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M100.3刘伟龙裸辞 李庆鸿“时间不够用”须取舍

字体大小:

电台UFM100.3早晚班DJ刘伟龙、李庆鸿将挥别广播生涯,6月28日是两人在空中主持节目的最后一天。

35岁的刘伟龙2015年加入UFM的大家庭,两年前走过“七年不痒”,2023年升当UFM100.3副节目总监,兼任早上6时至10时的早班节目“早班Gao Gao”DJ之一,没想到一年之后做出离职决定。他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坦言,裸辞并非一时冲动,过去一年陆陆续续有在认真思考辞职一事,“但是最后决定是今年3月,感觉要逼迫自己踏出舒适圈。”

他告诉早报,离开是有因为感觉自己遇到了瓶颈,没什么突破,“想去尝试更多媒体相关的工作,挑战自己。我对自己工作表现要求很高,所以碰到‘撞墙期’会很烦。”

刘伟龙(右起)2023年升当UFM100.3副节目总监后,继续与叶丽梅和张承尧一起主持早班时段节目“早班Gao Gao”。(取自UFM100.3脸书)

对于裸辞的决定,刘伟龙指出,在职时其实很难找新工作,也担心会因此一拖再拖,迟迟无法走出舒适圈。

至于其他DJ对于他离职有何反应?他说:“有些惊讶,但多数是不舍和祝福。(台长洪菁云和老大黄文鸿怎么说?)其实没有特别讲什么,大概也知道我思考了一阵子,所有只是简单关心和确认。”

刘伟龙还不确定未来去向,但下一份工作会“首要考虑媒体或娱乐业”,“当然也不排斥其他可能性,我还蛮open(开放)的。”

他透露,6月底离职后会先让自己放假与休息,出国走走。

李庆鸿想耕耘视频创作、多陪家人

34岁的李庆鸿原先是UFM100.3的兼职DJ,2022年9月正式转为全职DJ,接手周一至五晚班时段(晚上8时至午夜12时)的节目,独掌晚班时段节目“Bar12”。

谈到离职决定,他坦言,除了想在视频内容创作方面发力,多花点时间和心思,也希望能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几个月前已萌去意,“第一年感觉是在尝试调整适应,后来发现不太可能兼顾活动主持、空中主持和内容创作的工作。时间真的不够用,所以一定要取舍。”

他透露,现在的生活作息是早上起来,剪片或拍片,晚上值班,回来睡觉,有时中间还会出外场主持活动,没什么时间陪老婆和家人,“特别因为是晚班,跟老婆好像有时差,不是她看我睡就是我看她睡。”

李庆鸿(右)原先是UFM100.3的兼职DJ,2022年正式转为全职DJ,过去一年多独掌晚班时段节目“Bar12”。左为DJ罗克敏。(取自李庆鸿脸书)

至于视频内容创作部分,他透露目前在经营自己的媒体频道,“我比较可以放纵,用多一点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我觉得这是更真实的我。”

之后会否再回来UFM100.3?李庆鸿答道:“可能吧。如果工作量能够负荷,还有个好玩的搭档,但短期内不太可能。(绝对不要是晚班?)对,哈哈!我真的是个‘早鸟’啦!”

黄文鸿:外面天冷,我们会开门

刘伟龙和李庆鸿将离开UFM的大家庭,“电台一哥”黄文鸿受访时坦言有点不舍,跟两个后辈的感情都挺好的,但他认为大家都是大人,有自己人生的选择和决定,他也都会尊重。

他说:“他们都是很勤劳很用心的晚辈,在电台工作时尽心尽力,我觉得这样就很够了。所以不管在哪里(他们)都会很好的,我不担心,也很祝福。万一真的外面天冷,他们知道我们会开门的。不过,不会冷的啦,这几年很热!”

刘伟龙(中)2017年12月从早班“毕业”转而主持傍晚班,当时“师父”黄文鸿(左)送上“黑翅膀”,象征他翅膀硬了、到傍晚班起飞,叶丽梅(右)则为他戴方帽。(档案照)

过去黄文鸿受访曾说视刘伟龙如弟弟,悉心栽培的弟弟将离开,他表示能理解,“工作到了一个阶段,到了一个时间,就会想转转方向,也很正常……他思考这个问题也蛮久的。所以我没有很惊讶,毕竟我也年轻过!”

至于李庆鸿,黄文鸿直言两人经常“混”在一起,知道他一直在尝试做视频,对于他做得不错替他感到高兴,也支持他投入更多时间好好创作,有信心他会做得更好。

UFM100.3节目大洗牌 7月1日起过半DJ入主新时段

台长洪菁云透露,UFM100.3的节目时段下来会大洗牌,预告新的时段将会“更精彩”!

随着刘伟龙和李庆鸿离职,从7月1日起,UFM100.3各节目时段将迎来新的节目主持人,这也将是电台近年来最大的一次调动。洪菁云说:“过去几年,每次节目换班影响不超过三名主持人,但这次大洗牌,有超过一半的DJ将做出调整。”

对于DJ离开,她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规划,祝福他们和我们一起有更精彩的下半年。”至于会否有新血加入,她仅透露新人旧人会陆续登场,有待稍后公布。不过,听众喜爱的“U选1000”将在8月开跑,10月庆祝23岁生日的UFM届时将邀请听众一起在23天里携手完成一项大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