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城寨的离不开留不下

“城寨四少”由林峯(右起)、刘俊谦、张文杰和胡子彤扮演。(邵氏机构提供)
“城寨四少”由林峯(右起)、刘俊谦、张文杰和胡子彤扮演。(邵氏机构提供)

字体大小:

九龙城寨之围城
Twilight Of The Warriors: Walled In (NC16)
娱乐性★★★★/艺术性★★★

古天乐(左)饰演的龙卷风和洪金宝饰演的“大老板”,在片中有不少打斗场面。(邵氏机构提供)

故事:

1980年代从中国大陆偷渡到香港的落难青年陈洛军(林峯饰),误闯龙蛇混杂的九龙城寨,发现城寨内乱中有序,兼容并蓄。他在城寨内结识一众好兄弟:信一(刘俊谦饰)、十二少(胡子彤饰)、四仔(张文杰饰)等。兄弟们以龙卷风(古天乐饰)马首是瞻,奋力抵抗恶势力大老板(洪金宝饰)的入侵,也和大老板身边拥金刚不败之身的打手王九(伍允龙饰)展开连番恶斗,誓死保卫城寨这个安身之地。

影评:

郑保瑞是杜琪峰之后,另一个我很喜欢的香港导演。《智齿》和《命案》之后,郑保瑞再发挥拿手的暴力美学,用暗黑色调和求存的血肉奋战,打造一座“三不管”的孤岛。不过,赞成林峯受访时说的,这部片子算是瑞导作品中最“光明”和温暖的。

郑保瑞将作家余儿的原著小说及司徒剑侨的同名漫画,结合改编成这部富于港漫夸张暴力美学,又充满个人寄寓色彩的动作片。电影充满着末世的氛围,对身处大时代交替的香港,这个城中城的故事背景,将观众注意力集中在方城之中,每个人物塑造饱满,故事完整,打斗精彩,布景逼真,节奏紧凑,如果这里能原音放映,那会更接近“正港”,我也会毫不犹豫再抛出半颗星星。

电影没有过于做作或故作高深的曲折隐晦,拳拳到肉毫无冷场的动作拳脚,直扑观众面门向观众告知,城寨中人拼命求生的欲望。

没错,《九龙》讲的正是一个关于生存的故事。

城寨的“三不管”状态造就了法制真空,反而回归到人与人为求存,最原始单纯且不可避免的厮杀与取暖,打造了一个约束制度之外,人与人共存前提下,自然定夺的人情道义和江湖秩序与守则。《九龙》呈现的就是港片中许久未见的“江湖热血”,配上“九龙城寨”这个消失的海市蜃楼,为电影增添更多怀旧与迷幻魅力。

《九龙》也带出香港动作片三代人,洪金宝、古天乐和郭富城像大家长,代表睿智沉着;40多岁中生代林峯和伍允龙武打和演技已臻圆润,代表成熟;30有几的刘俊谦、胡子彤和张文杰则有鲜活朝气,代表了希望。有致敬,也有传承。

片尾曲借古喻今

电影片尾曲是神来之笔,香港女歌手岑宁儿的《风的形状》,歌词写“扎根也好,旅居也好,也许你还未知道答案”、“乘着那风的幻想,离别的故事,散落途上”,了然导演选这首歌有借古喻今的寓意,仿佛呼应着龙卷风放风筝跟陈洛军感慨的一番说话:“这只破风筝飘来荡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落地?”丝丝透漏着仿佛无根的城寨人(或港人?)长久以来的身份认同与迷思。

龙卷风,这个名字一样寓意着来无影去无踪,稍纵即逝的存在。

港人的漂移故事,又何止一桩。离不开,留不下,是电影的宣传标语,更像一道描述港人纠结心意的六字真言。无论身在何方,他们就像龙卷风和陈洛军手中握着的无形线,在大环境驱使下求存、歇息、放飞,但永远心系根植在那个曾经不见天日杂乱无章,却自有其序的安身立命之地,这个由满满人情味与拼搏精神,自然砌起的家园。

像龙卷风跟陈洛军说:“可以一觉睡到天亮,不是因为城寨,是因为城寨的人。”

(华语对白,附中英文字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