在海外市场提升影响力,谢涤葵坦言,文化的影响力不光是靠综艺节目所能改变,中国文化的输出要能真正产生很大的影响力,需要的可能是更多价值观的认同,“中国文化的输出会比较困难,因为大家理解和喜爱的门槛会高一些,大陆综艺节目不完全能够做到增强文化输出的影响力,必须多管齐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